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的情境都是人生重大的隐喻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十三章:治疗师有许多病人,病人只有一个治疗师 欧文·亚隆提到,如果一个病人能够问任何Ta们想问的问题,许多病人的问题会是:你曾经想到过我(治疗师)吗? 这其实表现了来访者会对治疗情境中的权利不对等性感到悲伤,正如本章标题所写的那样。 而这在咨询中有什么作用?咨询师可以如何来处理这种情况呢? 剧透: 不少朋友问片头的音乐是什么呢?本集有揭晓哦~

20038 参与

此时此地 Here and Now I

*更新说明: 本栏目目前在app内已经停止更新。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十四-十六章:利用此时此地(here and now)I “‘此时此地’是最主要的治疗力量,也是治疗师(和病人)最好的伙伴。”(欧文·亚隆) 什么是此时此地?为什么要利用此时此地呢? 欧文·亚隆认为,咨询的情景多半是一个微缩的社会,来访者在社会中是怎么对待他人的,多半也会在咨询中呈现出来。亚隆在书里,简里里在播客中,分别分享了一些咨询中的小故事。 而对于咨询师来说,当来访者不断和你讨论别人、过去、未来或者咨询之外的东西,咨询师需要带回到现在你们俩的关系里,这样才能帮助来访者更好地去理解,他是如何理解这些现实情境的。

17154 参与

此时此地 Here and Now II

*更新说明: 本栏目目前在app内已经停止更新。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十七-十九章:利用此时此地(here and now)II 欧文·亚隆在这几章中继续围绕着“此时此地”展开讨论。 如何在此时此地发现病人的重要问题? 当来访者跟治疗师讲述一件咨询之外的,或者过去的事情,治疗师要能够把它和当下他们两人的关系做个联结。这就有点像“连连看”的游戏,咨询师需要知道哪些材料在此时此地是有用的。 那接下来如何使用这些此时此地的观察呢? 简单来说,当治疗师看到了相似的东西,治疗师要把这个情形反馈给来访者,而不让来访者感觉到被批评、被指责,或者不重复他在生活中可能曾经经验过的东西。 所以,咨询也是通过这样的过程,给了人一个契机,去理解自己行为想法背后的原因,去看到其他的选择。

19732 参与

我的问题心理咨询能解决吗?

今天是一个关于“吃药”的主题。 这是目前中国精神心理卫生现状很现实的问题,也是困扰不少对于精神卫生、心理健康不甚了解的大众的问题: -我遇到什么问题了? -是心理问题么?是精神疾病么? -需要吃药么?吃什么药? -我不想吃药能好么?心理咨询能帮我么? 为了让大家更容易理解到底“什么是心理问题,什么是精神疾病”,我一般会做如下的介绍: 人的心理健康状况可以大致理解为三种: 1. 心理健康 2. 心理亚健康(不健康) 3. 心理/精神异常 这三种情况不是种类上的划分,而是一个区间上的划分。也就是说,人的心理健康状况是一个连续谱上的区间划分。 从心理健康到亚健康再到心理精神异常,你所在的区间是哪里? 心理健康——心理亚健康——心理精神异常   什么是亚健康的心理水平呢?心理亚健康很严重么? 有很多的研究或者新闻报道都说:当前现代都市人都处于心理亚健康的水平。 打个比方来说,心理健康状况和身体健康状况是一样的。       当你去医院做体检,所有的指标都有一个标准范围,大部分的人体检报告都是正常,那么说明你的身体健康状况很好;       然而,当你上了年纪,或者由于工作性质(应酬、熬夜),你做体检的时候,总是有个别指标不太好(血压、血糖、血脂偏高),这是很常见的状况,这时候你的身体处于亚健康状况,而医生可能会建议你注意作息饮食,多锻炼;       但是,一旦发现有些敏感指标出现异常,或者发现病变的情况,那么说明你的身体已经出现异常,这时候医生可能会开药或者做进一步治疗。 所以,心理健康和亚健康的人群,都属于心理精神正常的范围; 只是亚健康心理状态的人确实存在着一些现实性的或者心因性的问题,会比普通人多“烦恼”,而这种烦恼长期困扰着个体,总会带来一些生活工作上的不便利。 人的一生中,无论是多么积极乐观开朗的人,总会有机会出现亚健康心理状态。比如,当遇到学业事业失败、情感失败、亲人去世的重大外部事件的时候;或者青春期自我意识发展的时候,这段时间的心理状态是不稳定的,出现情绪低落(抑郁情绪)、情绪暴躁、悲伤、强烈自卑感等等。 人的心理和身体一样,都有自我复原的能力(又叫:心理韧性/弹性)。 普通的感冒,1周之后会自然康复,而人在遭遇生活挫折、情感打击的时候,也有自我复原能力,会在一段时间之后振作起来重新投入生活,情绪会日渐平稳,恢复正常、客观的自我评价等。   心理亚健康的人吃什么“药”? 有人会问: -假如每个人都可以自我康复自我复原,那么还需要专业的心理咨询的帮助么? 我们不妨用一个熟悉的词语来解释什么叫心理韧性——“素质”。             还是拿身体做比喻,身体素质有部分是先天的(你的遗传基因),所以有的小孩从小很容易生病感冒,大病小病不断,但是有的小孩身体就倍儿棒让人不用操心;       身体素质也有部分是后天的(你是否勤加锻炼,冷暖自知),有的小孩因为身体总是不好,所以被父母建议去学习跆拳道、武术、游泳等,后来他们的身体素质也得到很好的提高。 好的身体素质,可以更好的抵御外部的侵害,所以好的心理素质也可以帮助人们更好的应对生活的挫折。 所以, 如果你拥有较好的自我复原力,那么这些大大小小的人生挫折,并不会成为阻碍你发展的绊脚石; 但是如果你没有很好的心理韧性,那么可能在遇到这些成长的烦恼的时候就会很困难自我面对,那么一些专业的心理辅导和帮助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对于亚健康心理的人们来说,“药”可以有很多: 比如你与亲人朋友的聊天倾诉; 你积极地锻炼身体拥有健康的生活习惯; 以及你还可以选择比较专业的咨询师谈话等。 为什么会得精神疾病?为什么会出现精神心理异常? 在当前的精神病学的研究中,研究者们努力想解释为什么人会患上精神疾病这个难题。绝大部分的研究者都认为:精神疾病的出现有先天遗传的因素,也有后天个人发展的因素。 目前,不同领域的学者(精神病学、心理学)对于精神疾病的界定,在有的方面是存在不一致的观点的,但是有一点相同: 如果这类疾病中出现精神病性的症状,那么可能是属于精神心理异常较为严重的疾病。 所谓精神病性的症状,最典型的就是“没有现实检验的能力 (Reality Test)”。 比如幻觉、妄想、幻听,这一类是精神病性的症状,而这些症状最大的特点是:正常人无法理解。 如果病人说自己可以看到,听到一些事情,而这些是普通人客观现实中看不到听不到的,那么很可能是精神病性类的疾病。比如精神分裂症的患者,一般都有幻觉和妄想这两种精神病性的症状。 精神疾病不吃药可以好么? 就当前的科学发展来看,精神病性症状的这类疾病是需要服药的。       我遇到过一位来访者,是双相情感障碍(俗称躁郁症),当她的病情没有发作的时候,她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       然而当她病情发作的时候,她会感觉到周围有人会害她、议论她,她很害怕,她甚至有拿刀来保护自己的冲动。       她也会出现情绪异常低落,感到生活无比绝望甚至想自杀的念头。 她的精神科医生给她开了药,吃药之后可以很好的控制她的症状,然而也会有一些副作用。她不希望一辈子都依赖药物,所以她时不时就会擅自停药,而这样也加剧了她的病情。 她找到我,想通过心理咨询这种“只谈话不吃药的途径”帮助她。 我很遗憾、也很抱歉地告诉她: 心理咨询可以帮助她,但是没办法帮她控制这些症状;如果不控制这些精神病性的症状,我们也没办法谈话。 对于这位来访者而言,她固然是有一些心理问题,可能与她成长、情绪管理、家庭背景有关的。 但是她当下最重要的、影响着她生活的是这些无法控制的症状和可能带来的危险,所以控制住症状是首要的事情。   精神类药物的副作用是什么?       有机会,我还会专门写一篇关于精神疾病和服药的文章。在这里我想简单的讲一些东西。我个人觉得中国医疗体系中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医生很难有机会耐心的为病人解答一些病理和药理的知识。其实当病人知道了这些药理病理知识之后,可能就不会如此抵制服药。 精神类药物有几类,主要是: 1. 抗抑郁类 2. 抗精神分裂类 3. 抗焦虑类 4. 镇静剂 5. 心境稳定剂类 6. 兴奋剂类 在我刚才提到的双相情感障碍的来访者,她的精神科医生最初给她的三类药物主要是抗精神分裂类、抗抑郁类和心境稳定剂类。 从她服用的效果来看,药物对于她的症状是有效的,只是她会感到一些头脑昏沉沉、不清楚、反应有些迟钝等。 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副作用。 因为每个人的身体对于药物的敏感性是不同的,这类药物的剂量和成分对于不同人多少是有差距的。所以服药期间最重要的是:定期复查和在医生指导之间调整剂量,切忌擅自精神类药物调整剂量大小。 另外,当前有一些明显强迫症、恐惧症等的病人,医生会开具抗焦虑类的药物,因为这一类病人核心的情绪状态是强烈的焦虑感,通过调整情绪状态而减低他们的强迫和恐惧行为。 然而,大部分强迫症病人是存在一些心因性焦虑因素:可能是生活事件(考试压力、工作压力等),也可能是内心冲突和焦虑(性、人生存在的价值等),那么这些内容更适合在心理咨询的范畴中进行探讨。 药物治疗和心理咨询同时进行,是很多较为严重的心理疾病所需要的: 控制住症状是第一要务,当病人可以恢复一定的认知能力,拥有正常人的现实检验能力之后,再进一步探讨一些内心冲突和矛盾,这对于病人来说才是最可行的。 所以,对于严重一点的心理疾病患者,吃药和咨询,都是重要的“药”。 以上是很概括的介绍,在之后的专栏中,我会针对每一种特别的心理现象,不同阶段可能遇到的心理问题,展开来和大家进行讨论。

