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开始这个梦的分析之前,首先有必要介绍一下这部电影的梗概,当然,本着网上那句禁止剧透的原则,文中涉及的情节不会影响大家去看这部电影。   电影的内容主要讲述着一个家庭的创伤代际传递与女性身份认同的故事,电影中郝蕾饰演的角色,在自己生活的家庭里与母亲之间让人触目惊心的扭曲关系,以及自己成为母亲之后所经历的种种挣扎,在这样一个影视剧中把这种扭曲的家庭结构呈现的淋漓尽致。”   如果这部文艺片以精神分析的视角来看,会更加有趣,包括片中有很多的细节,也在反映着女主角的内心世界是如何的绝望与悲凉,当然不得不说如果看不懂这部电影的人是幸运的。   在作为一名咨询师从事临床工作的这些年里,听过了太多类似的人间悲剧,甚至比电影中的人物更加的悲惨和令人窒息,那些从每个家族中被传承的诅咒,就这样一代一代的延续着。 同时,在当今的社会中,类似于电影中郝蕾扮演的郭建波或者是像《白鹿原》里张雨绮扮演的田小娥这一类的充满了悲怆与痛苦的女性也并不罕见。而精神分析作为洞察人类无意识世界和理解心智结构的一种工具,早在弗洛伊德创立精神分析学派的标志点就是《梦的解析》一书的诞生。   而片中的这段梦,就值得去仔细的玩味与体会,让我们能够直面人性最深处无意识中的暗潮涌动。   在开始这段梦的分析之前强调一下,郝蕾饰演的郭建波是一个已经工作但是还跟母亲带着女儿住在母亲那里的女性。 因为回家晚被自己的母亲训斥了之后关上房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她再一次打开自己的房门这段梦就开始了。 梦的开始是一群医生直接打开母亲家的防盗门进入到了房间的里面,她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医生走进了女儿的房间。然后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在房间里面翻来翻去。 直到一个医生在郭建波身后的饭桌下拖出了一直被绑住了四肢的长角的黑羊,这只羊被抱出去的时候抱羊的医生给了郭建波一个眼神,镜头拉回到郭建波身上再拉回到门口的时候,是两个医生架着自己的母亲往外拖,母亲一边发出羊的叫声。 到这里随着马桶的冲水声,郭建波从这个梦中面无表情的醒来。   虽然这是一段很短的梦的片段,但是其中却蕴含了很多的深意。当然这也许有些过度分析,请各位看官多多指正。   我们在对一个梦进行分析的过程中,首先需要去了解梦的工作机制,当然在分析一则梦的时候,我们在临床工作中优先考虑到“日间残余”。 在郭建波有了这个梦之前,是跟母亲发生了争执,这样的一个“日间残余”成为了这个梦的起点。人类的无意识幻想里有许多在道德和法律层面无法接受的东西,就需要通过梦的加工对这个愿望加以表达。   首先我们都知道,门作为一个屏障,隔离了外界与家庭,同时也是家庭内部成员之间树立边界的一种方式。 而这个梦中,所有的门都是敞开的,那些医生作为家庭的外部成员直接破门而入,在家里走来走去,四处翻挪,这或许意味着,在郭建波的心里,家是一个没有功能的地方,甚至没有办法提供一个最基本的保护功能,以至于外界的人可以随便的侵入。 同样这也侧面呈现出了,她的边界一直以来也都是被母亲肆无忌惮的突破,得不到最基本的尊重,更难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   医生在进入了房间之后直接走入了女儿的房间,同时也表示着女儿在跟姥姥一起生活的时候,自我的边界也在不断的被突破着。 另一方面在郭建波住在母亲家里的时候,另一间屋子是女儿住的,印象中影片中未曾提到过,当郭建波住在家里的时候,母亲是住在哪的,假设如果是姥姥与女儿住在一起,以及影片结尾处对剧情带有一点翻转味道的揭秘,其实姥姥是把郭建波的女儿据为己有,抢占了郭建波母亲的位置,把她排离在外,对郭建波本该有的母亲的功能进行了阉割,郭建波也不知道要如何跟自己的女儿打交道与建立关系。   而医生在郭建波身后的桌子下拉出来的那只羊,也表达了郭建波对于母亲冲突的情感体验,一方面在应对外人的时候郭建波站在这只羊前面,想要保护这只羊不被发现,另外一方面这只羊被带走的时候医生的眼神以及那个幅度不大的点头,郭建波没有去阻拦,也说明郭建波从内心里很希望把母亲这样一个角色从自己的生活中挤出去。 这只羊也代表了郭建波自己,作为一个被完全控制的女性,从小到大,就像那只被绑的羊一样,面对自己的空间被侵略和挤压的时候,毫无还手之力。 同时这只羊是一直长着角的羊,这也代表着在郭建波的人格世界里,还保留着对父亲的认同。就像我们生活中会看到一些娘炮男和女汉子,这些现象也都是在俄狄浦斯期(3-5岁)的成长阶段里,对于性别认同遗留下来的深刻烙印。   而这只羊的离开,也表明了郭建波本身想要与母亲完成心理分化的一个愿望,因为在施受虐的这样一个病态关系里,郭建波在心理上和空间上很难实现真正意义的对母亲的“哀悼”。 这样一个愿望对于郭建波来说只能是一种带着痛苦的剥离。而最大的悲剧在于,从梦开始之前与母亲的争吵,在梦中的麻木与醒来之后的波澜不惊。 这样一条如此平淡没有波澜的情感状态,并不代表着她已经是一个成熟和能够控制自己情绪的人,而是通过情感隔离这样的一种心理防御机制跟现实生活中的母亲,在感情上产生了决绝的断裂。   如果大家对于精神分析或者是原生家庭感兴趣的话,这部片子其实还是有很多的细节值得细细品鉴的,比如面对男性的态度,桌上的照片,以及片头和片尾的隐喻。

