简里里:认同男女平等的伴侣性生活也更完美

晚上好 我是简里里 又到了今天的晚安时间 我今天还想来谈一下亲密关系这件事情 有一本书就叫《亲密关系》,它讲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概念 它原话说事实上如果丈夫和妻子一样认同男女平等这个概念的话, 亲密关系会更幸福、更健康、更稳定,他们的性生活也会更完美 所以在这我想强调,其实我们每个人内在都有男性和女性的部分 而在亲密关系之中,在人生这么漫长的旅途之中,伴侣之间必然要用自己内在不同的部分来相互支持 比如说当你更敏感需要照顾的时候,我就愿意出来更多的照顾你的情绪 所以在亲密关系的处理之中 不但男女的角色(所谓社会性的男女的角色)有的时候是会调换的,是灵活的 有的时候健康的亲密关系里面,大家也是两个人是互为父母 有的时候当你需要我照顾的时候,我来照顾你 但当我需要照顾的时候,你也有能力来承担起责任来照顾我 我听到过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描述 是我一个老师描述的 ta说在非常传统的男女角色里面 如果一个人不断的付出和不断的牺牲 而另外一个人不断的享受和不断的索取的话 这个就会变成一个妇女角色,或者母子关系 而在这段关系里面 作为孩子不断索取不断享受的人迟早是要长大的,因为ta也要去承担责任 当ta要长大的时候,ta就一定要在婚姻外去寻找新的关系去承担责任 所以在亲密关系之中,其实最重要的是 需要这段关系里面两个人都能成为完整的自己 而只有一个人在关系中能够保持完整的自己的时候,ta才有能力来保护尊重自己 尊重这段关系,既能够相互支持也能够彼此独立 祝你拥有帮助你成为自己的亲密关系 也希望你能够使你的亲密关系 变得更有弹性 更丰富 我是简里里,祝你晚安:)

3811 阅读

为什么,我们相亲却不相爱?