11726 阅读

“我已经准备好离开你了”| 如何理解结束治疗

    如何结束治疗(termination),对于每个心理咨询师来说,都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和面对的重要话题。对于精神分析师们来说,更是如此。本文将以精神分析/动力取向为例,与大家探讨结束治疗的点点滴滴。   Arlow(1986)曾这样形容到:“精神分析就是在与时间亲密而持续地工作中产生效果的。”Green(2000)也曾强调,精神分析中真正的客体就是(时间的)短暂性(temporality)。 时间、丧失和哀伤是贯穿于精神分析治疗全程的核心,每一位来访者和咨询师都应该学会面对它们,并接受他们终将结束治疗、继续各自人生的结果。正如LaPlanche(1998)所说的那样:“精神分析的目标就是让过去结束,让新生活就此开始。”   01  结束治疗  既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   对于弗洛伊德和他的后继者们来说,结束治疗与精神分析的目标——即帮助来访者从压抑中提取无意识——是密不可分的。在他们看来,压抑中的“原初压抑”(primary repression),比如梦的核心部分,是很难被分析的(Knafo, 2017)。因此,即使是在治疗结束时,来访者也必须了解到自己是无法完全认识自己的。这也正是为什么Britton(2010)曾这样说:“在精神分析中,不存在‘终止治疗’,只存在精神分析师离开来访者的那个结束点。”   与其将结束治疗视为治疗过程的收尾阶段,不如说从治疗之初,我们就在处理结束治疗的问题。将治疗过程分割成不同的部分,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从整体上理解治疗(Knafo, 2017)。在与来访者工作的过程中,我们可以一次次地练习“告别”:每一次咨询结束时那句“时间到了”;每一个因为时间关系而没有被完全分析的梦;对话中的每一次停顿;当咨询师告知来访者自己的休假计划时……这些时刻都在帮助咨询师和来访者对最终的结束治疗进行“彩排”。       那么,怎样结束治疗才是成功的呢?一次成功的结束,可以使来访者在超越对目前咨询关系的依赖的基础上,认知到治疗过程仍会继续(Knafo, 2017)。无论是心理动力学过程,还是关系的内化等等,这些话题仍然会继续存在于来访者的生命中,并持续对其产生影响。一些研究者(Bergmann, 1997; Craige, 2002; Ticho, 1967)认为,精神分析治疗可以帮助来访者从需要分析师引导,转变为拥有自我分析的能力。也正因为如此,精神分析师们需要准备好让自己变得不被需要、去理想化和退场(Orgel, 2000)。 02  如何结束? 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的5个标准和4个任务   在《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简明指南》(Ursano, Sonnenberg, Lazar, & Cao, 2018)中曾针对如何判断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的结束,以及如何操作结束治疗,提出了5个判断标准和4个任务,希望能够帮助咨询师更好地处理治疗的结束。   当咨询师观察到来访者有以下5个表现时,那么就可以开始考虑结束治疗的问题了:   体验到症状缓解 体验到症状异己 理解了自身性格特征的防御机制 能够理解和识别自身性格特征的移情反应 致力于持续使用自我探询(self-inquiry)作为解决内在冲突的方法   在此期间,咨询师和来访者还应该一起注意有没有新的素材或阻抗出现,以及来访者是否有能力持续使用自己已经学习到的东西。理想情况下,来访者会主动提出结束这一议题,咨询师在此时应该判断这是一种阻抗,还是治疗真的效果很好,并有充分的理由去结束治疗。最终,在双方都认可的基础上,治疗结束日期将被确定,治疗进入真正意义上的结束阶段。     在结束阶段,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师和来访者将有4个主要的任务:    1. 回顾治疗  在这个过程中,来访者将对治疗进行回顾,重新思考曾经困扰ta的冲突和问题,并且用已经学习到的视角来重新看待这些问题。这种回顾包括:来访者使用自我意识(self-conscious)、与治疗师一起反思是什么把来访者带入治疗,以及在治疗过程中了解了哪些来访者的人格和发展经历等等。   在这种回顾中,来访者往往能体验到骄傲、力量和对治疗师的感激,这些都将更好地帮助来访者未来继续进行自我探询。    2. 体验和掌控分离及丧失  对来访者来说,ta需要体验分离及丧失,对这种情感进行识别并掌控它们;对咨询师来说,也需要体会并调整自己的分离和丧失情绪。此时咨询师应仔细关注反移情感受,避免因此而产生的判断失误。在任何个案中,移情成分都可能在治疗师和来访者处于自我关注的情形下被不小心忽视了。    3. 重新体验和再次掌控移情  在治疗结束时,来访者症状的复发、旧有的移情模式和与治疗师的互动方式的再次出现,都是很常见的(Gillman, 1982),如果观察到这些情况出现,咨询师不必过度紧张。   分离的体验会唤起新的,而且有时是非常重要的最后一些移情元素,这些元素与丧失有关,也与唤回希望有关,比如与童年时期移情人物相关的丧失体验和对重聚的希望。能否再次成功地掌控移情,将是来访者获得成长的关键。      4. 开始自我探询  在结束治疗的最后一步,来访者将学会接手治疗师的功能,在日后用自我探询来解决已经被很好认识和理解的内心冲突,如果顺利的话,这将成为伴随来访者一生的自我探寻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咨询师需要对来访者仔细地进行指引和协助,并鼓励其独立自主的努力。此时,治疗师应对来访者解释移情在其中可能带来的阻抗,并帮助来访者学会识别这些情绪,从而更好地掌控它们。     03  案例:迷雾中的她  “我想我已经准备好离开她了。”   Danielle Knafo(2017)曾在对结束治疗的研究中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详细的案例,在此我们也将这个案例分享给大家,希望能更好地帮助你理解结束精神分析治疗的过程。     约翰是一位充满魅力的男性,但他的问题在于无法长期维持亲密关系。在第一次治疗中,约翰曾快速地从手提箱里拿掉了一幅由女友画的画,画中是一个被薄雾包裹着的女人。同时他还迅速解释道,他的女友总是说她被自己忽视了。   在这次治疗中,约翰还提到了他童年的经历:小的时候,他喜欢从门缝里偷窥妈妈。他的父亲在他童年时经常不在家,并很早就去世了。这些经历让约翰从小就坚信是自己杀死了父亲,并因此产生了持续的罪恶感和羞耻。俄狄浦斯情结成为了他童年,乃至成年时期挥之不去的阴影。     随着治疗的进行,治疗师了解到了更多关于约翰的故事,她也逐渐意识到,约翰对自己产生了移情,他心中母亲的形象与治疗师产生了重合。治疗师对来访者解释了移情和反移情现象后,约翰逐渐开始意识到母亲对自己的影响,并学习挣脱这种困境。   约翰开始用哀伤的情绪来重新感受失去父亲这件事,而不是感到羞耻或有罪恶感;之后他也慢慢理解了造成自己亲密关系问题背后的原因。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约翰的女友想要搬去加州生活,而他决定跟她一起走。这也意味着约翰和治疗师之间的关系即将结束。   在结束阶段,治疗师对约翰的两个梦进行了分析:在第一个梦里,约翰梦到治疗师在某个晚宴或典礼上获得了某种荣誉,但却表现得很低调,之后只剩他与治疗师两个人亲密地躺在一起拥抱交谈;在第二个梦里,约翰需要进行演讲,但却丢了讲稿,他语无伦次并且发挥很差。   在治疗师看来,这两个梦或许都包含着约翰对于治疗结束的情感反应:在第一个梦中,约翰认为咨询师的荣誉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这或许正表现了他惊讶于治疗结束过程的平淡、缺乏轰轰烈烈;而第二个梦中,丢失了演讲稿的约翰,也许正是现实中对于结束治疗还没有做好准备的他自己。   在治疗师和约翰的共同努力下,双方一起思考和回顾了整个治疗过程。约翰和治疗师都提到了那幅“迷雾中的女人”的画,约翰用自己在治疗中学到的技术进行了反思,并说道:“你就代表了迷雾中的那个女人,”在长长的停顿后,他轻柔地说,“我想我已经准备好离开她了。”     或许结束治疗本身,正如案例中的来访者约翰所说的那样:“我并不需要跟你道别。我会将从你那里学到的东西带在身边,陪我一起走。我只是需要跟这个地方告别,跟存在于这里的我和你告别。”   无论是精神分析师,还是来访者,都在治疗的过程中实现了成长。当治疗结束,来访者走出咨询室的那一刻,门外的ta和门内的你,都将带着宝贵的回忆,各自踏上全新的旅途。     References Knafo, D. (2017, January 12). Beginnings and Endings: Time and Termination in Psychoanalysis. Psychoanalytic Psychology. 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 http://dx.doi.org/10.1037/pap0000125 Ursano, R. J., Sonnenberg, S. M., Lazar, S. G., & Cao, X. (2018). Xin Li Dong Li Xue Xin Li Zhi Liao Jian Ming Zhi Nan. Beijing: Chine Light Industry Press  