9314 阅读

自恋的尽头 ,是爱的荒芜之地

本文整理自简单心理微课堂012: 自恋的那些事儿   分享者 | 陈小燕 整理 | 简小单   作为一个心理学名词,“自恋”受到越来越广泛的关注。有报道称全球正在遭遇自恋现象的侵袭。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至今,自恋人格特质的增加和肥胖症的增多一样迅速。当我们听到自恋这个词的时候,也会觉得它蕴含着贬义,是不好的,是一种病。   自恋的概念来自于古希腊神话。传说有一位名为拿斯勒斯(Narcissus)的王子,他爱上了池塘中自己的倒影。后来他就一直盯着倒影看,茶饭不思,最终化成了池塘中的一朵水仙花。水仙花的英文恰巧也是narcissus,而自恋的英文则是narcissism。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这幅场景,这有助于我们理解什么是自恋的本质。当这个王子一直盯着自己倒影看时,你觉得他孤独吗?难以靠近吗?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个倒影上。他爱上的并不是他自己,而是那个倒影。一个脆弱的,只要受到外界的冲击,就很容易碎掉的倒影。   为什么容易碎掉?因为它太脆弱,没有爱的基座,是一片荒芜之地。   什么是自恋?   有一种说法是,人人都自恋。这并不是指每个人都有着神话里王子那样近乎病态的自我欣赏的状态,而是指与自我欣赏相关的部分。这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一种自尊水平,一个人的自尊水平的高低、稳定与否,是否善于调节,可以作为用来衡量一个人的人格成熟、健康与否的一个维度。在此维度上,每个人都可以找到相应的点,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情境之下,也可以处于不同的位置,这些点构成一个连续谱,我们可以将此连续谱大致划分为为健康的自恋和病理性的自恋。当然,这种划分并不是绝对的。   自恋的区分   ❶健康的自恋   健康自恋的人,有着适度的自尊水平。他们并不那么依赖于在外部世界取得的成就:如外貌、他人的肯定和赞美等外在的东西来调节自己的自尊水平、获得存在感。相反,他们依赖于自身内在的、相对稳定的自我价值感。即通过内部心理世界对于自我价值的确认,来调节自尊水平。   拥有健康自恋的人,在受挫时可以承受负面情绪。因为他们对自己有着清晰稳定的认识,了解并接受自己的局限,不会想成为完人。同时,健康自恋的人也能够大方且适度的自我欣赏,进行自我的展现。他们不会感到羞怯或是怕被人攻击,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展露没有得到他人足够多的关注和赞美,而感到受挫。   健康的自恋,一般是建立在早期的良好的养育上,比如高质量的母婴关系。健康自恋的人格发展水平也比较成熟,所使用的防御机制类型也比较高级。     ❷病理性的自恋   根据自恋程度的不同,病理性自恋也可以分成比如自恋型人格特质,自恋型人格障碍,恶性自恋等等。   但因为今天是一个普及性的讲座,所以我不做明确的区分。我想分享的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咨询工作,我观察和体会到的,拥有病理性自恋问题的人的一些基本特质。   病理性自恋的几大特质   ❶ 过分地耗费精力去获得外部世界的成功   这些自恋的人,他们过分地醉心于事业,金钱,地位,权力,甚至是才华、美貌,完美的爱情等诸多相对标签的东西。这里需要强调的是“过分”,比如不断整容,过分追求肌肉发达,过分追求名利等。这里有一个程度的差异,而不是所有做这些事的人都是自恋。   有些“不成功”的自恋者(这里的“成功与不成功”是社会普遍意义的,即一种比较表面的价值观评判,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与否),他们会因自己的不成功而极度羞耻,并极力地掩饰自认为不完美的部分。他们会期待经过不断的努力,成为理想化的自己。或者通过接近某个能够被他们理想化的对象,并且在幻想当中与这样的一个完美的对象融合,以此满足对自己的理想化期待。   ❷ 我是特别的, 我是最重要的   自恋者们会无意识的夸大自我的重要性。在他的领域或团体之内,由于他们的确投注了很大的精力,也可能的确取得了某些成就。但他们永远不会感到满足,且极度地无法承受失败。因此他们其实往往有着较高的焦虑水平。   为了获得“成功的光环”的感觉,自恋的人需要将心理能量都投注到自己身上、或者正在做的事情上,又或者是投注到别人怎么看自己这件事上,其本质上仍然是只关注自己。缺少对他人,对外部世界,甚至是对大自然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好奇,他们的内心是相对封闭的。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❸ 难以建立稳定的亲密关系   自恋的人会倾向于寻找和自己相似的人建立关系,或者和这个人身上的某些同自己相似的部分建立关系。心理学将这称作孪生移情。即,我把对方当成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一个人去喜欢,去接近,其本质上依然是在和自己在一起。但这样的关系不深刻也不真实,因为他并没有真正看到关系当中的另一个人,或者并不接纳这个人身上那些和自己不一样的部分。一旦这个关系中的另一个人让他觉得和自己不一样了,那么他也就会失去对这个人的兴趣。   对自恋者而言,建立稳定的亲密关系是有难度的。他们也需要恋爱、结婚、养育小孩,但关系的实质是:他们把这些重要的他人,当成自己的一部分外延来使用。在人际关系中,自恋者会无意识的对这些人实施一种剥削。越亲近的关系,这种无意识的剥削会越严重。他会把自己的想法与感受强加于他人,不把他人当成区别于自己的独立个体去对待,而是期待这些人对自己完全的顺从或保持一致。久而久之,关系中的另一个人就会感受到压抑、不舒服,被贬低,不被尊重。   ❹ 缺乏共情的能力   由难以建立稳定的亲密关系这一点可以发现,自恋者的另一个特质是:缺乏共情的能力,即站在他人的角度与立场上,去理解和体会他人的感受。譬如在一个男性自恋者的夫妻关系中,一旦妻子表达了对丈夫不一样的想法和感受,丈夫就会觉得难以理解。因为在他的逻辑里面,你跟我是一体的,你怎么可以和我不一样。妻子越努力的表达自己的想法,他就会越费解,他会完全听不到,或者是完全听不懂。     ❺ 易嫉妒   自恋的人非常容易忌妒,或是容易觉得别人在忌妒自己。拥有健康自恋的人在看到别人成功时,会认为你很好,我也可以好。我们只是不一样而已。但病理性自恋的人会无法忍受别人好,而自己不好。或者推己及人,当自己有所成就时,会觉得别人因此而不好,而嫉妒自己。