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块冰西瓜吧,帮你切好了”

简单心理 MYTHERAPIST 上周四,我们征集了「想对抑郁症患者说的话」,后台收到了非常多治愈的回复。   我们希望借此让正在受抑郁困扰的人知道,你们并不是在黑暗里踽踽独行,有许多人曾经或者正在经历类似的痛苦,也有许多人愿意一直陪在你身边。     「如果痛苦的话,就不要努力了」   1. 如果感到累的话,不努力也是可以的。不要急于强求自己找到隧道的出囗,黑暗中我们一直在你身旁陪着。 @ choi 2. 不要想着说对自己狠一点。自我冲突,自我对抗只能使情形越来越糟糕。 @ Nostalgia@hu   3. 够了,你做的够多了。不用那么努力地想要好起来也没问题。 @ 稻可道非常稻   4. 我想得了抑郁症就是告诉你:你要开始学会照顾“自己”了,像你照顾其他人一样照顾自己。   可能你要过着一段看起来不靠谱的日子。焦虑、害怕、受挫、彷徨、痛苦…… 难以诉说,也难以表达,感受汹涌澎湃地拍在你身上,甚至快要倒下了。   那就让自己躺下,就像你在海边的沙滩上躺着,什么也不做。这样情绪的波涛涌来时,它会浸湿你全身然后退去的。   也许它一次次得袭来,让你手足无措。可是当你想要站立起来时,它能浸湿的就只是你的双脚了。 @ dot     「不要听信魔鬼的谎言」   5. 有时候也许大脑会骗你,会有一种想法说自己就是家人的累赘,其实我爱的人也没有那么在乎我,如果我死了他们会过得更好……   不!要!相!信!它!就只管不要相信它就好了。 @ 孙婕   6. 这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 @ 吴瑾   7. 魔鬼有两个谎言,一是“你不值得好的”,二是“你不可以告诉其他人”。我也不知道如何永远快乐,我知道在痛苦的间隙幸福是很难的。   抓住那些渺小的幸福,也许有片树叶绿的让你觉得很特别;也许有一只夏眠的蜗牛停在栏杆上;也许你会焦虑它会不会掉下来……   但是啊,它很好,你也会的。 @ 阿敏   8. 抑郁就像自己被两条狗困住。白狗总是告诉你,这个世间多么美好,你应该多多去发现美好的事物。   与此同时,你也被一条黑狗跟随着。它总是会在很多时刻跳出来告诉你,你不值得拥有美好的一切,他总是会告诉你这个世界是无光的。   于是你挣扎着,想要摆脱黑狗,只和白狗待在一起,但是你越挣扎,发现黑狗离你越近。   总有一天,你不再在意黑狗给你说了些什么,甚至已经习惯了黑狗在你身边。你会发现,其实你已经变成另外一副模样了。 @ 蜘蛛女侠     「你从不是一座孤岛」   9. 我男朋友对重度抑郁的我说过的话:我说我不喜欢生活,他说没关系,我喜欢他就好了,他替我喜欢生活,然后让生活善待我。 我说我丧失了享受生活的能力,他说没关系。他把快乐的事过两遍,一遍给他,一遍给我。 我在抑郁的第三年才遇到他,所以希望抑郁的你不要绝望,你也会等到那个把你拉出黑夜的人。 哪怕没等到也没关系,你的痛苦,有很多人感同身受,我们正在一起经历着这些痛苦。 @ fifi   10. 一直觉得罗琳笔下的摄魂怪非常形象地描述了抑郁症。 驱赶摄魂怪的咒语是「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它的要义或许正是守护陪伴吧。 @ JC_Onpro   11. 什么都不说。当我们出于真心时,专注地聆听也许是彼此能给予对方最好的东西。很多时候,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比理解更可贵。 @ Louise李昱颖   12. 陪你把沿路感想活出了答案,陪你把独自孤单变成了勇敢,我将在你身旁,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 小蜻蜓   13. 我无法走到你内心深处的世界里面去,所以便也无法体会其中的晴雨四季。但我愿意在出口处等你。   当你穿过那条狭长的隧道,在光熄灭的时候,让我牵着你的手,继续往前走。 @ 肖琳琳Nikki   14. 我可能不懂你为什么会不开心。但是我希望你知道,当你需要的时候,我一直在这儿。   当你不需要时,我也仍然在这儿。不管你是好,是坏,我都在这儿陪着你,在你身边。 @ 徐良局   15. 也许我不能完全理解你的经历和感受,但如果你想说出来,我一定会认真听,如果你沉默不语,我也会始终在你身边。 @ RRed     「没关系,成为不了理想中的自己,就成为自己 」 @Y   16. 如果悲伤,就请给自己足够悲伤的时间,释放自己的情绪并不是一件错误的事情。 @ 想改名叫徐小炸的徐小妹   17. people make mistake,更何况悲伤不是错,难过不是罪,你要相信自己可以又丧又美丽地活下去。 @ (๑ºั╰╯ºั๑)   18. 