5362 阅读

移除成长的障碍

*更新说明: 本栏目目前在app内已经停止更新。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一章:移除成长的障碍 欧文·亚隆借着一个来访者的故事,阐述了心理治疗师“没有必要去做所有的事情,没有必要去灌输给来访成长的欲望或者自我实现个体所具有的种种特点”。 心理治疗师要做的,正是移除障碍。而成长本身则是由来访自身完成的。 也就是说,当一个人在生活中遇到了困难,你觉得应该做一些事情但做不了时,其实往往是有一个看不见的障碍挡在那里。心理咨询的过程就是陪伴你、帮助你去发现并移除看不见的障碍的过程。 欧文·亚隆在告诉心理治疗师该做什么的同时,也是在告诉来访者: 相信自身的力量。

24184 参与

我为什么会做心理咨询?

去做心理咨询,大概是为了:自我探索,找到自己,接纳自己,建立更好的关系等等等。了解自己的方法可以有很多:旅行、找个地方静静的看书、和朋友恋人交往……和这个世界进行各种各样的互动,也都会滋长我们内心的力量。  条条大道通罗马,心理咨询不是唯一可以走的路,而且收费还不低(笑),不过它有可能让你走的快一些:) 那么问题来了:你是因为什么,而选择了做心理咨询呢 ?  BY 简里里的小伙伴们   因为尝试过很多方法 ▼ Angela、黄薇 因为有些问题通过上述途径解决不了。 ▼ 林子 因为生了孩子后,因为育儿理念的不同和爸爸打了一架,和老公闹得不可开交,看了N多心理学书都无济于事而去做心理咨询。 ▼ 双蛋瓦斯 因为你上面说的办法都试了一遍,现在轮到咨询了。 ▼ luna 因为我为他事他人所消耗的内在能量需要通过另一个通道补充,心理咨询是一种明码标价风险可控的最直接快速的选择。 ▼ 脆草莓 因为心情不好,找过了传教士,占星师……都没有什么好转,于是有天有个朋友给我推荐了个咨询师,试试吧……真的开心起来了~ ▼ 布莱 一直在努力,但是卻屢次失敗,沒有找到好的辦法達到想要的結果。對自己也很好奇,很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同時,怎麼能夠活的更好~ ▼ 月曌 老师的说教不起作用,朋友的支持帮不上忙,哲学冷冰冰的不理我,经典里种种教条训诫,科学只重视客观完全无视了我,父母给得了物质上的支持给不到爱,恋爱只剩幻想和依赖……一杯杯水解不了沙漠的渴,除非在深处探到爱的泉眼。 ▼ 徐徐 为了体验不一样的关系,就像电脑刷新一样,刷去一些旧的,加进来一些新的,不知不觉人就变化了!好像玩偶换填充物,壳还是那个壳,里面变化了!   因为“病” 和 “非病” ▼ 三个小水滴 因為每個人都有“病”,而生病了就要看醫生(。ì _ í。) ▼ jojo 因为不知,所以会产生误解、不解。大多数人都觉得自己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呢?其实远远不是这样,所以他们看到你们去找心理咨询觉得是疯了,有“病”。人人 都有“病”,只不过你自己已经知道了,有的人还未发现。 ▼ (*°ω°*)ノ"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因为心理生病了啊… ▼ Joanna何 觉得心里烦躁,无法平静,也等于为了解放自己吧,从未觉得只有有心理疾病才能来做咨询。 ▼ 酱油不滚滚 抑郁症吃药稳定后,医生建议我做心理咨询。 ▼ 单闪闪  因为觉得自己有病,不想放弃治疗。 ▼ 苍白思考的病容 觉得自己有问题,并且本来打算学心理的结果跑去学医咯,然而又抑制不住对咨询的好奇,结果就装“病”去咨询,,咨询那么久发现自己还是真有“病”,,不过,,看到自己随着咨询的进行越来越好,所以觉得很值( ´▽` ) ▼ 傲寒 从来都没有进行心理咨询过,我的家乡是一个封闭的地方,心理咨询还只是个陌生的名词,如果真的有人不得不选择心理咨询,那就会被同村的人认为有精神病。反而收到排挤,加重了病情!其实我觉得心理疾病跟身体疾病一样正常。所以我想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帮助身边的人走出困境。帮助他们科普心理学。   因为不想要“一个人” ▼ 左五五 总以为心理咨询就是寻求恰当心里安慰的过程,好让自己的想法认为不那么孤单的立足。 ▼ 匿名 因为希望有人肯定我不开心焦虑压力大是正常的,不是什么我没长大不成熟怎么那么脆弱。 ▼ Edward那只兔子 心里有一直驱不散的阴霾,靠自己一个人打不败的怪兽,作困兽斗。所以需要有阳光,有超人来拯救自己。 ▼ 崔粲 因为一个人的救赎真是太孤独了。 ▼ Irene 被亲人唾弃时,只剩下心理咨询师,他一定不会抛弃我,因为这是他的工作。 ▼ Alán 因为缺乏融入集体的感觉,感觉自己的行为或者思想与众不同,自己不被接纳,自己与大多数不一样。这样一种奇怪的心理,加上安全感的缺乏。所以会选择心理咨询,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问题,想和大家一样。。正常? ▼ 祝宇 做心理咨询是因为不想继续独自承担所有情绪。   巧合的对答 ▼ 三涩 找心理咨询师计算心理阴影的面积 ▼ Hi,i'm eric 摆脱成长环境造成的心理阴影。 ▼ miao 内心的淤阻太多,太厚。 ▼ 马小跳 只想稀释内心淤积的负面情绪。   因为“自己” ▼ 夽里里 做心理咨询是想找到正确打开自己潜能的方式吧,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可遇不可求。读书只选自己喜欢的,会越来越偏。旅行太累,睡觉也是乱梦颠倒。所以会去做心理咨询,是想找到让自己提不起精神的源头在哪,怎么改变,或者在兴趣泛泛的情况下找到自己真正要做的和能做的吧! ▼ Gentle小丸子 心理咨询,估计是为了找到那个在自己内心深处潜伏已久的人,而那个人既熟悉却又陌生,与众不同。她与你沉默对峙,谁也不肯妥协先说出第一句“你好”,越是如此不可触碰便越是欲罢不能,你开始变得浮躁,或用棱角伤人,或彻底在人群里隐藏自己,你渴望看清楚那个人最真实的面容,渴望触摸到别人未曾探索到的那一小部分内心。 心理咨询,就像是在替你对内心的那个其实叫做自己的你,先说出一句:很高兴认识你。 ▼ 麥兜 为了遇见未知的自己,为了遇见未知的别人。 ▼ 风渊 为了更看清自己和世界吧。 我一直在强迫性的想去看清一些东西,看得更清。旅游,看书都试过。 后来,知道了没有什么真正能看清的东西。 但是好像只有心理咨询,能够让我毫无顾忌的撕开,并看清自己的肌理骨骼。 驱使我一直坚持做咨询的,大概是好奇心,恐惧感,和自我了解的快感吧。 至于人们为什么需要咨询,或许是因为,被看见,被接纳,被关注是人们与生俱来的需求。而现在,这个职业终于渐渐发展起来了,这种需求也渐渐被重视。 ▼ ♚Queenie♛ 心里都有一个软弱的自己,需要释放出来。 ▼ 星星 我想了解“我是谁”。我想听客观的心理咨询师会如何看待我生活中的一些事情。 ▼ 痞. 因为想要去面对最真实的自己。 ▼ 黄糊糊就是那个黄糊糊 更好的了解和接纳自己,也是一个不断发现的有趣过程。有一次一个医生姐姐给我做了一次咨询,类似于释梦。让我发现了原来问题出在哪里,原来一直回避或者错误的抵抗都是不可取,接受才是治愈的良方。心理咨询可以让你了解并指导你去接受和爱上真正的自己,从而更懂得去珍惜和热爱生活。 ▼ it's me 在我这个阶段看来,是不懂自己,不懂活着。 ▼ 周单丹 想成为最了解自己、的那个人,学会正视自己。作为心理学专业的学生时常也会尝试着去剖析自己,感觉了解自己是一个痛苦却又奇妙的过程。 ▼ summer  人必须生出自己的力量,依赖自己而成长起来。 ▼ 土豆 那些路都是别人的路,咨询是自己的路。 ▼ 子非鱼 就是因为心理有好多问号才去做了咨询。想透过迷雾看到真相。为什么我会有拖延症?为什么我处理问题的方式是这样?等等   因为想要陪伴和倾听 ▼ 雨歇 我需要有个人陪伴我、帮助我了解自己,而朋友、恋人不一定随时有这样的时间和精力。心理咨询也不可以随时开始,到可以约定一个固定的时间。感谢你们这个问题,让我得以反思,我为什么要做心里咨询。 ▼ :) 粪豆 很多时候找心理咨询并不是为了找寻什么答案,而是想有个人能够耐心且认真的听我说说话。 ▼ 琳 心理太难受,身边没人可以倾诉理解,所以想和咨询师聊。 ▼ Cherry 因为没有人可以倾诉。 ▼ 清欢 失恋后,难以释怀,没有合适的人可以倾诉,每天愁云密布。后来预约了心理咨询,我想,找陌生人说说话可能会好些吧。我说了所有想说的话,咨询结束后的日子时好时坏,几个月后,才最终好转。我很感谢那次经历,也同样为自己骄傲。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自己的英雄。 ▼ 牛仔爱读书 选择心理咨询的目的是一个人经历糟糕的事太痛苦了,有一个秘密的专业的人帮一下,陪一下,指导一下,会轻松很多。 ▼ 匿名 因为心情不好,想找朋友排解时,又担心自己的负能量伤害到他们。 ▼ 影 除了咨询师,自己那点破事给别人说多了自己都嫌弃自己了。 ▼ 玉蝴蝶曼陀罗 跟朋友倾诉过,但朋友的安慰和理性的分析对自己没有什么效果。朋友也会很无奈。感觉无人能理解和hold住我的负面情绪,所以就去做咨询了。 ▼ 张一帆 有些话,有些事,想把它说出来,但看了看周围,没有人适合让我去说给他听,还不如自己忍着…我总不能跟大街上拉个人讲给他吧…   因为专业和安全 ▼ Kara 我选择做心理咨询是因为所有的人都帮不了我了,包括我自己。我需要专业人员的帮助。 ▼ Crystal 因为不确定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通过普通的日常活动无法了解深层次的需要,只是治标不治本罢了,于是需要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引导自己去开发思想。 另外,若是自己去挖掘心理创伤,然后修复和抚平伤口,总觉得时常会“走火入魔”并且引出更多旁枝末节的新问题,愈发接近崩溃的边缘。 ▼ 碧怡糕 专业给人的安全感,也是因为自己去开解自己,是有局限性的,想要通过心理咨询师去用另一个角度去开拓自己的思想。 ▼ jia 需要心里咨询可能是因为需要有人提示提醒自己,或者旁观者清的感觉吧,也像武侠片里练功之人遇到瓶颈,遇到高人指点一二,豁然开朗了。 ▼ (๑•́₃ •̀๑)圈圈 心病还须心药医。 ▼ 郭维 因为要做到接纳自己,就要发现和面对自己的阴暗面,这需要时刻保持清醒,要避免“自我安慰”,恐怕通过其他方式做探索时,会不自觉地想趋乐避苦,咨询师可以让我在安全的情况下探索自己的负面情绪。而且,很多感受,需要有专业的咨询师帮我正确地命名和解读,总之,想了解和接纳更全面的自己,需要同样对人心感兴趣和有了解的人作伴更有意思。 ▼ 老干部娼纯 想起古典决策理论中把问题解决过程中的人看作是对自身和问题情境有全面了解的理性的人,然而事实上,人并非时刻理性,对自己的认识、对所处情境的评估有时候不准确不全面。简言之,你不是全能的,因此需要专业人士的帮助呀~ ▼ Hilda 是因为发现有些情绪我自己处理不了,必须得专业人士来帮忙。 ▼ 小豆子~ 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自救”:可能明白自己的心理由于早年经验及种种原因缺乏对生活的适应性,很多时候觉得无力又沮丧,但依然想好好的生活下去,度过一个有意义的、属于自己的人生,而在这些过程中,需要一些专业人员的帮助,一些非专业人员可能并不会理解和共情,反而会受挫…不过说回来,心理咨询还真是很贵T_T ▼ LEE 我自认为不太抑郁不太焦虑,但确实是上述的理由,让我接受心理咨询;而且心理咨询还有一条很重要的,归纳,在我困惑徘徊的时候直指我心! ▼ Emily 我想要与一位陌生的,可以倾诉不带来困扰的,但又非常专业的人,一起安全地探讨我的困难处境。 ▼ Yvonne 因为周围没有可以依靠的、值得相信跟倾诉的人。他们没有用我想要的那种方法帮到我。而专业的咨询师很值得人信任,还不在自己生活的圈子里,说了秘密也不怕,有种安全感。所以选择心理咨询。 ▼ 木如 心理咨询给予人们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美剧里总说的no judgement,这一点很重要。不必担心一句心里话换回一个蹙眉或引人多思的眼神。“对面这个人是来帮助我的,不是来指挥我的”,陪伴的意义很重要。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只是找不到合适的听众,中国人大多没有“牧师”可以忏悔,所以首先心理咨询要帮助人们有勇气面对自己,安全的环境下认识自己。 其次,引导人们激发自身的力量去面对问题解决问题。最后,才是给予一些建议让ta激发出的力量走正确的方向,同时给ta安慰,正确的方向有了,适合ta的路也会找到的,要耐心要自爱。我想,首先我需要一个牧师️。   因为想要对自己好 ▼ xx 希望跨过自己心里的一道坎,让自己更爱自己,能对爱自己的人更好。 ▼ 朝酌 平时总是努力理解别人,偶尔也想被别人努力理解。 ▼ 周子雅 为了更好地活着。为了和自己,也和这个世界和解。 ▼ 伟大的疯子 因为通过咨询,才有力气去旅行,交往,和这个世界进行各种各样的互动。。。   因为想要成长 ▼ 木小野 为什么想参加呢,因为每个人对自己的情绪都不自知,比如发现能去吐槽的人,其实都是亲近的人;无法靠近的人,都是因为自己靠近之后有难过……所以要坚持不懈地参加心理咨询。 ▼ 找翻译 想和这个世界达成和解,想接受自己不堪脆弱阴暗的另一面然后成长成一个更优秀,更让自己期待的人。 ▼ haha 因为……心理咨询帮我看到的,更加深刻真实,那种触及内心的感动,从内心中生出爱和力量,再滋养自己的感觉真好,比读书之类的活动有方向、有温暖、有持久的感悟。 ▼ 方糖 学了心理学之后越来越觉得有自我觉察的重要性,自己的问题永远是当局者迷。那么找个温暖的人一起来探索自己会收益良多,虽然咨询不算是温暖和美好,也会有伤痛和挣扎,但是我觉得我愿意鼓起勇气去尝试。 ▼ 徐小圈 凡事都想探寻目的,之前在心底只是隐隐约约的想法,在做心理咨询的过程中会觉得,噢,原来是这样啊~ ▼ 吴带曹衣 最开始去做心理咨询,是因为自己深陷感情泥潭,痛苦不堪。想摆脱痛苦,想收获幸福。有病乱投医,就做了咨询。经历过两任咨询师,不同的风格,不同的人格魅力。咨询历程断续地大约3年。这期间,我成长了,成熟了。我收获了幸福,明白了幸福是个过程而不是目的。我依然会有痛苦,但我会和痛苦同行 心理咨询对我最大的改变是,我比以前更能看清自己,改变了我之前的思维模式。成长之路,艰辛又幸福。   因为生活中真实的“苦”   ▼ 王永 借用来访者的话:开始,是想请咨询师给我指条路,让我不再那么痛苦的生活;慢慢滴,发现自己本就在路上,只是有的艰难;再后来,生活中快乐逐渐多了,尽管还有痛苦,但好像已经是“正常的”了;当咨询结束的时候,我和咨询师、和我自己已经成了同路人,就这样静好地生活着。 ▼ 高阳 当时可能会有各种理由,情绪低落,过的痛苦,不断自责,悔恨,焦虑。对自己很讨厌。选择心理咨询,大概是试了太多方法都没办法让自己好转吧。而到现在,做了一年多的咨询,我发现当初选择心理咨询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我过的真的很辛苦,不是生活艰辛,而是内心辛苦。所有那些事情,都可以用辛苦这个词来概括吧。 ▼ 小王子 遭遇重大生活变故,婚姻走到绝境,于是开始咨询。解决了婚姻问题又开始挖掘自己的原声家庭,处理自己与父母的关系,现在进入精分阶段,开始深入的了解自己。 ▼ 希望 因为太折磨了。真的。每天都觉得心好累。 ▼ Rjukan 这世界上的苦太多,做心理咨询并非是希望自己可以因此得救,而是希望自己在受苦的时候可以再坦然一些、从容一些。 ▼ 楠南楠 我选择做心理咨询,是因为不愿意放弃自己,心里最深处的黑暗和痛苦无处倾诉,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我不愿意就这样在黑暗里沉沦,下限,所以我要自己去寻找光明,心理咨询也许不是光,到她一定会帮助我找到光! ▼ 九点就睡觉 因为悲伤辣么大。别的地方接纳不了他。 ▼ [e] 大概是为了尽量维持活着的状态。 ▼ isiah 因为痛苦。因为没有其他的路。想死又不敢自杀,想和别人说,别人不会理解,只能找咨询师。现在咨询两年了,终于感觉到有了生之希望。感谢。   因为想要找到方向 ▼ 妮ni ni ni 感觉需要心理咨询的感觉就像是在迷路的状态中,想找到一个路标,或是指示牌。我知道路要我自己去走,车要自己去搭,我也明白我要去的目的地,但是迷了路,就不知道会兜多少圈子才能到。 ▼ 漫天飞舞 有人带领,少走冤枉路。走出心里问题的最快捷径,我觉得心理咨询是心理健康和不健康两点之间的那条直线,最短。 ▼ 和若春风 因为人生短暂,这一生不论过得怎样,都要活的明白。做心理咨询是最快的途径。 ▼ 爱吃玉米的兔纸 就像在迷宫里乱撞时,心理咨询给了一条能找到出口的路径,但不是直接给了出口!做咨询,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或者领悟探索问题过程中的心境,让我们在以后的生活中,能够更从容的面对!   因为…… ▼ Ada Chen 心理咨询是我重要的支持,让我在安全的看护之下去尝试不一样的行为方式,做对了就往前走,做过火或是搞砸了我还可以退回到咨询关系里,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重新来过。在这个过程里有喜悦也有伤痛,咨询师给了我很重要的陪伴,她让我伤痛被看到,变得有意义。能被看见,能被允许,能知道人生很多时刻也可以有不同的选择,是心理咨询给我最重要的一部分。 ▼ 慧。昙。喵! 选择咨询前,我经历了一场从量变到质变的心理危机,累积的情绪问题因为一个突发事件集中爆发。于是我开始吃不下饭睡不了觉,人迅速消瘦。为了能好起来,那段时间看了很多书,还报名参加咨询师培训,想自己把自己捞回来,但收效甚微,抑郁的情绪几乎让我开始考虑最不该有的选择…最后,还是下决心开始找咨询师,并在咨询师的建议下去医院看病吃药。 如今,我的咨询师已经陪我一年多了,她帮我看到自己,陪伴自己。虽然咨询费确实不便宜但我总半开玩笑地说,这是换回我条命啊~ ▼ 赫尔克里.波小洛 这是我的一种直觉,也是最后一种不愿沉沦的自救方式。通过与心理咨询师的沟通,我终于让封闭已久的情感渐渐流出,也终于想要表达自己,甚至,我也想加入,成为心理咨询大家庭的一员。 