这种特质极大的影响了他们建立起稳定的人际关系。   自恋的心理成因   有人认为,自恋型人格的人将那么多的心理能量都投注上自己身上,他是真的很爱自己!但实际上,自恋,并不等于爱自己。自恋者极力去追求的光环或肯定,并不是他们真正需要的东西。他们需要的是:在获得了“光环”之后,我就会成为值得被爱的人。实际上他们真正需要的,是无条件的爱。   为什么需要无条件的爱?这种无条件的爱的渴求,一般是基于早年的养育经历。这就涉及到自恋心理问题的成因。   我们人类婴儿在刚出生时是非常脆弱的,完全无法独立存活下去。因此,婴儿极度地需要母亲的喂养与照顾。这时,如果母亲给予足够好的回应与照顾,就能在婴儿的心理上形成一种安全感。当然,没有母亲是完美的,因此母亲在回应婴儿时,适度的挫折与不完美,也是可以的。总之,婴儿会感受到,我的需求是可以被妈妈满足的,有一些小的不如意也是OK的。所以呢,长大以后,我对外部世界有需要这件事,就不是那么可怕了。   但是,如果婴儿在生命早期被养育的过程中,被过度的满足了,即母亲竭尽所能的去满足他——这个在临床中观察到并不多,更多的是后一种情形,即:母亲过度缺乏对婴儿需求的及时回应。那么,这就会导致婴儿在生命早期的受挫感过于强烈,会无助绝望。但婴儿总是要活下去的,这时人类的心理就会发展出一种保护机制:创造、想象出一个完美母亲的存在。因为有这样一个完美母亲的存在,我的痛苦是可以被抚平的,我不会那么的绝望和难受。     又或者,这个婴儿发展出另一种心理上的自我防御机制:即他会慢慢地告诉自己,我对外部世界是没有需要的,我不需要任何人来照顾我,我已经足够强大,可以自给自足。当这种情况延伸到成年后,在亲密关系中,他们就很难真正地允许自己对另外一个人产生心理上的需要(或者将只能他人作为自己的一部分延伸去使用),相反地,他们把所有自己觉得可以依赖的东西,建立在他们能够去获得并掌控的外部物质世界上。   为什么要依赖于外部世界?因为把满足自己需求的希望寄托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是不可控的,是危险的。就像早期的婴儿,妈妈对他而言是一个完全不可控的对象,他很难再去重复承受这种失控的、绝望无助的感觉。所以他只能够把希望寄托在他自己可控的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只要我足够努力和强大,就会有人来爱我,我就不会那么脆弱,我就不会需要其他人了。     虽然自恋者已经发展出了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但实际上他的内在依旧是非常脆弱无助的。他希望可以有一个完美的母亲,并且这个母亲能满足自己所有需要的这样一种愿望是一直存在的。在成年之后,这种愿望可能会体现在亲密关系中。比如在心理上,他们内心的那个婴儿,就会把自己的配偶,甚至是自己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完美妈妈来要求,来期待:“我的所有的需要,你都要满足的!”这是一种他本人无法意识到的潜意识需求。   自恋可以被治疗吗?   那么,在咨询中,自恋可以被治疗吗?当然可以。   在心理咨询治疗的过程中,通过咨询师这样一面镜子,帮助这个人来体验心理世界的情感。我们需要看到,在自恋者的心理状态的背后,他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并加以足够多的理解、陪伴,和共情,让他慢慢的能够理解到自己的一种需要。而不是他表面上所认为、所追求的那些光环与荣耀,那些水中倒影。我们需要让自恋者慢慢的能够耐受内心的真实体验。这些体验可能是非常绝望的,悲伤的,荒凉的。也可能是很渴望的,但却得不到的。他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不够好,所以得不到回应。这个过程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因为这样一些很深的愿望是被压抑的非常之深,非常之久的。另外,也一定需要自恋者意识到自己有一些需要改变的地方, 这样才能有动力来进行咨询。     最后,我们需要记住的事,病理性自恋并不是无法理解的,也不应该被唾弃或贬低。他有很多东西是需要被理解的,他内心真正所渴望的是真正的爱。因此,我希望更多的人能明白什么是自恋,能够明白自恋的大致的成因,能够有机会对身边的——如果有这样问题的人——有更多的理解,甚至帮助。   问答   Q: 怎么才能够做给予孩子合适的回应的母亲?   A: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非常好的问题。可以专门做一个课程来讲。用最简短的话回答,就是你首先要成为有独立健康人格的自己。你所有的价值并不仅仅是通过母亲这样一个角色来获得的。你同时还需要有你自己,然后在这个前提下,有爱的能力,有健康的人格去照顾你的孩子。   Q: 如果身边有这样自恋的人来控制你,该如何拒绝他?   A: 如果这个人的自恋程度比较高的话,你试图与他的沟通,让他明白或者改变,那基本上是徒劳的。所以能够做的其实是,我们要尽可能的确立起自己作为独立个体的边界。自恋的人需要和他身边的亲近的人处于一种“融合”的状态。他不喜欢边界的存在,他会把把你的“自我”给吃掉了。你会感觉自我消融了,非常的不舒服,这时候你就需要去建立边界,从被他吞噬的状态当中脱离出来。你需要明白你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并且能够去拒绝和抵挡他。 这个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并不容易。临床当中,经常会遇到一种情况,就是自恋者和自己是亲子关系,且年龄还比较幼小。那么这是非常糟糕的一个情境,非常困难。因为你没有能力离开这样一段关系。如果是夫妻或者恋爱关系,至少你还有权利选择离开。   Q: 怎么样的自恋才适度啊?   A: 自恋作为一个人格维度,它是一个连续谱。当你感受不到其它人的需要,无法去体会别人的感觉的时候,这个时候你的自恋,就有一点病理性了,就不是适度的了。当你觉得自己很好,你不需要吞噬他人好的感觉,你觉得你自己好,别人也可以好,你们之间有边界的存在,那么这个时候的自恋就是适度的,健康的自恋。   作者陈小燕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特聘督导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成员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如果你或者身边的人因为病态的自恋带来了许多困扰和痛苦,可以考虑寻求咨询师的帮助,他们会帮助自恋者看到内心真正的需求。 点击下方图片查看咨询师详情👇