图|paolo domeniconi   文|峰哥何峰 简单心理联合创始人   相亲几乎成为现在都市青年男女必经的一种生活方式。从我周围人的经历看来,相亲成功的案例不多,甚至很多人有一大堆相亲 horror stories. 为什么,我们相亲却不相爱? 我曾经跟一位着丰富相亲经验的姑娘细聊过这个问题,她后来终于找到了意中人(但不是通过相亲)。和她的谈话中,我开始了解了生活在反复相亲,失望,再相亲中的男女们。也探讨了相亲往往失败的原因。 (由于我访谈对象是女性,这个文章系列也是多从女方的口吻来叙述。但是分析的结果是适用男女双方。)     上面这幅图,有人会看到一个年轻姑娘。有人会看到一位老妇。两者都正确,取决于你看这个图的角度。 角度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同样的一个人,一件事情,看待的角度不同,会有不同的理解,作出不同的决定。在我跟朋友聊天中,我感觉到,而这种角度的不同,是相亲往往失败的根源。   同一个人,如果你不是在相亲场上遇到的Ta,或许,你会喜欢上Ta。 先介绍一个经典的心理学研究,来说明看问题角度的不同到底会怎样影响我们的判断。Daniel Kahneman 是以色列心理学家。他对心理学的最大贡献,是解释了人们的作出不理智判断的机理。他因此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Kahneman 研究的一个理论叫做 Framing。Framing,原意是“框架”,在Kahnamen 的定义中,是特指看待一个问题的框架,也就是看问题的角度。研究中 Kahneman 曾经做过以下的实验:   Kahneman 找来两组人: 第一组人,问他们如下的问题:你打算去看一场戏剧演出,门票10元。当你走到剧院门口打算买票的时候,你发现自己正好丢了10块钱。此时你还会选择买票看演出么?   第二组人,收到一个稍有不同的问题:你打算去看一场戏剧演出,并且已经花10块钱预购了门票。当你走到剧院门口的时候,你发现自己把票丢了。此时你还会选择再从新买票看演出么?   结果是,第一组有 88% 的人选择买票,而第二组只有 46% 买票。   不论第一组还是第二组,从数学的角度来说,情况完全一样:都是损失了10块钱。人们反应的不同,是源于不同的 Framing:   第一组人中,他们没把丢失的10块钱看作是戏票成本的一部分。 第二组人,会把两次的10块钱都看作是成本,也就是在他们看来,花了20快钱去看戏。 同样的10块钱,因为看待角度的不同,导致了不同的行为。和异性见面的时候,你也可能处在不同的 framing 中。你的 framing,决定了你会作出怎样的判断。而你的 framing,就像 Kahneman 所做的实验那样,是很容易被环境所影响的。   然后,我们来看看典型的相亲:   先是由中间人(可能是你的朋友,也可能是父母乃至三姑六姨)互为介绍相亲对象的情况。而中间人能够介绍的,不外是身高学历,工作情况,有无房车这类硬性的指标。   就这样无意之间,让两位当事人都进入了一种追求性价比的状态。就像购买笔记本电脑的时候,面对网上五花八门的产品,你会根据处理器,内存,屏幕大小,续航能力等,追求以低成本卖到功能最好的产品。 当然,介绍人也有难处。他们也往往并不直接认识被介绍的男生,所以也难以说出什么性格,爱好这样的“软指标”。更何况在现在的硬实力竞争成为风气的情况下,去强调软指标,反而让人怀疑是不是这个男生不够优秀,或者故意在隐瞒什么。 身高、相貌、教育、收入、房车等等,固然重要,但似乎都不是能否成为意中人的决定因素。当我问起我的朋友,她现在的男朋友是否符合她当初的标准,发现几乎没有一条达标的。   这个男生,如果是走正常的相亲流程,她根本都不会见面。但结果是,他们以一个以外的方式见面了,而且现在一起非常快乐幸福。   这样的结果并不例外。大家回想自己坠入爱河的经历(每个人都有吧),跟买笔记本电脑时候的 framing 是截然不同的。你不会把对方分解成一个个参数,折合成性价比。   往往你是先喜欢上一个人,再决定自己为什么喜欢他。甚至他身上,别人看成缺点的,也可能成为你喜欢他的原因。引用 Kahneman 的理论,恋爱和购物,似乎应该是非常不同的 framing.   核磁共振是研究大脑功能的技术,可以让科学家观察人脑在思考中,什么部位被激活。人脑的不同部位,分工也不同。我们在做数学题的时候,与欣赏诗歌的时候,分别是不同的部位被激活。而这是能够在核磁共振成像中显示出来。 如果我们做一个核磁共振的实验的话,我相信能够看到,人们在相亲的时候脑部的激活部位,和人们在购物的时候的激活情况是类似的。但是与人们真正在约会,在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脑部的活动是迥异的。   原因是,相亲和购物的时候,人们都是在衡量价格,功能,性价比之类的数据。而坠入爱河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是这么思考的。 话说,营销最成功的商品,反倒是让我们在购物时候进入恋爱的状态。最典型的就是苹果产品。   苹果几乎很少把自己的硬件指标作为卖点。苹果卖的是”感觉”。有些技术达人不理解大家为什么追捧苹果产品,因为”性价比其实不高”。但其实苹果卖的远远不是性价比了。那些甚至需要节衣缩食去购买苹果产品的人,自会想出很多选择苹果的原因,其中有些可能是苹果公司自己也没有想到的。 当一款车,一件衣服,或者最新的iPhone 打动你,让你不计成本,非拥有不可的时候,那种感觉,可能要比相亲,更接近我们所认为的恋爱。   你回家 被相亲了吗

6533 阅读

爱情不存在真正的权利平等 | 漫画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3755 阅读

你真的了解抑郁吗?——抑郁症的6个特征

4868 观看

简里里:为什么每个人看到的真相不一样?