每个人一生中或多或少会出一些问题,可是对于心理上的问题,我们常常会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就这样忽略掉了,只有像我们这种有点点极端,不解决就没法儿活了的人可能会去咨询。╮(╯▽╰)╭就像很多人只有身体感觉很不舒服才去看医生一样,一句话,这毛病严重影响我生活的时候我才会去做心理咨询。 ▼ 蒙面小番茄凸^-^凸 当遇到自己实在解决不了的心理问题的时候,换句简单的话说,就是自己实在是转不过那个弯来了,你知道你必须转,转不过去就是皮开肉绽头破血流,可你自己还是转不开,只能心理咨询了。我自己还有一个很困扰的问题,飞行恐惧症,很严重,严重到看见停在地上的飞机或者电视里的飞行画面都会恶心、出冷汗……一直想治疗但是不知道怎么治才有效,目前遇到飞坐不可的情况基本上都是靠镇定剂撑过去,很想被治愈啊啊啊啊啊! ▼ smiling慧慧 我是因为产后抑郁去做的心理咨询。很久很久之前就想去做,无数次在百度寻找心理咨询室,但发现其实自己可以make through,只是难熬罢了,而且有没有效果谁知道,怎么选择咨询师谁知道。直到上天赐给了我一个孩子,我觉得我不要再将就下去了,我要做更好的自己,我不要做怨妇,我不要做一个啰叽八嗦只会批判孩子老公的人,我要行动起来,第一步就是做心理咨询,把长久以来在原生家庭中积累的委屈愤怒害怕通通说出来。 ▼ 思思 我有暴食症。从高中开始持续了八年左右吃了又吐的生活,严重的时候一天吐三次,吃的事情食物撑得胃痛,吐的时候被食物卡的流泪。最严重的时候没有想到要去找心理医生,但是心里有微弱的声音不断告诉我要想办法好起来。于是留学期间自己去图书馆查有关厌食症的书,借相关的影像资料,不断安慰身体里狂躁的那部分,用最后的毅力完成了饮食和运动计划,暴食症开始减弱,甚至消失了一段时间。 整个过程就像一场夺回自我的战争,漫长而枯燥,还伴随着身体机能的不正常运转。 在暴食症又开始加重的去年冬天,我终于去找了心理医生。我需要心理咨询,因为我需要指导,不想再一个人背着这些秘密。最后一次和咨询师聊天的时候,我终于说出了小时候被亲人猥亵的事实,她告诉我:你很勇敢,不要责怪自己,这不是你的错。 我做心理咨询,就是希望我可以面对被猥亵过的自己,可以告诉她,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 ▼ ユー二ス 在压抑和暴力的家庭环境中长大,我没有一刻不想逃离,于是努力读书想要离开那个家。我逼得自己很忙碌很努力,但是在神经松懈的间隙,比如上学路上和洗衣服的时候,我会忽然意识到我面临的困境,意识到自己的悲惨以及当下的无能为力,于是沉浸在悲伤之中,花好大力气去止住眼泪不让旁人发现。终于当我逃离了那个环境,便很害怕回忆,但是依然还会忽然掉进在悲伤的深渊。和男友的关系破裂,成了我抑郁症的导火索。第一次心理咨询的时候,我对咨询师说“我不想再努力逃避我的过去,我想和它面对面谈一谈,和它达成一个协议。它可以存在,还会一直存在,但它不能打败我,我也不能害怕它,永远不能”。 ▼ AngelCandy 我做心理咨询是因为我想要改变,不想要一辈子都做个胆小鬼,所以就鼓起勇气打通了预约电话。咨询师很可爱很亲切,我做了最常见的沙盘游戏,他告诉我,其实我虽然已经是二十几岁的成年人,可是内心还是个长不大的小女孩儿。他当时跟我交流的语气就像是跟一个小宝宝在聊天,我至今还记得他那时的神态,想起来都萌呆了… ▼ 下暴雨的沙漠 最开始没想过心理咨询,对它的了解也仅限于电影中那些酷酷的场景,直到身边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她有抑郁症,才发现这些看似离我们很遥远的事物其实近在眼前,之后便一直在学习各种心理知识,还报了心理咨询的课程,发现要帮助别人首先自己体验一下被帮助的感受,于是我便鼓起勇气走进咨询室,也就是我现在的咨询师开始了对我自己的探索,很奇妙,整个过程像谈恋爱一样,我喜欢这种感受,虽然它会慢慢淡掉,但这种力量,心理咨询带给我的这份温暖是让我学习心理咨询带给别人温暖的动力。 ▼ 吴爽 很多人在知道我选择去做心理咨询时,都很奇怪的问我,你不是看过很多心理类的书籍吗?你不是学了很多相关知识吗?怎么还去做心理咨询?对于此类提问,听的多了,不解释,只是笑笑。是,我看了不少心理学书籍,最爱的作者欧文亚隆,但是这个我去做心理咨询有什么关系?我是学了相关知识,但是学到的和用到自己身上是不一样的,就像大道理小道理我们都懂,但是自己遇到事情就慌乱…我去做心理咨询,只是觉得我需要更好的了解自己,接纳自己。 在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其实自己也可以解决,但更多的解决方式是暂时不去管,逃避…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解决方式没有问题,但是在自己学了如此多的心理学相关知识后,我觉得接受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在咨询师的引导下能更快的接受…也许很多时候咨询师只是在听我说,但是有时倾诉比埋在心里好的多…有的时候自己说的话前后矛盾,却没有意识到,需要咨询师合理的点出问题所在…也许咨询师并没有去帮我解决具体的问题,但是咨询师给我的感觉让我觉得我可以相信自己。 ▼ Celeste 我觉得人们之所以需要心理咨询,是因为心理咨询是其它方式(旅行,看书,与朋友恋人互动等)无法代替的,不仅仅是因为它专业性,更是因为大熟人根本停不下来,也意识不到那些心理问题会阻碍什么东西,会带来怎么样的表现,有时人太自以为是了! 视野有时不单单指人们看外面世界与解决问题的广度与深度,还有人们那个自己内心的世界,或许那个世界太隐蔽,有些东西让人难以接受,无法做到不带任何眼光与批判的看自己。 ▼ 咨询猪 开始心理咨询前,其实我已经有三四年的准备时间。我发现自己在恋情及工作上重复出现同一个问题。例如每两三年就出轨(对,我就是传说中的渣男那种人),与上司关系处理不好。然后我就开始学习一些心理学上的知识。当这一次问题再次来临的时候,我清楚知道是自己的问题,然后就开始了寻求专业咨询的路程。在咨询过程中,咨询师以专业的态度剖析了我的问题,我也得以改进自己的事,很感谢简里里这个平台。 ▼ 碧bum 刚刚做完人生第一次心理咨询_(:з」∠)_花了我半个月生活费。为什么选择做心理咨询?因为我相信心理学可以从专业的角度看到其他人没有看到的问题的一面。而且很多问题很熟人是不好说的,很多很多内心的话说出来可能会影响与身边的人的关系,但可以跟咨询师说。 不管怎样,都是因为迫切想解决我与他人之间的关系的问题。同时,我明年很有可能就考心理学的研,我想看看心理咨询是怎么进行的、我喜欢做这样的工作吗?虽然现在我还是很不清楚_(:з」∠)_没钱了怎么破? ▼ 刺猬君 我焦虑症伴随抑郁,已经三年了。前两年也是没找到合适的咨询师吧,自己看书希望得到治愈。然而自己感觉进步真的微乎其微,甚至有时候还会把自己陷入一个矛盾之中。可能是自己对自身理解不够,对于书中的想表达的也有些偏差。 后来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咨询师~~通过咨询可以感受到微小的进步。 感觉进行心理咨询就是在自我认知上开了一个外挂哈哈哈哈。而且由于父母几乎不关注我心灵的成长。看了一些书就特别向往,能有一个人像生活中的智者,温暖又充满智慧,能理解我,引导我,支持我!陪伴我走过人生最艰难的时刻。现在陪伴我的咨询师应该是最接近这种生活中的智者的存在吧。 ▼ 爱跑跑的小美美 也许是因为自己从12岁那年开始患上厌食症并且以后的八年直到现在也反反复复受到饮食障碍的困扰吧。八年里,自己也慢慢的开始接触心理学,走上了自我治愈的道路,从对自己的病情行为感到莫名其妙到明白了其中的奥秘从而走上了康复的道路。在这个不断了解心理学以及选择心理咨询的过程中更加的明白自己的内心,个人觉得自我剖析自我拯救这个过程是没有办法完全依赖他人的帮助来完成的,仅仅是旅行看书或者单纯的独处思考都没有办法解决自己一直纠结的问题。至少对于我而言是这样的。 后来,了解到许多的孩子们和我有着近乎相同的经历,患有饮食障碍的她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办法得到家人和朋友的理解,她们非常痛苦。于是这样的现状让我更加的坚信很多的心理问题是需要求助于专业知识或者说掌握一定专业知识的心理咨询工作者的。 再比如,面对生活学习工作上的压力我们很可能会变得忧郁和焦虑,也有许多的年轻人因此而选择早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许多人会对这样的行为感到不理解,甚至只是斥责他们年幼无知,不负责,很自私。所以很多患有心理疾病的人们是很难从朋友家人那里获得即时有效的帮助的,处理不当反而会加重病情。如果发现自己有非常困扰的问题并且这个问题严重困扰自己的正常生活的时候,是很有必要进行专业正规的心理咨询治疗的。个人觉得那样会让自己早日走出困境。 无论是因为什么 我们都一直在这里 陪着你 与黑暗、光明共存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0476 阅读