要说天气很棒阳光明媚是件开心的事,那也只是被多数人这么定义而已,但是多数人并不能代表所有人啊。   如果你和多数人的感觉不一样,那就不一样吧!丧丧的也可以噢!接纳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的你,才会是快乐的。 @ 黎小哥    19. 你可以害怕,也可以恐惧,也许短时间内你无法完全摆脱糟糕的情绪,但你别讨厌这样的自己。允许自己带着这些情绪慢慢走,别急。 @ Tajabone   20. 不要因为任何人的任何评价,否定真实的自己。 @ 久远之叶   21. 其实每个人都有悲伤的时候,毫无理由又毫无征兆。尝试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有缺点的自己。试着偷个懒,给大脑放个假。接纳自己的躲避,颓废,甚至无为。   你还是原来的那个你,只是需要一段时间重整旗鼓而已。 @ 小胖婷       22. 不用因为别人对你的好,而理所当然觉得自己应该高高兴兴。他们对你的好,是想你慢慢好起来。   嘿,听过吧:“趟出这片枯寂,就趟过生长”。这个世界在很认真的爱你,所以,希望你更爱自己,更爱世界。 @ 匿名   23. 情况或许不会更好,甚至变得更糟,只愿你能心平气和地接受自己。无论是笑容还是眼泪,和自己和解。 @ 给我6元早餐券我能吃掉整个地球   24.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和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其中有些人就是很难会快乐起来,很容易就变得难过,比如你我。   在这个人人崇尚正能量的时代,我们显得那么格格不入。自身的期待,外在的压力,对爱自己的人所怀的愧疚,有时会让我们觉得绝望又恐惧,想过离去,但最后还是决定勇敢地活下来。   我们承受着大部分人永远也无法体会到的痛苦,尽量体面地生活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所以,真的不要再对自己那么严苛,不要再讨厌自己,不要再让已经负重很多的她竟连自己的善意都感觉不到。   没有人能保证未来会变好,未来也不是非要变好。只要在活着的时间,一点一点学着善待自己,鼓励自己,珍惜偶尔的快乐,努力去做一些具体的事,专注当下,真的就很棒了。 @ Ericaོ   25. 吃块冰西瓜吧!帮你切好了,用叉子吃,不用啃,不会把手弄的黏黏的。 @ Melody🚿锂   26. 一起去吃冰吧。 @ 阿水   27. 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给个拥抱吧。Always be with you.  @ 戈弋   28. 不知道做些什么才能帮到你,大概你也不想听什么安慰人的话。我知道你很难过,你想说的我都听着。你需要个拥抱或者肩膀,我都在。 @ 小刘ccc     29. 情绪的产生没有对错,每种情绪都是生而为人的体验,都在提醒着我们是否有些需求未被满足,是否有些事想要去捍卫等等。    而当你尝试去压抑掩饰否认情绪,本质上是对自己的不接纳。我心疼得想抱抱你,也希望你也抱抱自己内在的那个小孩。 @ 马小小   30. 每个人都有悲伤打不起精神的时候,只是这次特别长而已。没什么的,天总会亮的,总有一天你又会精神奕奕的。不管是低谷还是高潮是的你,都是一样美好的。 @ Do&To   31. 你只是生了一个小毛病,不是你的错。错在某一天刮风下雨,你受凉感冒,感冒总会好的。不要急,感冒总会慢慢好,总要慢慢好。 @ Serena     最后想分享一首歌给大家,是李夏的《大象》。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叫:“普通人能理解抑郁症患者的痛苦吗?”几乎所有抑郁症患者都在表达同一个观点:不能、永远不能。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放弃了寻求理解。 李夏的这首歌当时就是为了那些看上去很平静,但是内心充满了痛苦和挣扎,却又不愿意开口和别人诉说的抑郁症患者们所创作的。 大象是一种安静而沉缓,但内心又很敏感的动物,我们在看大象的时候,总觉得它们想要诉说什么,却又无从开口。 也许它们和很多身患抑郁的人一样,觉得自己说了也没用,没人能理解的,而开口之时只是响彻云霄的哀嚎。 然而,最敏感的恰恰是无法清楚形容的,最恐惧的可能是别人感受不到的,这首歌仿佛在跟那些无法和自己相处的抑郁症患者们说:   所有的形容不了和感受不到, 都不是你们的错。   希望这篇推送能给你一丝温暖,希望有一天,你能找到与抑郁相处的最佳方式,然后重新开始爱上这个世界。   晚一点也没关系。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57026 阅读