晚上好 我是简里里 又到了今天的晚安时间 我收到一个私信 ta问什么是对的 什么是错的 为什么我们每个人看到的真相是不一样的 如果都不一样的话,怎么来区别对和错? 今天我想讲两个心理上的位置: 一个叫偏执分裂位;一个叫做抑郁位 人在偏执分裂位上的时候,有非常清楚的好坏对错,黑和白 我们可以很清楚的说坏人好人,对的错的 但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婴儿式的防御方式 往往人是在遇到一些困境,遇到一些痛苦 自己没有办法消化和处理的时候 需要用这种非黑即白的方式,让自己感觉好一些 在这个位置上的时候 人们很容易把自己或者把他人看作是受害者 你很轻易的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来指责是别人的错 这个感觉就好像你是一个小孩子 你问妈妈要糖吃 妈妈没有给你糖吃 这时候你感到很痛苦 你就会说那是坏妈妈,这都是妈妈的错 然而人们心里还有另外一个位置 就是抑郁位 就是当你成熟或长大一些的时候,你能看到妈妈没有给你糖吃 可能是因为关心你的健康 可能是妈妈手边没有糖可以吃 当你意识到这个的时候,你内心就要处理更多更复杂的情绪 在这些情绪里面有很多冲突感 比如说妈妈是爱我的,但是妈妈不给我糖吃 我从妈妈这获得不了我的愿望的满足 所以这个坏妈妈身上有好的部分,好妈妈身上也有坏的部分 所以你看人在抑郁位上的时候,是要整合好和坏这两件事情的 在这个过程中你不止处理自己的痛苦感、丧失感 那些愿望不能被满足甚至被拒绝的疼痛感 同时你还要理解对方的好意,以及对方身上的局限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 你慢慢能够发展出一些心智能力来理解一件事情有好有坏 一个人身上有ta的力量之处,也有ta的软弱之处 所以你看,当人们陷入偏执分裂位的时候 就会想要吵架,想要争取你有绝对的正义,绝对的对和错 而人在抑郁位的时候 是需要你有更多的思考,忍受更多的痛苦和冲突 还用更复杂的情感带你成长 今天讲了两个复杂的心理上的概念 但这两个概念对一个人来理解自我还要理解他人的心理状态是特别重要的 祝你心里的力量有弹性有张力 祝你不会固着在某一个心理位置上 祝你能够容纳理解事情和人的复杂性 我是简里里,祝你晚安:)