如何面对世间的分离

如何面对亲人的离世  丧失 在过去几个月,我们经历了一场全国,现在是全球范围内的瘟疫爆发,现在我们国家的疫情已经差不多进入了尾声,但是很多人在这场疫情中去世,很多人也正在经历着丧失,然后马上又是清明节,所以想在这个时候,和大家分享一些关于丧失和哀悼的小知识,希望对于正在经历丧失、经历过丧失、或者身边有朋友正在经历丧失的人们有一些小小的帮助,希望你们可以顺利的渡过痛苦的哀悼过程。 人的一生是不断丧失的过程,从出生到死亡,在不断的经历丧失。我们的人生以丧失开始。 我们的出生是我们经历的第一个丧失,因为我们被抛出了母体,孑然一身的来到了世上。接着我们要经历断奶,弟弟妹妹的出生,上幼儿园和妈妈分开,这些都是生命最初所要经历的一些丧失。随着我们长大,我们可能经历失恋、失业、失去健康、丧失某种能力或一个身份(比如有的人退休之后会陷入抑郁,可能与丧失某种社会身份,丧失社会联系有关),亲人伴侣的离世等等。 去承受丧失给我们带来的痛苦,可以去哀悼,从痛苦中慢慢恢复,继续生活,是我们人生中很重要的任务。这个过程也许我们可以渡过,继续后面的生活,也有可能我们没能顺利的完成哀悼。那么我们经历的丧失,可能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对我们人生的很多方面,造成影响。 承受丧失,经历哀悼,是需要一个过程的,通常认为需要四个阶段的哀悼过程。   哀悼的四个阶段 我们需要经历四个阶段的哀悼过程  1、麻木阶段,通常持续几个小时到一周,而且可能会被极度强烈的痛苦和/或愤怒的爆发打断。 我们看到影视作品中,经常出现的情景,在得知重要他人已经去世的时候,家属会对医生爆发强烈的愤怒/强烈、痛苦的情绪,这是我们得知离世消息时的第一反应,存在着非常强烈的情绪反应。 2、渴望和寻找丧失个体的阶段(会持续几个月甚至几年) 在哀悼的早期阶段,我们可能会在两种心理状态之间来回转变是很常见的:一方面是相信死亡已经发生,感到痛苦和绝望;另一方面是不相信死亡已经发生,希望还是完好的,然后迫切的寻找和恢复已经失去的个体;两种心理状态的转换,在分手、失恋过程中也会出现,这是一个正常的心理状态,也是哀悼必经的阶段。 对那些经历正常哀悼过程的丧亲者来说,去搜寻和去恢复的迫切性通常在前几周和前几个月里很强烈,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减弱。关于如何体验丧失,人和人之间的差异是很大的。有的人可以意识到他们在努力的搜寻,一些人意识不到;一些人沉溺其中,一些人把它看作是不合理的、荒谬的并企图抑制。 丧失可能带来愤怒。一个在这个阶段常见的特征是愤怒,这也是非常正常的。它出现的频率被习惯性的低估了。儿童面对逝去的母亲时的抗议和努力来使其回复有着相似之处。被分手之后,我们也会体验到愤怒(愤怒并不会影响我们从丧失中恢复,除非是持续愤怒和怨恨,超过早期的几周,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状态)。 许多病理性哀悼的特点可以被理解为执着于这种渴望的结果。 3、希望破灭和绝望阶段 丧失者几乎不可避免的会感到绝望,然后陷入抑郁和冷漠中。但是这个阶段也是非常必要的,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会进入下一阶段。 4、 重组阶段。 我们反复的去想丧失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发生,强烈的想念我们失去的人,情感上经历强烈的波动,这些反复和痛苦都是正常的,这些也帮助我们逐渐意识到并且接受丧失实际上是永久性的,我们必要要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我们可能需要对自身以及自身所处环境的重新定义。对于有些人来说,丧失意味着身份的变化。比如她不再是妻子,而是一个寡妇;我现在是单身;我现在是一个单亲妈妈; 这个重新定义的过程可能是非常痛苦的,但是至关重要,因为这意味着最后放弃恢复已经丧失的人、关系的所有希望,只有在完成重新定义之后,我们才会对未来做计划。在完成重新定义以前,我们并不会对未来做出任何计划; 可能有的丧失者还需要努力来担当原本并不习惯的角色,培养新的生活技能。比如重建社交生活,重新变成家庭经济来源。这也是一个新的挑战。 如果说能够顺利完成重组阶段,就可以说我们完成了对丧失的哀悼的整个阶段。 这些阶段不是被划分的那么清晰的,每个人也都可能会在任意两个阶段中来回摆动。 影响哀悼进行的因素 为什么有些人不能完成哀悼  1、丧失发生的原因和环境因素  丧失是怎么发生的 发生的方式、过程 (1)突发的死亡——突然死亡会放大无力感。 (2)疾病拖延时间过长——疾病拖延的时间过长,对于身边的人也会是一种创伤,因为照顾者目睹病患的痛苦和这么,包括这个过程对于照顾者也是一种耗竭。很多人会产生一种矛盾心理 “希望赶紧结束”和“我害怕她离开”都会出现,但当出现“希望赶紧结束”的时候又会内疚,这种矛盾心理也是一种折磨。 (3)死亡发生的场景  (4)丧失带来的角色转换——一些丧亲者在亲人患病间长时间的扮演照顾者的角色,已经失去了其它角色和功能,对于这样的照顾者来说,丧亲又会带来另外的挑战,他需要重新慢慢找回原来的生活节奏和角色。 (5)得知死亡的方式也是重要的。 得到死亡消息的方式越直接,丧亲者越倾向于相信死亡的确发生了。但如果是被告知的,当死亡发生在远距离之外或者死亡消息是从陌生人那里得知时,尤其是对于未成年人来说。丧亲者对死亡事实的怀疑就很容易产生。所以如果需要告诉你的孩子丧失发生了,最好是使用一种直接的方式来告知。 2、丧失者所失去的人的身份和角色;丧失的人是谁 在丧亲群体中,失去子女,是对人毁灭程度最大的。 3. 丧亲者的年龄和性别  相比于在个体成年期发生的丧失,在个体未成熟时的丧失导致的哀悼失调的发病率要更高。 相比对父亲而言,丧失年幼子女更有可能对母亲产生严重影响,而关于丧失年长子女对父母的影响,父亲和母亲受到同样程度的影响。 4、在丧失发生时与发生以后影响丧亲者的社会和心理环境 在收集的问题中有一个提问:父亲再婚是否让她觉得缺少支持 是否和父亲谈论过关于妈妈去世、父亲重新组建家庭、自己独自居住在妈妈曾经居住过的房子里,这些决定和父亲是怎样去商议的,自己的感受是否能够被尊重和理解,这个其实是很重要的;包括亲戚和两个家庭间的纷争,都带来了创伤,听起来家庭的环境并不是很好,反而可能会有伤害性的东西。很建议你找一个专业的人来谈论这整个过程,是对于渡过哀悼非常重要的。 5、丧亲者的人格特点(被认为是最核心、最有力因素),特别是建立亲密关系与面对压力情境的能力,是我们是否可以顺利完成哀悼最重要的原因。 丧失本身不是决定我们是否会抑郁的原因,承受丧失和丧失带来的各种痛苦的能力才是。 这里分享一个在生活中常见的情况:有意识悲伤的持续缺失。 心理学家发现,有一类人经历了丧失,表现的像是没事人一样,但是从未进行哀悼,他们的生活工作还能很高效正常的进行,但是这些人的情感生活似乎以某种方式与事件产生了分离。 短暂的麻木阶段是丧失亲人后非常常见的,但是我们并不想看到麻木阶段持续太久,例如超过几天或是一个星期。如果麻木延长至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可能预示着慢性哀悼的出现。这种情况是属于哀悼失调。 现有的证据显示,极端的情况下,悲伤的持续缺失,在有些个体身上,甚至可能持续剩余的一生。 提问中有一个案例,过去了二十几年之后才体验到巨大的悲伤,由父亲痴呆引发,一种丧失是可能唤起对从前丧失的反应的,尤其是有一些人在比较小的时候经历的丧失,对这些人来说,他可能不太被影响,一种常见的表述是:不太记得了。 等到成年之后,又经历了一次丧失,会有非常大的反应,并唤起了幼时发生的丧失。如何去哀悼呢?首先我们要知道自己能够哀悼,能够感到悲伤。如果不能感到悲伤的话,可能需要和咨询师聊一聊,让被压抑和遗忘的情绪释放出来。 什么样的人群容易出现有意识的丧失缺失呢?这往往是一些自给自足的人群,虽然他们体验不到悲伤,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过日子,以此而骄傲,他们可能很忙碌且很高效,可以很好的处理工作及各种事物。 但他们身边比较敏锐的人可能会发现,他们是很紧张的,而且很易怒。他们不愿意涉及任何与丧失相关的事宜,避免开任何能够提醒他们关于丧失的人或物。他们既不允许安慰者们同情或怜悯他们,也不允许安慰者提及与丧失相关事件。他们会经历着一些躯体症状:失眠、头疼、心悸、或者身体各个部位的疼痛和不适。 这些人往往是自给自足的人群,自豪于自己的独立性和自我控制,眼泪和悲伤是让他们感到不屑的,他们认为这是脆弱的表现。 当然这些信念是从他们父母那里来的,这些人大多在家庭中经历过长期的情感剥夺,对于他们的情感上的伤痛、脆弱,父母都是不接纳的,他们是不被允许感受脆弱的。这些人从小就开始自给自足,独立、坚强、自我控制是他们发展出的一层保护性的外壳。实际上他们的痛苦是不少于那些表现的很痛苦的人的。 《我们和恶的距离》中贾静雯扮演的失去儿子的母亲,就挺像这种情况的。 6、抑郁障碍和童年经历 有一些人经历了一次分手,可能就一直走不出来,但是有的人能够很快的走出来,这其实是跟每个人依恋类型有关系的,跟生命早期与父母的依恋质量有关,也有可能是在生命早起经历过创伤分离,如果说分离和丧失没有经过修复和处理,那么在以后的人生中再次经历类似的分离或者创伤的时候,对人的影响就很大,因为本身我们这块就是有伤的。 所以对于早年经历的分离和丧失是要引起注意的,这一部分需要关注和处理。   如何帮助孩子顺利渡过哀悼 ? 如果是在有利的条件下,即便是年幼儿童也有能力以类似成年人健康哀悼的方式去哀悼失去的父母。所需的条件与对成年人哀悼有利的条件没有区别。 对儿童来讲最重要的是: 第一,在丧失之前,ta和父母之间的依恋关系是比较安全的; 第二,父母应告诉他关于发生了什么真实准确的信息,允许他提出各种问题并且尽可能真实的回答,并且让孩子参与到家庭的悲伤之中,让孩子参与到哀悼的仪式中; 第三,健在的父母可以有能力能够安慰到孩子,或者是有一段让孩子觉得安全、信任而且会持续下去的关系。 但是在咨询中还会遇到另一种比较常见的现象。当父亲去世,对于孩子来说,他可能失去了父亲的同时,也失去了母亲,因为母亲陷入了抑郁,她没办法回应孩子,没办法关注孩子,所以对于还健在的人来说,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让自己能够有能力承载孩子的情绪,也是非常重要的。 推荐一本大众可以读的关于丧失的书 《悲伤的力量》,咨询师描述了和遭遇不同丧失的人是怎么工作的。 应对悲伤,我们需要做的事: 书中提出了“力量支柱”的概念,它是支持我们、让我们重建自己生活的最关键的精神构件,(讲解其中一部分)包括: 1、与逝者的关系:可以尽量用外化的方式来哀悼这个人,例如去扫墓、穿戴一些和他们有关的物品、增加正面情绪,这些仪式可能随着时间会逐渐减少,但是对于当下抚慰悲伤是很有效的。 2、与自己的关系 :写日记 去整理自己的情绪和思绪 3、表达悲伤的方式:重点在于表达,例如画画、作曲、写作等等。  4、时间 5、思想与身体 6、界限 7、结构:当经历很大的痛苦事件的时候,能够建立一个理性框架,是非常重要的。建立生活中的支撑,能够让我们感到有安全感和掌控感。例如每天定时运动,按时睡觉,保持工作 8、专注力 最后强调一点,所有这些哀悼的过程,包括建造这些支柱,都是需要我们付出努力,它不会凭空出现,同时我们要尊重这些情绪和感受,给自己一些时间,在经历丧失的时候我们的时间感可能会发生变化。同时我们要主动付出努力,主动的为自己做一些事。  