32678 阅读

改变自己真的很难吗?

你是不是很多次想要改变自己?然后开始了新的计划,坚持了一段时间,然后放弃。有时候你觉得改变自己很简单,只要我……就可以。更多的时候,你发现自己还是老样子。 在这个微课当中会讨论这样六个问题: 1. 促使我们做改变自己计划的原因有哪些 2.  设立一个长远的计划比较好吗? 3.  计划执行的过程中,我们是如何给自己评价和反馈的? 4.  对于计划完成不了,除了意志力不够坚定,还有哪些原因? 5.  如果计划内容达成了,我会如何评价自己呢? 6.  改变自己的计划是如何影响我们的自主感?

27434 参与

有边界感,是成年人最好的修养

小D今年28岁,他是一名公司职员,周围人对他的评价都是好相处,好共事,他自己也为此自豪,特别愿意当个好人。但今天他遇到了一些麻烦事......   早上: 这天,他比往常起得稍晚了一点,看了眼时间后,他赶忙起床,把隔壁房间同事叫醒。同事看了看手机,眉毛一皱:“怎么都这个点了,你不会早点叫醒我啊!”   小D刚到公司坐下,旁边工位同事就问小D:“咖啡呢?” 和原来小D忘了带每天要从楼下拿的咖啡,只能尴尬地说忘带了。   下午: 临到下班,有同事约了别人吃饭,问小D能不能帮忙处理一下业务,让他可以早点下班。   小D爽快地答应了,想着今晚反正没什么安排,回去也是休息。结果事情比他告诉小D的要多得多,当小D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小D感到一阵阵的气馁与疲惫,无力地趴在了自己的床上,想着:   “我一直想与人为善、热心助人,我也相信给予比获得更愉快,但为什么感觉我的生活就像一团乱麻?”   对小D来说,问题确实不出在这些善良的品格上,而是他的人际界线过于模糊了。     人际界线是什么?   我们在时间精力、情绪想法、财产物品等事务上有独特的规则,这些规则构成了我们的界线。   人际界线清晰的人,在他人打破了自己的规则时,敢于说“不”。   而人际界线模糊的人不清楚自己的规则,在他人越界,让自己感到不舒服时,很难表达坚定的拒绝,总是硬着头皮答应别人的请求,因为害怕冲突而无法说"不"。   以小D为例,面对同事不合理的指责时他总是忍让,被别人一个接一个的要求推着往前走,感到倦怠、压抑,总是感觉很委屈。   如果你对这种感受很有共鸣,那代表着,你需要学会建立自己的界线,懂得对不合理的事情表示拒绝。   课题分离:重建界线的第一步   建立界线的第一步,是分清自己和他人的事情,这在阿德勒心理学中,是被称为课题分离的重要事项。   区分课题的原则是:行为的后果由谁承担,就是谁的课题。   我们做自己尽力而为的事情即可,别人负责的事情,那是别人需要尽力而为的事情,以小D的案例来说:   起不起床是自己的事情,我没有必要为你自己不设闹钟,起床晚了负责 关于帮同事带咖啡的行为,帮带是情分,不帮带是本分,没有什么好尴尬的。 帮同事收尾,需要先满足自己对于休息的需求,所以不能替别人完成工作是合理的。   做好自己要做的事情,不试图去掌控并干预别人的课题,是一种心理发展成熟的表现。   我们要先满足自己的需求,实现自我成长后,才能更好地关怀其他人。   那些边界成熟的人,其实是更能关怀别人的人。      重建界线还需要做什么?   如果不高兴,就大声说出来 尊重自己的欲望、愿望、感受和目标 不要因为想要获得他人认可而随波逐流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需要勇气,重建界线时,对他人评价的恐惧以及对界线伤害到别人的恐惧会阻碍我们们去做出改变。   这种时候,我们需要一些技巧来帮助自己克服恐惧,比如:   1)列出边界清单:你的底线在哪里?     2)使用VAR (证实-坚持-强化)技巧,提升有效坚定感,让谈话不那么无情。   3)探究自己边界模糊的原因。   如果你也有类似的问题,不妨试着从不会拒绝、评价敏感、缺乏保护三个维度,剖析一下自己边界缺失的症状与原因,澄清对界线的迷思与误解。 试试用列表清单跟VAR技巧来帮自己建立更健康的边界吧!  