3269 阅读

李文亮微博下的“哭墙”:不想让你当英雄|如何安放哀伤

    写在前面:   我外婆走的时候,还很年轻。 她刚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没几天,本以为就要出院了,结果情况急转直下。   “我没有妈妈了”,我母亲靠着我,听不出任何感情。但她在一夜之间白了头。   在葬礼上,她让我们轮流献花、上香,对着墓碑许愿: “保佑孩子们健康平安”。   我不太懂,死去的人真的可以保佑生者?为什么去了另一个世界,就拥有了超能力?   很奇怪,我们不再谈论外婆的任何事。   在一年中少有的几次家庭、亲戚聚会里,再也没有出现过有关外婆的话题——除了柜子里的还摆着几张她的老照片。因为大家默认,“团聚的场合,应该是高兴的、愉快的”。   直到外婆过世很多年后,我才从那本《最好的告别》中认真地审视一遍“死亡”:不提及、不回忆,也许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表达和处理“丧失感”。   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阿图医生跟父亲进行了艰难的对话——包括是否愿意用呼吸机、想要如何度过最后的时光。 “因为(生命的)结尾不仅仅对死者重要,对于留下的人也许更重要”。   在今天这篇文章中,咨询师刘海滢与你谈一谈“哀伤”。当我们不得不面对家人、朋友的离去,我们该处理自己的情绪?   希望这篇文章,也能让你开始认真审视“哀伤”这件事。       刘海滢  ✑  撰文 “北京安定医院临床心理硕士,心理咨询师 愿意待在最暗的地方 陪你唠五毛钱的人” 江湖边  ✑  编辑     忘记是哪天,朋友告诉我,“哭了,你去看李文亮医生的微博,现在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评论下面留言、写日记“:   翻了翻他最后一条微博,已经有近百万条评论   有的人在这里悼念他: 李医生,我来看看你,你在那边好吗? 给个地方,让我们送送花。 今天跟我们主任说起,现在你的微博下边每天有很多人写日记,然后我就忍不住哭了。虽然素未蒙面,可能因为是同行吧,更能理解你当时的心境!可是真的不想让你当英雄啊。   有的人诉说着自己的悲伤和心事,或者只是写写今天的天气: 李医生,活着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4.3 晴 毛毛狗已经开始掉落 树木逐渐发芽开花   一些重要的人永远离开了我们。   在失去身边的挚爱时,无论怎样的告别,似乎永远都不足够。他们的离去,仿佛为我们的生活按下了“暂停键”,我们不得不面对失去他们的生活。   于是,我们开始了漫长的哀伤。      01 面对哀伤,人们一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至爱离开之后,人们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哀伤反应,主要有以下4类:   1)行为反应 人们会哭泣、保存/整理遗物; 有人会出现“回避提醒物”的行为,比如不愿翻任何有关逝者的照片,烧掉他留下的所有衣物等; 还有人会出现“社交退缩与社交回避”。他们会在对话中回避提起逝者,或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2)生理反应 有时,哀伤的情绪还会带来一些生理影响,比如疲惫、失眠、多梦、食欲不振等。   3)情感反应 思念; 空虚,孤独; 不舍; 后悔、自责。“如果知道那是最后一面,就不会那么草草应付;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应该对他好一点”,在心里暗自后悔,希望事情是更好的那个版本; 无助。人们会感觉,“没有TA的生活,要怎么过下去”?    4)认知反应 不相信“死亡”;   电影《婚纱》中,小女孩在妈妈患病去世后,假装“让她再睡一会儿”   感觉不公平。“为什么偏偏是你?”,觉得逝者本该值得更好的生活; 埋怨自己。他们开始怀疑、自责,认为如果自己做了/不做某件事,他就不会去世。“如果我没有同意那个医疗方案,你就不会走”?我们可能会不断放大自己的责任和能力,甚至把自己放在能够决定逝者生死的位置。 闯入性思维。它是指突然产生的、跟逝者有关的想法、冲动和画面。有时,我们的联想会不那么受控,逝者会在不经意间就冒出来,占据我们的大脑。     “我去海边的时候,突然想到,这么好的地方,都没有和你来过。然后我突然就没有度假的心了。”   思维反刍。比如,反复思考逝者如何离开自己,他这一生都经历了什么…… 失去身份认同。生者可能会突然失去自我定位:“我是个母亲,可失去了你之后,我又是谁呢”?     02 拿起和放下:健康的哀伤是一个“钟摆”运动   哀伤的过程漫长而艰难。要去接纳至爱已经死亡的事实、承受那些扰人的哀伤反应,适应一个没有他的世界,学习与这个新的世界相处和保持联结的方式,适应新的生活……这一切的一切都非常不容易。   但生者总是要活下去的。   针对那些丧失至爱者的哀伤情绪,研究者Stroebe提出了“依恋与哀伤双程模型”。他指出,在哀伤过程中,人们同时面对着“哀悼和在内心重新安置逝者”,以及“重新适应逝者不在的世界”两项挑战。     为了应对这一切,经历过“丧失”人们,每天的日常经验就会在面对这两项挑战的活动之间来回摆动。   “丧失导向”的活动,是为了哀悼和在内心保留及安置逝者而存在的。在这些活动中,我们努力抓住和逝者之间的关系和纽带;怀念逝者、怀念过去共同的生活事件、怀念他去世前发生的一切;看他的旧照片;想象他在各种场合的反应;为他的死亡而哭泣。   “恢复导向”的活动是为了适应逝者不在的世界而存在的。在这些活动中,我们专注于生活中的转变;去做新的事情;去忙工作、学习、进行一些利他行为;从悲伤中分神出来,开始适应新的角色、身份与关系。     