6567 阅读

难道人生就是走一个无意义的过场?

可能每个人都经历过或正在经历这么一个时期,突然觉得没有动力,不确定自己的存在是否有意义,也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这种感觉似乎虚无缥缈,无法捉摸;可又真实存在,沉重的时候让人寸步难行。这种感觉可能就是空虚感和无意义感。 本期「专业咨询师问答系列」,我们邀请了两位简单心理认证的咨询师,和大家来聊一聊这个话题。 本期话题:当空虚感和无意义感袭来... 回答一: 「丁喻洋」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关于空虚感和无意义感,很自然的我会想到与之对应的是存在感和价值感。 这两者,都是我们从小学会的从他人眼中获得的。 一个婴儿,需要母亲的注视,Ta才能确认自己是存在的:如果母亲的眼光充满爱意,Ta会觉得自己是可爱的;如果Ta还能给母亲带来欢乐和开心,Ta还会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从此生命便有了意义。当婴儿长大,Ta从更多人眼中感觉到自己的价值,比如老师,同学,朋友,领导,爱人,孩子.....Ta为此而努力奋斗,他们便成了Ta生命的意义。 但有一天,Ta却从他们的眼中,再也无法看到自己,或者说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了,或者说开始感到空虚,活得没有意义了。也许Ta开始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原来自己的毕生追逐,竟可能只是为了满足他人的期待;而却把自己搞丢了,这是多么的可悲。 当空虚、无意义感袭来的时候,不用那么悲观;我更愿意认为,这其实是一种自然的回归,一种物极必反的必然;一个人的生命终于从满足他人的期许回归到自身。 空虚和无意义感会让人有点心慌,仓皇不知所措。但至少我们可以有两条路: 一条路是,重新审视我们生活,在关系中重新建立有意义的连接; 另一条路,调转方向,在空虚和无意义感中更彻底地审视自己。 你若想审视自己认识自己,精神分析会是一个好的选择。在这个过程中,你会逐渐在咨访关系中重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逐渐学会在关系中建立真实的连接,建立“我”和“你”的关系。很多时候,分析到这儿也就结束了;恭喜你,你已经恢复了有意义的生活的能力。 但是,如果你还想继续分析下去,你将会逐渐接受真相:人的本质是孤独的,人也最终会死;意义也许只是被我们用来逃避孤独和死亡的恐惧。我们终其一生所欲望的,终究只是幻梦一场,当这个梦在精神分析中逐渐破灭的时候,你也得到了更大的自由。事实上,孤独感空虚感无意义感也只是三种感觉,和其他感觉相比本质并无二至。  最后,我想说,以上所说的只是我的解释,不一定对;在精神分析中,对于你的生命,你得有你自己的解释,探寻你自己的真理。 回答二: 「刘月」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我们所有人都曾体会过空虚和无意义,至少在人生的某个阶段或某个时刻,这两种感受都曾光顾过我们的生活,让我们丧失对生活的热情。 在什么情况下我们可能被空虚感和无意义感所困扰呢? 一. 目标 我们可能会听过这样的例子,       当一个人在年轻时为工作,爱情,房子,车奋斗的时候,这个人虽然辛苦,但是会感到生活是充实和充满希望的;而当有一天如愿以偿的获得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一切,过了短暂的开心和满足的阶段,却开始感到生活是如此空虚和无意义,开始怀念过去投身于实现理想目标的生活。 这样的例子在生活中并不少见,它让我们看到:有目标的生活才是有奔头的,没有目标的生活会让人感觉空虚,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在哪。 当然也有的人是有目标的,但仍然觉得生活没有意义,在咨询中这样的来访者也很常见。我发现这些来访者虽然有很明确的目标,但是这个目标却不是Ta内心的目标,不是Ta自己的意愿,可能是父母,爱人,同事对Ta的期待。比如一个女人可能很想过喝茶赏花的悠闲生活,但是父母爱人却期待她成为职场女强人,那么即使“升职”是她付出了很多努力想要达到的目标,但因为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她可能仍会觉得生活是没有意义的。 面对空虚和无意义感,找到自己的生活目标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但如果你并不清楚自己喜欢做什么事情,希望过什么样的生活,适合什么样的人,那可能就需要心理咨询师帮助你先去摸索和确立自我了。 二. 关系 生活本没有意义,是我们赋予了生活意义,而人又是关系的动物,在关系中我们体验到意义。浓烈的爱情,一家人团聚,朋友小聚...这本身就可以带来生活的意义,让我们不至于被空虚吞没。 建立支持系统,让自己有一些可以获得链接和支持性的关系,也是面对空虚和无意义感的良方。 三. 关于人格 如果空虚感不是一个阶段性或某个片刻的存在,而是一直以来的背景感受,那么可能目标和关系都作用不大,可能提示着我们是人格层面的问题,比如边缘型人格障碍者的主要内在体验就是内在的空虚感,这种空虚感可能会将他们吞没。这种情况就一定要寻求专业帮助了。 如果你也有相似的困扰,不妨与咨询师聊聊; 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也欢迎去心理问答区提问,听听更多咨询师如何理解这份无意义感。  查看更多咨询师  