熟悉的旧情感一遍一遍地侵袭

文| 简里里  简单心理创始人 去年圣诞节的前一天,我自己有个火烧屁股的急事要找美国的朋友帮忙。我在万年没有更新的脸书上吼叫了一嗓子问有谁在城里,两年没有联系过的Adam给我打了电话过来。他说没问题,我明天开车替你去跑一趟。 大过年举家团圆的时候,他却自己开车跑去一个没什么人烟的小城镇。这让我为此觉得愧疚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直到我一个朋友跟我讲:“天啊,如果是我,‘ 过年’压力这么大的事情,我巴不得有人把我从火坑中解救出去!” 终于有了一个借口,从亲戚朋友和不得不参加的聚会中脱身出去,你长长、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我妈经常形容我回家之后变成一根“软面条”。我以各种姿态摊在卧室的床上,客厅的沙发上,餐厅的椅子里。这经常使她气恼,说她搞不明白我自己这么多年在外,究竟能不能生活自理。 我也不明白……或者,其实我是知道的。我每次回到我爸妈的家,回到我的姥姥家,回到我的奶奶家,回到我的三大姑八大姨家,我都在看不见的力量之下,变成一个不同的、特定的形态。 我再次被放置在已经存在多年的眼光和情感之下,我忙着对每一个熟悉的情境做出我最原始的反应。 比如在我爸妈家,我是个懒蛋,于是我在家越来越懒。我在姥姥家,是令人发愁的工作狂、大龄女,我没有什么耐心,不爱说话;我在奶奶家,是还不错的我自己,管别人怎么看我呢反正有人爱我;在张阿姨那里我是别人家的孩子,我装模作样缄口不语;在刘叔叔那里,我是个上进的好青年,问东问西;在朋友之中,我有时候是妹妹,有时候是敌人,有时候是亲密朋友。 简直就像你每天醒来,穿上一身新的盔甲,走上不同战场。熟悉的旧情感一遍一遍地侵袭和重新刷新。 直到过年结束,在回北京的火车上,你一层、一层地剥掉身上颜色,将它们压在你的皮肤下面。穿上你自在的衣服,回到你的疆土。 “欢欢喜喜过大年”。 你坐的火车、去的超市、面馆、步行的街道、夜市摊,那些廉价的广播从四面八方洋溢出来。它们像张大网,把你黏在“过年”的这张大红色的蜘蛛网上。旧的时光过去,新的一年开始,大家终于团聚,你应当欢欢喜喜。 嗯?谁欢欢喜喜?你才欢欢喜喜。你们全家都欢欢喜喜。 事实上,家庭像一个陈旧的、固着的戏剧,每个人在家庭之中都扮演着固定的角色。有人是拯救者,有人是稳定剂,有人心甘情愿去牺牲,有人是家庭创伤的症状出口。你回到那个老套的情境之中,不自觉地扮演相似的角色,直到你准备开始变化。 变化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你清醒地知道什么样的变化能够使生活变得更好,可那终究抵不过旧的伤痛让人身体上感觉安全——那个伤痛的位置和姿势,我是如此熟悉,也如此擅长,就让我再多呆一会儿。 身体的感受最忠实。它从不去相信它从未体验过的事情。 所以你不高兴,拖延回家的时间,焦虑烦躁是正常的。有无数个人和你一样。好消息是,每一次的重聚都是一次试探, 你每一次都能看见你自己似乎有一些变化。有时候真的发出了以前从未发出的声音,有时候做得更像自己一些,有时候更偏离一些。 都没关系。它们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而当你鼓足勇气开始哪怕一丁点的变化:你会发现,那些陈旧的、你以为再也不能够更改的庞然大物——你的家庭,有的时候也会脱下他们的厚重外罩,呼一口气,换一个姿势。 有时候青蛙变王子,有时候沧海变桑田。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9199 阅读