Stroebe认为,正常的哀伤过程里,我们往往在丧失导向和恢复导向的活动间来回摆动,而“这种接近和逃避的摆动,具有适应性的调节功能“。   换言之,若没有摆动的发生,长期滞留在任何一端,都可能导致病态或复杂的哀伤。   例如,长期停留在丧失导向,悲痛和默想逝者的人,很容易发展出延长哀伤障碍;而延迟或抑制的悲痛者,长期停留在恢复导向,内心的感受没有被处理,容易出现一些躯体化的症状。   哀伤、丧失的感受并不是不好的。“拿起”与“放下”一样,在人们适应哀伤的过程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可以帮助我们合适的进行哀伤。   我想强调的是,请尊重、看见自己在哀伤过程中的这种“来回摆动”。       03 如何帮助自己进行哀伤   接受亲人、朋友的离去,也许并不像说起来这么容易。在最初的阶段,我们常常会对丧失有一些否认和难以相信,甚至,我们会依然保留他们的碗筷、整理他们的床铺等等。   但我们需要以适当的方式和逝者告别。在生活上,我们为生死划定界限;在情感上,我们也要为自己的内心留出更多的空间。   1)不要回避哀伤,尝试表达哀伤的体验   哀伤的体验会持续一段时间,我们需要去适应它,不要用力压抑,而是感受和体验、合理地表达。我们可以:   书写情感日记(或使用绘画等艺术形式),记录下自己的情绪感受和情感变化,情绪会在记录(或创作)的过程中得到觉察与安抚; 向他人倾诉。重要之人的逝去,几乎是人类共有的情感体验,向合适的人倾诉,往往能够引起共情、同情和理解。一项心理学研究显示,对于失去配偶的老年人来说,找一个朋友倾诉会更有益(Bookwala等人,2014)。   2)与逝者保持适度的联结   有时,至爱的离世会给我们一种联结突然断裂的感觉,我们可以用一些方法来修复它,去帮助自己保持适当的联结,探索在自己内心、重新安置逝者的方式。比如:   整理与保留遗物。选取一部分逝者的遗物保留下来,作为纪念。 制作回忆录。回忆录可以记录与逝者在一起的点滴时光,也可以作为日后与之再次联结的方式。 想象告别。想象逝者正与你告别,他会想要和你说些什么?你又会对他说些什么? 给逝者写信,在信中写下你的牵挂;或者反过来,试一试以逝者的口吻给自己写信。   3)带着哀伤行动与成长   虽然我们不能消除哀伤,但我们依然可以把这种感受珍藏在心中。在哀伤的同时,进行一些工作和社会活动,去适应新的身份和生活。我们可以:   完成逝者的愿望。如果逝者有没完成的愿望,你可以试着去替他完成。这个过程不仅是很好的纪念,也是很有意义的行动。     雪莉死后,真理商店节目组执行了她生前的公益项目,为低收入女性捐赠了卫生巾和性教育手册   逐步使生活步入正轨。调整自己的作息时间,重新分配原来逝者承担的那部分责任,也重新分配原先逝者所享有的那部分注意,尝试投入工作与生活; 想象未来的自己。为自己写封信,或者画幅自画像,想象自己未来会以什么样的身份生活,有什么样的目标; 寻求社会支持。当我们沉浸在哀伤中时,可能会倾向于社交回避,但这个过程中,你需要行动起来,寻求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必要时也可以寻求一些心理热线的支持。      当你感到被哀伤吞没    哀伤的过程并不总是顺利的。   有时我们会觉得,自己被席卷进巨大的痛苦之中、难以自拔、不知何时才是尽头。哀伤所引发的应激反应,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面对这样的挑战,也有不少人会出现一些精神心理方面的困扰。   如果你感觉到你的哀伤时间过长,强烈程度过深,以至于你独自一人难以应对,甚至,这种现象已经严重到影响到了你的工作、社交、学习等各个方面,为你带来了强烈痛苦,你就需要积极考虑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了。   最后,请相信,逝者可以被我们永远留在心中。即使有时候,我们不去注意他们,他们也仍然在我们心里。   以及,每当悼念和祭祀时,我们都将在心里重逢。       References:  刘建鸿, 李晓文. 哀伤研究:新的视角与理论整合[J]. 心理科学进展, 2007(03):88-93. 何丽, 唐信峰, 朱志勇, et al. 殇痛:失独父母哀伤反应的质性研究[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14, 22(5):792-798. Brenda J. Marshall. Silent grief: narratives of bereaved adult siblings. .2009 Stroebe M S , Schut H A W . The dual process model of coping with bereavement: Overview and update[J]. Death Studies, 1999, 23(3):197-224. Stroebe M , Schut H , Stroebe W . Attachment in Coping With Bereavement: A Theoretical Integration.[J]. Review of General Psychology, 2005, 9(1):48-66. 姜彤, 贾晓明.青少年多次丧友哀伤反应的定性研究[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000(11):838-842. 唐信峰, 贾晓明. 农村丧亲个体哀伤反应的质性研究[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13(04):162+172-177. 罗伯特·内米歇尔. 哀伤治疗:陪伴丧亲者走过幽谷之路.2015