6715 阅读

你是如何毁掉自己的生活情趣的 | 漫画

  冯女士 /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4333 阅读

关于情感支持的心理学意义

  ​ “她相信我,所以我相信我自己”   前几天看到《跨界歌王》中,战狼2的女主角卢靖姗,邀请她的妹妹,一同上台和她合唱。   一曲唱完,主持人采访卢靖姗的妹妹:我们都说“长姐如母”,姐姐对你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感? “我姐姐非常非常疼我。 我小的时候,成绩很差,然后我都不知道我会不会毕业。 我那时候很伤心,我姐姐,她跟我说: 我赚回来的钱,8万块,我给你做学费,你去读国际学校。 那时候她19、20岁吧。”   卢靖姗解释说: “因为我们都是混血儿, 然后小时候,我妹妹就被欺负。 所以呢,我就跟她说, 既然不开心,你就转学吧。 然后当时我当模特,只能赚到7万8千块, 还剩2千块,然后怎么办呢? 我就把妈妈送给我的一个戒指,当了。 但是我没告诉我妈,因为她肯定会很生气。”   妹妹接着说: “就是因为我姐姐她相信我,后来我考了全部A。 我妈妈爸爸就说:what happened?发生什么事? 我说,她(姐姐)相信我啊。 她支持我,所以我相信我自己。” 我们都渴望来自家庭的情感支持,但也许,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     缺少情感支持的“问题儿童”   记得大学的时候去阿坝支教,当时五年级有一个男孩,坐教室最后一排,同去的老师提醒我说,这是个“问题儿童”,很皮,经常打班上的同学,你小心一点。   讲课时,我看他也在听课,于是点他起来回答问题。男孩很害羞,站起来,结结巴巴的说了几句,我夸他说得很好。他坐下,很高兴的样子,身体都端直了。   后来上课,我经常请他起来回答问题。   一天下课后,大家都在外面疯玩。我看到他一个人在教室打扫卫生。他们的卫生不是值日制。他似乎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什么。   我们常说的“问题儿童”,“网瘾少年”,其实并不是天生就有“问题”,他们是在被人长期的情感忽视的环境下,长成了这个样子。他们需要的只是被“看见”。   如果家人、老师,甚至他们身边任何一个人,能够给予他们足够多的关注和情感支持,那么,他们的“问题”也许会消失。   我们为什么需要情感支持?   一个人在小的时候,在学会了走路之后,就会去外面探索这个世界,在这个过程中,他可能会跌倒和受挫,那么就会跑回去寻求妈妈的安慰。   这时的妈妈充当了一个安全基地的角色,就像飞机回到了航母上充电一样,小孩会在妈妈的怀抱里充电。   如果妈妈在这个时候抱抱他,安抚他,那么等他情绪平静之后,又可能就会继续的到外面去探索更大更远的世界。有安全基地保护的孩子,会变得越来越勇敢和自信。   相反,如果妈妈在这个时候,无法给孩子提供这个安全基地的功能,比如妈妈本身就是焦虑的,抑郁的,冷漠的,或者忙碌的,那么孩子的情感需要可能就会被忽视。   孩子会觉得无助,只能自己解决问题,TA可能就会退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变得封闭,或是从其他地方寻找安慰,比如游戏。   在长大之后,这样的孩子也更容易产生各种心理问题:不自信,没安全感,总是心里感觉“空”,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在他们的内心,有种深深的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的感觉。   因为他们的情绪从未被看到过。     情感支持的三个步骤   一个人无论长多大,对于安全基地的需要依然是存在的。当我们受了挫,我们依然希望可以回到安全基地,复原和疗伤。   而这个时候,安全基地变成了我们的伴侣,朋友,甚至心理咨询师。   我们经常会看到两个人谈恋爱,一方受挫了,向另外一方寻求安慰,但是安慰的一方,却往往给对方讲“大道理”,用理性去分析和“教育”伴侣。 你怎么那么笨啊。 你怎么这都不会做? 你应该这样……  结果被教育的一方受不了了说,“我不想听这些”。   那TA想听的是什么呢?   他想听的,是安慰和理解,而不是再教育。他们无法去行动,是因为他们的情绪被堵住了,这个时候,你只要去疏导他们的情绪就可以了。而疏导的方式,就是情感支持。   那情感支持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1. 看到,确证(Validate)TA的情绪。   当TA产生情绪,或是表达情绪了,你不能视而不见,而是要去确证TA的情绪。   确证TA的情绪意味着,承认TA情绪的存在是合理的,理解TA情绪的产生是有原因的。而不是简单的说“不要哭,要坚强”这样的话。   我们可以设身处地的去想,如果是我们自己,遇到类似的情况,会有什么样的感受,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TA的情绪和感受。   2. 包容TA的情绪   心理学家比昂提出了心理学上“容器”的概念,他认为,如果我们能作为一个大的容器去涵容另一个人的情绪,接住TA的眼泪,悲伤,无力,甚至是攻击。   当我们能够共情的去理解TA的情绪,承受住TA的情绪带给你的焦虑,而不是抽身离开,或是攻击回去,那么,这对TA来说,就是有建设性的。   即使有时候对方表达出的是攻击,但也许在TA暴怒的外表下,隐藏的是无法言说的脆弱,你需要去看到这部分脆弱。   3. 探讨,给予支持和鼓励   探讨建立在理解和包容之上。   你们可以一起去谈一谈,TA到底怎么了。在这个过程中,不指责,不控制。   在探讨的过程中,更多去发现和理解TA的心理需要,看看有没有办法可以满足TA的需要,你可以去共情的安慰TA,也可以和TA一起去讨论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这个阶段,你的鼓励和支持,可以帮助TA度过这个脆弱的阶段。   当一个人的情绪被看到,被确证,感到被支持,你要相信,TA自己就有复原的能力,能够更有力量的去面对这个世界。   所以,当我们身边的人向我们寻求情感支持时,不要吝啬去给予。而当你自己需要情感支持时,也不要害怕去寻求。    情感支持让人和人之间产生连接,这也是人,能够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度,而区别于机器的意义。