精神科视角下的强迫症

分享嘉宾:刘文娟 简单心理精神科顾问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理医学科 精神科主治医师 复旦大学医学院精神病与精神卫生学硕士 2007年-2009年于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急重症病房住院医生 2009年至今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理医学科主治医师 相对于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并不被大家熟知, 但是作为一种常见的精神障碍,我们身边有很多人在遭受强迫症带来的痛苦,却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帮助。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强迫症,让我们更容易去识别它,也学会如何去应对和得到更有效的帮助。 1.强迫症就是“洁癖”吗?会有哪些症状表现? 2.强迫症如何诊断?日常强迫行为和强迫症如何区别? 3.强迫症有哪些治疗方法?该如何选择? 4.强迫症患者有哪些认知模式? 5.药物治疗的好处和可能的副作用?

24944 参与

心理咨询视角下的强迫症

当认识到自己或者家人朋友的心理行为问题是强迫症后,我们该怎么办?在本次微课中,我会从心理治疗的角度让大家对强迫症的认识和应对有更多的了解。 1.强迫症的心理学解释 2.强迫症可以治愈吗? 3.如何选择心理咨询流派 4.心理治疗是如何帮助来访者的? 5.如果我自己有强迫症,该怎么办? 6.如果家人朋友患有强迫症,我该怎么办?

29171 参与

简单心理请你免费看电影!

简单心理携手电影《神奇女侠1984》来给简心er们送福利啦!     魔幻的这一年即将过去,感谢你神力不凡走过2020。 参与「简单心理x神奇女侠」主题互动,赢《神奇女侠1984》影票&电影周边~       看直播赢电影票   12月18日(周五)晚8点,相约简单心理app,来看“神奇女侠进阶之路”,直播间将抽送10张电影票。  查看直播回放👉进入直播间     参与微博互动 多重好礼不间断   12月16日起,参与@简单心理、@简里里、@猫和狗的生活哲学 微博互动,机会多多,奖品多多!影票、周边统统带回家!   @简单心理   开奖时间:12月19日(周六)  戳👉这里直达    @简里里   开奖时间:12月23日(周三) 戳👉这里直达    @猫和狗的生活哲学    开奖时间:12月24日(周四) 戳👉这里直达      看好文享好礼   12月19日,参与「简单心理」微信公众号互动,看好文章赢免费电影票。    

2140 阅读

如何改变内心的不安全感?