3236 阅读

身为人母的挑战

当妈是件苦乐参半的事情,你一定看过身边当妈的女性朋友幸福陶醉的样子,也一定听过她们的各种抱怨。我们就来聊一聊女性在这个人生阶段,会经历哪些变化、面临怎样的冲突、应对怎样的挑战。   •为什么选择这个话题? •当妈会经历哪些变化? •这些变化会带来哪些冲突? •当妈需要get的技能 •当妈面临的各种挑战

14607 参与

关于测体温、取外卖和出入证的魔幻现实主义|漫画

  长时间的疫情搞得大家都很辛苦,小区里有些憋坏了的人们,已经开始试探性的出门透风了。 但还是要提醒大家,疫情还未消失,大家还不能松懈,要持续做好防护哇! 感谢hozho、李叫兽、韦师傅、莫师傅、陈奶奶提供的采访素材,感谢那些坚守在防控一线的普通人们。     海德 ✑ 采访 海德 / 酒鬼 / 野生好人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4241 阅读

为什么回家的日子越近越焦虑?

临近春节的时候,在北京打拼了一年,很多同事已经陆陆续续踏上回家的旅途。 但回家这件事对我来说,似乎总在内心深处隐隐地藏着一丝焦虑。离回家的日子越近,期待感越强的同时,焦虑感也越来越明显。 已经能想象到,从见到爸妈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会有问不完的、让你不想回答的问题:   “怎么换了这么个创业公司啊,之前的工作不是挺稳定的吗?” “你那个男朋友家庭条件行不行啊,上次舅妈介绍的那个小伙子家境又好又是我们这儿的,去见一下怎么了?”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都中午了怎么还不起床?” “平时生活也是这么一团糟吗?” 啊......好像自己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 你当然明白,他们是出于爱,但这爱的密度太高了。你往往也不忍心打断,因为那会让你觉得伤害了他们而愧疚。 那就忍着吧,或者躲一躲吧。 一年年过去,很多人抱着期待回家,却又不得不消极应对家里的人和事。尽管我们都希望能和父母更亲近一点,却总隔着一些疏离和对抗。 下面,让我们从创伤的代际传递(the intergenerational transmission of trauma, ITT)角度来试着走出这一步,理解父母为什么会令我们如此焦虑。   每一个文化环境都有自己的集体性创伤,而我们的文化中显然也存在不少。 三年自然灾害、知青下乡等等词汇,对很多年轻人来说是陌生的,它们只是印在书本上的故事。但对于祖父辈来说,这是他们生命中真真切切的一部分。尽管他们不愿言说那种痛苦,但所经历的一切毫无疑问影响着他们的信念、情感模式,当然也包括他们的家庭关系、养育方式。 即使你和祖父辈们并没有直接经历这些创伤,不置可否,我们都生存在同一个社会大背景下,总会彼此互相影响,造就了相似的困境。    创伤代际传递,传递了什么? 首先,在经历过集体性的创伤之后,人会对灾难的预期有更刻板的负面认知(Kellerman,2001a; Kaitz Levy,Ebstein, Faraone, & Mankuta, 2009)你是不是也会好奇:爸妈想象力咋就这么强,总能想象到 最糟糕的结果、并且坚信那一定会发生?我只是说了一句我想换工作,他们就开始担心不稳定,反复劝说你别瞎换,甚至连你换工作失败后回老家的规划都做好了......结果,你也很难不去怀疑自己是不是选择错误。 其次,在情绪方面,他们的主要表现是焦虑,而且是一种毁灭性的焦虑(Kellerman,2001a)。 可以想象,当他们年轻时经历那些书本上的创伤时,是怎样的无助。他们可能本来家庭条件不错,结果却遭到极端打击;他们可能本来可以继续学业去实现梦想,却忽然要远离校园背井离乡。当他们的生活非常不可控,甚至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改变人生,如果他们没能好好地从中走过来,那种强烈的焦虑感将会一直笼罩在心中。 那么,经历过创伤的人,在抚养下一代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倾向呢? ·他们可能会过度控制和保护孩子(Harkness,1993)。 孩子要形成一种安全的依恋模式,需要父母能敏感地感知孩子的需求,并及时调整。过于焦虑的父母,当孩子主动探索新环境的时候,他们会非常害怕,忍不住想要抓紧孩子,生怕遭遇危险;即使孩子取得成功、准备走向更远的未来,他们的眼神中,除了欣喜之外仍然会透露着强烈的不安。 而孩子完全可以感受到这个部分,也更可能采取回避的行为方式,不敢完全发挥自己的潜能。   ·过于焦虑的父母,还可能会压抑情感的表达。 出于自身的经历,以及历史文化因素,父母本身可能不会表达自己的痛苦、愤怒、悲伤,对他们来说这是不被允许的。   这一点也会传递到下一代身上。因为缺少“情感表达”的老师,孩子不知道如何应对自己的情感,甚至还承担了保护父母情感的职责——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可能有深深的内疚感,所以必须压抑自己的情感,尤其是愤怒,从而承担来自父母的压力。 总之,集体创伤的第一代人,主要表现为PTSD的症状,遭受失眠、抑郁、焦虑等长期折磨,而第二代很可能会发展出不安全的依恋关系,在建立关系、解决冲突、独立自主上出现困难(Kellerman,2001)。    我们可以做什么? 就像前面说的,改变的前提是理解。   我们可以用以下的几个方式,让自己更理解他们,理解他们的养育方式对你的影响。梳理清楚这些,和父母的相处模式和关系,都会发生质的改变。   先学会接纳自己的感受 压抑并隔离自己的情感是创伤第一代及后代的常见问题,但那些情感是无法凭空消失的,更健康的方式是接纳它们且尽可能地表达出来。   你可以用你觉得舒服的方式,比如写日记、冥想、向信任的人倾诉、个体或团体心理咨询等等,让你的情绪自然地流淌。   倾听父母的焦虑并且共情 当你能够接纳自己的情感之后,你可以试着帮助父母接纳他们的情感,而你需要做的是——倾听。   当和他们交谈时,别急着反驳或者回避,听一听他们的想法是什么,以及他们有什么情绪,并且把你的感受告诉他们。   这是非常有用的,因为他们原本可能将你投射为一个面对灾难无能为力的孩子,现在你的稳定告诉他们,你已经长大了。   与父母讨论他们的故事,并找到意义 最有效的疗愈方式就是表达。如果父母愿意讲当年的经历,可以鼓励他们多说一些,并试着从当中看到积极的意义。   大多数时候,你会认为和父母是很难交流的,感觉到深深的“代沟”。但如果你给他们表达的机会,你会看到父母在少年时背井离乡的坚韧勇敢,青年时面对社会骤变的砥砺前行,中年时抚养后代的尽己所能。   你或许开始敬畏,他们的生命历程如此平凡而与众不同,感恩他们为你和家人的付出,并从中看到更多生活和生命的意义。 写了这么多,很希望你在按响门铃的时刻,将复杂的心境转化成释然。微笑着面对,父母可能的聒噪。不打断地倾听,他们过去的故事。 你的稳定、平和,会比语言更加有力,那是你的独立宣言,也是无声的爱和包容。 愿你过一个,不拌嘴的春节~ 本文作者:吴菲音,简单心理入驻 实习咨询师,北京大学心理学学士。  