7496 阅读

无所谓对错,别急

  人长大大概是个理想化不断破灭的过程。听起来令人难过,比如,你慢慢知道,王子和公主历经艰难,最后其实并未过上童话里的生活,不过是柴米油盐,生儿育女,还要为了买几平米的房子,孩子怎么教育,生老病死,困倦争吵。   这世上,所谓“美好”,大抵是很少存在的。 前段时间我很烦躁的时候,我妈给我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故事说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在蛇的诱惑下,偷食了禁果。于是人有了羞耻心和好坏之分。上帝于是罚男人永生劳动,女人要忍受十月怀胎之苦,蛇只能用腹部行走。“所以啊,你来这世上,本来就是来赎罪的”。 这是你来的本来目的。其实原本圣经早早就告诉了人这个道理。     刚开始做心理咨询的时候,我还是个小丫头。像每个渴望成为好咨询师的人一样,我认真、负责任,睁大眼睛,去看来访者所谓“症状”。像插花一样,渴望将枝条剪得整齐,将颜色搭配地好看。我认真地和来访者说每一句话,渴望Make things right。比如…你看,你可以这样,你可以那样,你这么做,其实会伤害自己,你换个方式。 大抵是因为夏娃也咬了那苹果,我心里面,“对错”、“好坏”是如此清晰。我对我自己同样苛刻,不要说错话,不要用错力,不要做超越范畴的事情。以至于手脚捆绑。 后来我去见督导。督导说:   一个咨询师,当你一直用力不犯错误,所谓“一直正确”,正是最大的“错误”。 动力学的治疗里面,治疗师有一个原则,叫先follow,跳出来观察,再用它来工作。   所谓follow,是治疗师允许自己跟随自己(的感受)来作反应(来访者的客体能够在咨询关系中投射出来,而咨询师的放松,也能够让自己被来访者激活的那一部分展现在咨询室内)。而治疗师要保留一只眼睛,来观察这期间的动力和“移情”,而利用此中有意义的部分,和来访者工作。 而当咨询师自己紧张兮兮绝不犯错,来访者无法放松下来,所谓“客体”无法登场,治疗师自己的阻抗使得自己无法在治疗关系中发生作用,而治疗便无所谓进行下去。用力过猛,治疗便变成鸡汤式的创可贴罢了。 好在,督导每次总说:   你这样也蛮好,我年轻的时候也这样,没事。 好像跑题了。其实我原本是打算说,这世上其实并无“好坏”之分。因为人和人,说穿了不过一样:   各有各的挣扎苦痛,各有各的幸福甜蜜。 做咨询久了,我慢慢不再想要改变来访者。因为即便是“症状”,也往往都有其存在的意义。所谓“依赖”也好,“苛责自己”也罢,亦或是抑郁强迫,其实不那么紧要。 因为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症状”,无非有人“症状”消失得更快一些,有人“症状”消失得更慢一些,而有很多很多人…几乎每个人,至入坟墓,也都身怀着这样那样的症状。 而这些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在生活,也都过了“差不多”的人生。 所以,咨询师提一些具体的建议,比如,你换一个思维方式。或者你在网上看到咨询师写了名言警句,说,你要积极向上,你要学会无条件的爱,等等诸如此类(遍地都是)。这些不过是理想状态。就像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事实上,如果你就是还做不到所谓“积极思维”,就是还没学会“无条件接纳”。没关系,因为你必然有不能积极思维的原因,必然还有不能无条件接纳的动机。 更何况本来,纠结并非坏处,混沌也非所谓“不好”。这世界上的人,过得“糟糕”是常态,过得“还行”就很少了,如果能够过得“很好”,那千真万确是偶然的事情。 别要求自己不难过、不糟糕。混沌、糟糕也是种状态。而状态的本质是:它总会变化的。别急。   「yeah ~ that's me」  

19905 阅读

办公室友情潜规则|你越界了吗?