7758 观看

心理咨询不是奇迹,咨询师也不是魔法师

常有来访者问我:“我都做了XX次咨询了,为什么还不好?!”这个XX,有时是3、4次,有时是7、8次,有时是十来次。 我会问他:“你觉得怎么样才能好啊?” 他通常这时会一脸迷茫的样子说;“我怎么知道啊?” 我说,“那你是因为什么来咨询的啊?” 这时他就可以表达出很多原因了。来咨询的原因非常充分,生活中的痛苦、困扰,每个人和每个人都不一样。 我说:“所以你是想要解决那些痛苦和困扰,对吗?” 他说:“对啊!不然我来做咨询干什么?” 我会接着问:“那你觉得我们已经有的这几次咨询过程,发生了什么啊?” 他说:“我告诉你我的事情,你问了我一些问题,我回答了你的问题。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我接着问:“都告诉我之后呢?” 他说:“可是我现在还是没好啊。” 我笑着说:“原来都告诉我就可以好啊。”这当然是句玩笑话,所以我接着问:“那你期望我在咨询过程中施展哪些魔法呢?” 这时他大概就知道了我想表达的意思,觉察到了他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咨询师像魔法师一样一挥仙女棒,一切烦恼都消失了”。 其实在与每个来访者工作的初始评估阶段(头1-4次),我都会给来访者大概介绍一下心理咨询是怎样工作的。很肯定的一点是,咨询过程绝不是来访者说给咨询师听,然后duang地一下子,奇迹发生了的过程。     那么咨询过程是怎样的呢?   诉说与倾听 首先,来访者自然会描述他来咨询的原因——必然是他感到痛苦或者困扰的地方。咨询师也肯定会花很长的时间倾听。如果不花足够长的时间倾听的话,怎么可以做到理解来访者呢?人性是非常复杂的,想要理解一个人,绝非像看诊断手册那样,简单把一个人归类到强迫症、焦虑障碍或者人格障碍就完成了。 咨询师对来访者的理解,不仅仅是认知上的理解,还会有非常多情感的卷入。只有投入很多情感,有了情感上的连接,才可能真的理解这个人。所以有的来访者会期望在寥寥几次的咨询后,咨询师就可以对他的问题有个非常清晰的认识和理解,这其实也是不可能的。 有的来访者会幻想咨询师可以记住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这实际上也是不现实的期望。咨询师专业的训练并不能使他们突破人类记忆的局限性,记住来访者说过的每一句话。 认知行为治疗师是怎么干预的? 在CBT(认知行为治疗)这样的更聚焦于症状缓解的治疗方法中,治疗师会提供一些问题解决的策略,比如对抑郁症患者的行为激活计划,比如对焦虑障碍和强迫障碍患者的逐级暴露计划,比如对拖延症人群的时间管理建议等。但是,但是,但是,(重要的事情强调三遍)如果来访者不积极参与到这些治疗策略中,这些策略不会有任何的效果。 下面我举一个例子。 A女士,一位抑郁非常严重的患者,感觉到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动力。当她寻求治疗时,她几乎不能工作,每天的活动几乎仅限于在家里躺着,并同时怨恨自己不去做任何需要她做的事情(工作、家务等)。A女士在寻求治疗时就明确声明自己需要认知行为治疗,因为上一位治疗师是心理动力学治疗师,而她觉得与前治疗师进行了十几次咨询仍然毫无进展,因此从前一段治疗关系中脱落。 因为我兼具心理动力学训练和CBT训练的背景,我通常会在初始访谈时评估来访者的症状对其社会功能的损害程度,以及他对治疗手段的偏好。有的来访者从治疗伊始就表达出非常强烈的对于被理解、被倾听的需要,或是表达出自己希望深刻地探索自我,这些都提示他们可以从长程的动力学治疗中获益很多。而有的来访者其社会功能已经受到症状的严重干扰(比如A女士的抑郁使她无法工作),几乎不能正常生活,他们对症状尽快缓解也有非常强烈的需要,对这些来访者,如果他们有强烈的愿望想要缓解症状,那么在我的临床实践中,认知行为治疗就是首选。 认知行为治疗有很多非常针对性的策略。比如对于A女士的抑郁症状,我们采取了行为激活的策略。行为激活策略大概就是来访者和治疗师一起讨论给自己安排怎样的生活计划,比如每天上午做什么,中午休息多长时间,下午做什么。这听起来好像很容易,但实际上对于抑郁个体而言是很有难度的。当我们刚刚开始咨询的那几个月里,A女士几乎每次咨询时都会说:“我这周又什么都没做。我知道如果按照我们商量的去做,肯定会对我的抑郁情绪好转有好处,但是我就是不想去做。” 我说那我们来讨论你不想做的时候的情绪。