4907 阅读

成为女性Ⅲ—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你是好的

视频要点: 女性经常处在焦虑之中,底层是我到底值不值得 20岁比30岁糟糕太多了 30岁之后不再那么害怕,开始知道什么是重要的 不再需要向别人证明你是好的 发自内心的允许和尊重自己的存在,才能拥有自由感 简里里“成为女性”分享 完整版视频>> 来自简里里的分享: 为什么今年我这么喜欢讲“成为女性”这个主题。 我想,如果我有机会和20岁时的我自己碰面,我一定要告诉她: 不必害怕犯错。 不要生活在永无止境地、向他人证明自己是对的、是正确的、是值得的这件事情之中。你的感受和愿望都是重要的。你要勇敢,并为自己承担责任。 这个话也是对现在的我自己说的。 我年过了30,也深感到一些自由和责任的意味。但我仍免不了时时从焦灼之中醒来,忍不住要从他人眼光中确认自己的价值;仍然常体验到羞愧和愤怒;害怕犯错,忙于解释。 我也见到一些野蛮生长的姑娘们,身上有着从泥土里面喷涌出来的莽撞和逼人的创造力。可惜我未曾那样生长。 成年之后,外在有了更多的规范和束缚,但成为女性的过程中伴随着撕裂和杀戮。所到之处,死亡和欲望熊熊燃烧,荒野和生机共存。弥合和重建才接踵而至。 最想表达是: 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姑娘你就大胆去过你的生活。  

4623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