        自从工作之后,我发现:想和同事交个朋友实在太难了。   哪怕身为咨询师,也会面对这样的烦恼。日复一日、两点一线的生活,让我的朋友圈基本=同事+同学。身边兜兜转转无非就这么几个人,想要和谁说点心里话,真是不容易找到倾诉对象。   同学倒还好,毕竟大家在不同的岗位上,天各一方,偶尔互相吐吐槽、支支招,没有什么压力可言。而同事可就不一样了。和同事倾诉,需要考虑的因素太多:   平级之间的竞争关系; 上下级之间权力关系不平等; 聊工作显得无趣,聊生活似乎又太过亲密; 不能无所顾忌地抱怨领导、吐槽同事、诉说烦恼……   我们今天就来聊聊,如果你想和同事做朋友,要注意哪些问题?           “我也想跟她交朋友,但总有一些阻碍”   在工作中,我需要管理一支兼职咨询师团队。团队里有一位与我年龄相仿的女咨询师,偶尔会跟我一起吃工作餐,或者在咨询间隙聊聊日常生活。于是我们渐渐熟络起来。 有一天,她做完咨询,突然跑到我办公室来拉着我的手,认真地看着我,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   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她要说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结果她语无伦次地说:很想跟我做朋友,但不知要怎么做朋友。   我可能在某一个时刻,也想要和她发展更加亲密的友谊,却总在这个念头浮现出来之后,搁置一边不了了之——或压制或忽略,然后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分明的同事关系。   可见,对于“如何成为朋友?成为怎么样的朋友?”这个议题有困惑的,不仅仅是她,更是我自己。   我开始想:为什么我们没办法做更进一步的朋友?在职场中,是什么阻碍了同事之间友谊的进一步发展?     1)令人畏惧的权力关系不平等   每个人在工作中都有不同的角色、身份。   比如,在我和兼职咨询师的交往中,我更像一个“管理者”——这让我们之间有了一层天然的隔膜。我们都需要在对方面前建立良好的形象:称职、有能力、积极向上。我们需要彼此信任、尊重、支持。   所以,我们也不太可能尽情与对方吐槽工作的种种不顺利,谈论哪个机构工资高,最近自己有什么伤心事,表现出自己内心脆弱的一面。    BY MODERN TREKKER   2)无法展现自我的羞怯   我们常常会在与人交往的时候感到焦虑和拘谨,担心对方对自己的评价,在交谈的时候觉得自己笨嘴拙舌。   我想到,自己第一次和兼职咨询师们见面的时候,让大家围成一圈进行自我介绍。包括我在内,每个人的介绍都非常简短。在自由提问时间,突然袭来的安静则令人局促不安。   当我们因为担心别人的看法,害怕别人的指责,怀疑自我的能力,而在社交中表现出紧张不安、寡言少语、小心翼翼的时候,与人交往会变得更加困难——这些情况在与同事的交往中会更加凸显,而这恰恰会给人留下负面印象。   如果在最初的交往中被同事贴上了“怯懦”、“羞涩”、“寡言”的标签,那么在随后的社交中会让情况变得更加严重。   3)消极的孤独者   有时候我们会因为没有亲密朋友而感到不满和苦恼——这几乎是每个职场新人,每个进入新环境的人都会遇到的情况。   工作常常让一些人感觉孤独,而孤独本身又催生了消极情绪——比如敷衍的处事方式、愤世嫉俗的观点、微弱的自我表露、毫无意义的谈话,这些行为都可能会推开本来对我们有好感的人。   易孤独的人在与同事相处时,更多体验到的是冲突与怀疑,而不是支持与关爱。他们往往会不断探查同事喜欢、接纳自己的可能,但如果得到保障,又会质疑其真实性——这种循环,会将那些原本有意交友的同事都推开。       与对方一起,为“朋友”设立边界     以上情况要如何克服呢?如何让自己放松下来,真正发展与同事的友谊?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什么是朋友。心理学家曾经为“真正的朋友”写过5条“友谊契约”:   提供情感支持 信任对方并互相倾诉 给予真诚的建议 困难的时候能帮一把 容忍对方的朋友(哪怕是让人讨厌的人)   而同事则是共同利益体,是为了同一个目标或愿景携手奋进的人。我们其实不难与同事建立起信任、支持、友好的关系。但问题在于,如何“更进一步”?       BY OHHAPPYDAY   1)脱离表面的闲聊,找一个可以深入的话题   遗憾的是,我们大多数人在工作中没有亲密的朋友。皮尤和美国生活项目(American Life Project)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12%的受访者与职业生涯中的人关系密切。   在职场的闲暇时间,人们总是倾向于聊周末剧、食物和明星八卦——这些话题距离工作更远,也更安全。但是,如果你跟同事的交流,总是止于闲聊,那么你们大概率没有发展友谊的机会。   如果你想进一步发展友谊,可以从一个值得深入交流的话题开始。比如:兴趣爱好、冷知识、过去有趣的旅行经历等等。     2)发出一份工作餐/咖啡邀约   我们所处的环境一直在变化,有可能在某一天邀请对方吃个晚饭是个很好的机会,但过后又不是了。   邀请同事共进午餐或喝杯咖啡休息是一个很好的出发点,双方都不应该感到尴尬——这是一种自然的联系方式,可以在更私人的层面上认识某人,但仍处于专业环境中,这样对方就不会措手不及。   不过,也许对方更愿意把交流限定在特定的场合。我们需要在不断评估如何发展这段友谊,学会分辨什么哪些情况可以让我们舒服自在。       BY YELLOW.COM.AU   我们也可以更进一步讨论友谊的目标。比如:自己想要从这段友谊中获得什么?能够为了这段友谊付出什么?想要这段关系有多亲密?生活中的哪些部分是需要保留隐私的?哪些期待是现实的,哪些不是?   一旦确定了对于友谊的目标,就可以相应地调整行动,比如:是否在下班后见面喝茶聊天,是否邀请对方到自己的家里坐坐。     3)开诚布公地谈谈你们对于友谊的理解   从一开始就设立健康的边界,反而会让你们“更进一步”。对于想要成为好朋友的同事,更需要明确界限问题:应该邀请对方进入到自己生活中的其他领域,还是只在特定的场合中见面?比如:   你介意将我们中午一起吃饭的事,告诉别的同事吗? 对于工作中交的朋友,你有哪些顾虑? 在你看来,什么样的同事可以算朋友?   友谊的边界是由双方共同设立的。当你打算和对方保持距离的时候,对方心里可能也在盘算着同样的事情。我们可能会对别人的“入侵”极为敏锐,却对自己的“进攻”毫无意识。比如:你如果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工作计划,那你也不应该去问他。   因此,当你想探讨“友谊”,大可把事情摆上桌。创造一个互诉的机会,也有可能将彼此的关系拓展到新的层面。   好啦,现在我要去约兼职咨询师吃个饭啦!   作者:蓝音乔 “简单心理签约咨询师 浴室首席歌手,云养猫VVVIP客户 保温杯里泡薄荷的养生朋克” 编辑:江湖边  