她说:“我很累。我不想动。我就想躺着。”我说“听起来你心里有非常冲突的愿望,一方面你想要爬起来做事情,另一方面你想要允许自己躺着,因为你觉得内心很累。”(这部分的回应并不是典型的认知行为治疗师回应的方式,很显然我的动力学受训背景使我面对来访者的阻抗时更加共情)。 但是还是要回到A女士对行为激活计划的阻抗上,认知行为治疗对阻抗的处理是反复和来访者讨论他们的阻抗,直到他们克服阻抗。其中的方法之一就是心理教育,A女士需要知道的知识是,抑郁情绪必然会使人感觉动力不足,但如果感到动力不足就不做事情的话,那事情永远都得不到好转。A女士用了很长时间才渐渐地开始做一些事情。她的社会功能有所恢复(可以去上班,尽管工作时非常不满意自己的工作效率),她的抑郁情绪也稍微有些好转,原因是与之前躺在床上什么都动不了相比,她现在至少可以做一些以前做不了的事情,这给她增加了一点点治愈抑郁症的信心。 在A女士与她的抑郁症状对抗的日子里,她也常常问我:“为什么我还是感到抑郁?”这样的问题常常源于一个幻想,那就是一个人的痛苦可以被这个人以外的人取走。咨询师并没有这样的能力,咨询师自己还有自己的痛苦呢。咨询师只是一个被专业训练过的人,一个可以陪伴来访者一起找到应对痛苦的办法的人,不是魔法师,不是上帝,不能够把来访者的痛苦变消失。 心理咨询不能够让生活中的烦恼消失掉。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会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心理咨询只是帮助我们学会怎样更好地应对烦恼,当烦恼可以被更好地应对时,那它就只是烦恼而已,不再是情绪强度非常高的“痛苦”。痛苦,在某种意义上讲,是我们对必然的烦恼的拒绝。     心理动力学治疗师是怎么干预的? 我常常听见其他流派治疗师给心理动力学治疗师背上“不作为”的黑锅,他们认为心理动力学治疗师只是坐在沙发里倾听和共情,觉得这些干预技术啥用都没有。作为一个跨界的治疗师,我心里十分为心理动力学治疗叫屈喊冤。心理动力学治疗的干预思路与认知行为治疗完全不同,动力学治疗中恰到好处的干预需要治疗师对来访者有非常深刻的理解,而这样深刻的理解需要时间。 动力学治疗并不聚焦于症状本身,尽管症状带来了社会功能的损害,但是仅仅缓解症状,并不算是真的治愈。心理动力学的治疗目标,在于人格结构的改变,这实际上是个更宏大更远的目标。当人格结构改变的时候,症状自然就消失了。只可惜很多人都没有耐心等到那个时刻的到来。 例如,在实施了认知行为治疗后,A女士的抑郁症状有大幅的改善,可以去上班,不再有非常严重的拖延行为,社会功能恢复到了正常水平。这样的治疗效果作为认知行为治疗而言,通常就可以到此为止了。这与认知行为治疗在治疗开始与来访者商定的治疗目标也有关。认知行为治疗的目标是非常具体的,不想要的情绪(如抑郁、焦虑)缓解到什么程度(不可能完全消除),或者说社会功能水平恢复到什么程度(通常到不再影响正常生活)。但实际上当症状缓解时,来访者并不一定感觉就不再需要治疗了,比如A女士的抑郁症状有了大幅改善,但是她在日常生活中还是有很多痛苦之处,比如在工作中感到的不胜任感,对评价过分地敏感,在家庭中感觉得不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以及对职业发展的焦虑。这些痛苦如果用诊断工具评估的话,并未达到任何障碍的诊断标准,但确会让人感到痛苦。而这些痛苦如果不能被个体很好地理解、面对和解决的话,有非常大的可能会在某一天又达到障碍的诊断标准。 这其实也是为什么心理动力学治疗并不着急对症状进行缓解的原因,因为人格结构决定了个体对问题的应对方式,这些应对方式体现在每一天的每一件事里,而症状不过是那些无效应对的突出呈现。这就好比你免疫系统出了问题,表现出来是皮肤病,但是如果你只是往皮肤上涂药膏的话,虽然可以抑制症状,但是却不可能从根源上解决。因此,很多来访者在使用认知行为治疗技术缓解了一些症状之后,仍有强烈的需要对自己的痛苦进行更多的理解和面对。     进一步的问题是:当一个人理解了他的冲突之后,为什么他会发生变化? 在A女士在抑郁症状缓解之后,我和A女士讨论了她是否希望结束治疗,还是希望继续讨论她在生活中的痛苦。确认A女士有继续治疗的意愿后,我的治疗策略转成了心理动力学取向的治疗。症状的缓解使A女士对心理治疗的有效性有了更多的信心,这帮助她更耐心地去体验长程心理动力学治疗的过程。