27361 阅读

情绪敏感怎么破?|精选问答

在简单心理的「心理问答」区平台上,关于情绪敏感的提问占总提问的43.49%,是平台上提问数量排名第一的问题类型。 “情绪敏感”问题时时刻刻困扰着人们,一旦掉进自己情绪中会让自己和身边人都很难受。久而久之,不仅会失去很多朋友,也会开始对自己产生很多怀疑与不安。 那么该怎样将自己从情绪中解救出来呢?我们在平台上挑选了两个真实用户的提问,并请来5位学员咨询师针对这两个问题进行专业解读,希望对有同样困扰的你有一些帮助。   第一个问题   “平时是乐观开朗的人,但我最近总是因为一点小事生气,对方反驳我会很暴躁,我是不是太以自己为中心了,是不是有什么心理问题?”   @咨询师-徐日娟: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情绪敏感点,那个点就像一个电源开关,连接着我们内心或潜意识深处非常在意和小心保护的部分。不用因此就给自己贴上“心理问题”的标签。如果总是因为一点小事生气,对方一反驳自己就感觉到暴躁,可能是因为这个“小事”和对方触碰到了你的情绪开关,让你想到了某个相似的经历和感受。我不确定你指的对方是不是都是同一个人,如果是的话,你是否也在担心因为自己的暴躁和以自己为中心而破坏了跟对方的关系?   心理学中有个情绪ABC理论,A代表激发事件,B代表我们对事件A的认知和评价产生的信念,C代表引发情绪的行为后果。我们的情绪不是由事情本身直接引发的,而是由于我们的认知和评价所产生的想法引起的。你可以试着记录下当事情发生时,自己的情绪,当时是怎么想的,那么想的时候你的感受是什么?当你对自己的情绪、认知和想法有一些认识,也可以有一些调整和改善。         @咨询师-胡泓:   你似乎也在奇怪,最近的你怎么和平时的你不一样了,在这转变的过程中,是否曾经发生过一些与平常不一样的事情?   你对自己会产生这样的情绪很困扰,隐隐地认为这样的应对是不妥的,是太以自我为中心了,甚至还质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心理问题。其实情绪只是我们面对自己的一块镜子,可以反映出我们面对客观事务的态度体验,也可以借此窥探到一些自我的内在需求。   所以,我们产生出的各种情绪,其实是有一定功能的。比如你原文中提到的愤怒,或许可以达到阻止对方对你造成进一步的伤害的目的,具有保护性的作用。所以下次当你再产生一些情绪的时候,不妨尝试着去探索一下是哪些愿望和需求被忽略了甚至被侵犯了?体会下这个情绪让你感受到了什么?在对他人的反驳很暴躁时,是因为对没有被看到没有被肯定而产生的愤怒吗?是对没有被理解甚至被误解的愤怒吗?还是对无力证明自己的愤怒?或许你可以更好的与这些情绪共处,也会更加了解你自己。         第二个问题   “感觉自己老是患得患失,事情很符合我的预期我就会非常开心,被他人批评了心里就无比难过。虽然知道没有那么严重,但控制不住自己内心压抑的感觉,心情特别不好。”   @咨询师-孔明明:   这个问题是关于自己的内在评价不太稳定的问题。患得患失源于太在乎外部世界的评价和看法,因此会随着外界反馈的变化,而影响到自己的情绪。   一般情况下,会出现这类状况的人,原生家庭都会管教过于严格,并且处于一种被挑剔的成长环境中。严苛的家教会让人屈从于权威之下的条条框框,并在无法被得到充分的肯定下,没办法很好的完成自我接纳,没能建立起较为稳固的自信心。   另一方面,严苛的成长环境也会造成依赖性人格的出现,会过于在意外界对自己的看法和评价,从而导致无法形成客观的自我评价。真实、稳定的自我评价需要建立在自我接纳和稳固的自信心的基础之上。   我们无法脱离这个社会而存在。但在社会中,不同的人有自己不同的评判标准和价值观。每个人都有权利发表自己的意见和评论,只是这些评论不代表真实的自己。对于他人的评价,有价值的可以参考,同时要知道:他人的评价不代表一定是正确的看法。大多数时候,这些评价出自于片面和不够了解。   从个人成长的角度,或许可以尝试和心理咨询师工作一段时间,在这些时间里,整理自己的原生家庭关系和自己的成长模式,并能在较为安全的环境中,逐步建立起稳固的自信心和程度较高的自我认知和接纳。   杨绛曾说过:“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愿你能感知和获得更多自由。         @咨询师-王洁敏:   每个人都有权利向TA人、向世界发出自己的愿望,在一定程度上我们都希望TA人所想所为和每件事情都如我所愿地发生和发展。这是正常的也是允许的。因为,相信自己能够影响周围环境,具有自主能力是个体自尊的关键。长大成人后,我们心中多少会保留一些婴儿期的全能感,以唤发我们的胜任感和效能感,这是具有积极意义和可以促进自我实现的。   在我们生存的空间里有2个世界,一个是客观存在的现实世界,另外一个是客观存在的主观世界,我称之为“客观的主观”。希望事情能符合我的预期,希望自己不被批评,这属于我们自己的主观世界。涉及TA人的事情、所思所想或行为则属于客观存在的TA人的主观世界。   我们需要清晰地知道“我的主观世界”是否等同于“TA人的主观世界”?TA人和事情的发生发展是否受控于我们的“主观世界”?“主观世界”是否等同于“现实世界”?而这就需要我们具有“现实检验能力”,即,将我们自己的主观想法、感受和体验放置于客观存在的现实世界或TA人的主观世界之中检验是否和我们所思所想一样,检验才能真知。   每个人长大成人的前提之一是需要意识到人的局限性,我们需要颠覆婴儿期的“全能幻想”和“全能控制感”,不再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不再以为心中一念一动世界和TA人必给予我想要的回应。       @咨询师-王翠:   两个问题中都提到“对方反驳我会很暴躁”、“被他人批评就无比难过”,共同点是情绪敏感,面对他人的负性情绪或负面评价极易引发本能的危险和条件反射式的烦躁、焦灼,似乎对他人情绪的敏感是消除自身不安和解除危机的唯一应对方法。   对此,我们需要保持一个健康的个人边界,别人的情绪与自己可能并不相关,我们只需要对自己的情绪和行为负责,减少对无法平稳他人情绪的责任感和内疚感。需记:人生的最大自由莫过于允许情绪自由流动,人生的终极权利莫过于做回自己。         情绪敏感问题在生活中和工作中困扰着很多人,希望以上5位咨询师的建议和分析可以帮助到有同样困扰的你。如果你从以上的解答中获得了启发,也可以点击咨询师的名片与她们进行进一步的讨论和探索。   你也可以尝试开始预约简单心理「低价心理咨询」,去探究你的困扰。低价咨询服务由简单心理学员咨询师提供。他们在2年的简单心理Uni「心理咨询师培养计划」课程中,完成了300+小时的心理咨询理论技术学习,和相应的实践与督导。   学员咨询师在咨询实习中,收取较低的心理咨询费用,在专业督导师的监督指导下,为广大来访者提供专业的心理咨询体验。每人限额1次预约机会。 (学员咨询收费不超过150元。),如果有需要点击下方↓↓↓图片预约吧。    

5638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