6044 阅读

“好想爱这个世界啊” | 漫画

华晨宇发布了单曲《好想爱这个世界啊》,他说这是一首讲关于抑郁症的歌曲。小编第一时间就流着泪单曲循环了,从事心理行业多年,深知身边人对于抑郁的误解,才是对抑郁者最残忍的事。当一个人深陷抑郁,却得不到足够的尊重了解,这往往更具伤害性。 非常感恩《好想爱这个世界啊》这首歌,画面那么真实,声音直戳心底,跟着旋律,有东西在心里窜,有压抑的东西要喷薄而出……愿每个人都身处阳光中,也不吝为他人拨开阴霾,愿世界填满色彩。 简单心理治愈系大使猫狗用自己的方式为《好想爱这个世界啊》应援。 常常收到很多朋友反馈说,自己不仅深受抑郁困扰,更深受“不被周围人理解”的困扰:有人被工作逼出抑郁,却被同事在工作场合说他“装病”。有人和朋友求助,却被朋友说:“你别再说你痛苦了,我们也很痛苦好不好”。也有人,明明被确诊了“中度抑郁症”,拿着检查结果到父母面前,父母却说:你这个结果是骗我的,我们不信。这真的令人心疼。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显示,全球超过3亿人受到抑郁症的困扰,约占全球人口的4.3%。中国抑郁症病例占全国人口的4.2%。身边人对于抑郁的误解,才是对抑郁者最残忍的事。当一个人深陷抑郁,却得不到足够的尊重了解,这往往更具伤害性。   当然,和抑郁者相处的过程往往也并不顺利。如果在陪伴抑郁症亲友时,遇到对方的攻击,请尽量不要把它当成是针对你个人的。他们不讨厌你,也不恨你,他们只是在那个瞬间决了堤,而你是离他最近的那块山林。如果你能保持冷静,就希望你可以继续尽你所能去爱、去支持你在乎的人。如果你在这个尽力的过程中,自己也陷入抑郁情绪,没关系,这也很正常。抑郁症陪护者因长期提供看护服务而产生轻度或严重的抑郁症的情形,并非罕见。 为了更好地陪护,每一个陪护人员都需要明白一点,那就是先照顾好自己。   愿每个人都能获得幸福。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13041 阅读

简里里:人为什么会有痛苦的感受?

晚上好 我是简里里 又到了今天的晚安时间,今天我想讲一下人的痛苦感 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心理学家叫做阿尔伯特.埃利斯 他曾经说过,人的痛苦大多数来源于三种信念: 第一种就是我必须把事情做得特别好 我必须得到表扬 否则的话我就很烂 第二就是别人必须喜欢我必须对我好或者对我很公平 否则的话我就感觉很糟糕 第三就是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必须是容易的 一切都必须和我想的一样,否则就糟透了 你仔细想一下 其实你人生中遇到的所有的痛苦感都和这三个非常理想化的信念有关 然而成长其实就是一个理想化破碎的过程 如果你越早能够看清楚也能够接纳下面的这些事实 第一就是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事情你是做不好的 即便你做得好,也不一定会得到别人的认可 第二是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永远都不会喜欢你, 也不一定会对你好 第三就是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事情都不容易 也不会和你想象的一样 如果你能早早的学会面对失望和求而不得的这种感受 其实是人生的大幸 这样你就早早的有机会能够把自己的幸福感建立在向内探寻的基础之上 而不再依赖于外部他人的不稳定的评价,你能够决定你自己的感受 这个也是一个人心理独立的开端 祝你早早学会如何处理失望的感受,如何面对不完美的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的世界 祝你幸福 我是简里里 晚安:)

4385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