当然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A女士时不时就会感到治疗似乎是无效的,因为咨询中会对类似的烦恼反反复复地讨论。我向A女士指出,当她觉得“反复讨论”就意味着治疗无效时,似乎仍然紧抱着那样一个幻想——“把烦恼告诉治疗师,治疗师就可以把她的烦恼带走了”。我的反复解释最终使A女士明白,治疗师的角色是陪伴她去理解她的痛苦,但是治疗师并不能够“带走”她的痛苦。当她理解了自己在她的痛苦之中贡献了怎样的力量时,她就拥有了可以做出其他选择的能力。 A女士在长程动力学治疗中渐渐了解了她的成长经历给她造成的影响。A女士出生在一个教养方式异常严苛的家庭,在她的成长经历中,她从未得到过任何表扬和认可,父母对她的任何差错都会予以非常严苛的惩罚。这样的成长经历使A女士建立起一个信念,她只有表现得非常好才能够逃过惩罚,而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带来奖赏。因此,她做任何事情上都是出于逃避惩罚的动力,没有发自内心的兴趣。她无法放松地工作和生活,因为任何工作对于她而言都意味着要接受严厉的审判。她没办法休闲、放松,因为休闲放松在她眼里是可憎的懒惰(她的母亲曾无数次斥责她是懒惰的)。 A女士的成长经历使她将父母的要求内化成异常严苛的“超我”,这样尽管A女士已经成年,已经可以和原生家庭保持距离,但是她仍然用她内化的“超我”去继续伤害自己。 比如,即便当A女士在治疗中取得了进展,拖延情况有所好转时,她心里仍有个声音在指责自己是个“失败者”,做得不够好,没有完全完成计划。这个异常严苛的“超我”使得一切进步在A女士的眼里都不值得一提(就像是她小时候任何进步都不会获得父母丝毫的认可和奖赏),这使得她即便在自我进步的过程中,也实际上一直感到挫败(自我给予的挫败)。在长程的动力学治疗中,A女士可以慢慢地了解她内化的“超我”是怎样毁坏她的兴趣,怎样让她挫败的。对“超我”的识别使得A女士渐渐清楚哪些时刻她其实在苛责自己,而A女士也逐渐可以在“超我”跑出来责备她时用另外一个声音温柔地抚慰自己:“你其实做得很好。”这样子,A女士自我挫败的时间越来越少,她的自我慢慢变得强大,发展出了自我调节和自我抚慰的功能。     心理动力学治疗师在这样一个长程的治疗过程中,陪伴、包容和帮助来访者理解他们的经历,不仅是那些发生在过去的经历,更重要的是过去的经历是如何重现在此时此刻的治疗关系中的。就如A女士曾总是担心我会因为她做得不满意而对她失望,担心我会指责她没有完成得很好。A女士将她对母亲的惧怕投射到我的身上。而治疗关系提供的这样一个包容理解的环境使得A女士有机会认识到,她早年与母亲建立起的客体关系模式并不代表着全世界的人都一定会如何对待她。当她可以在咨询室里与我建立一种不同的关系时,她也就可以将这种关系模式迁移到她的生活中,而在现实的关系中有不一样的感觉和反应。 心理动力学治疗之所以起效,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给来访者提供了一段新的不同以往的关系,在这个关系中,动力学治疗师极力为来访者重建一个足够好的“养育环境”。从某种意义上说,心理动力学治疗师是在使用自己在一个关系中的存在作为治疗工具,他们深深地爱着自己的每一个来访者。每一段成功的治疗,一定有心理动力学治疗师深刻的爱。     后记   这是我第二次写类似于“为什么心理咨询会起效”的主题。写完之后,我意识到,同样的问题一定还会被来访者们继续反复地追问,而追问也是他们想要获得奇迹,想要获得权威保证的一个愿望。但反复解释仍然是有意义的,就像是发生在咨询室里的反复讨论那样具有重要的意义。反复地讨论让我们有机会越来越了解事情的本质,而这样的交流,也满足了每个人心中都存在的从婴儿时期就有的愿望——我们都希望获得母亲温暖、同步的回应。

38578 阅读

在什么时候咨询师会建议来访者离婚?

在多年从事情感婚姻和家庭治疗的工作当中,我常常遇到的问题是:老师,您说我们离不离婚?每当遇到这样的问题,我都知道来访者陷入了极大的困局中,为了摆脱痛苦,她想到的解决方案只有最后一个了:要么离,要么不离。 选择离的,想快刀斩乱麻,割掉痛苦,结果离了之后,才发现自己的生活反而更加糟糕;选择不离的,还对婚姻报有期望,但在现实相处中,总是一次又一次地陷入到亲密关系互动的恶性循环之中,无法摆脱。 所以,在我的实践工作中,每当有来访者问我这个问题,我都会细细地帮助她们剖析,是什么原因导致你们的亲密关系走到现在这一步?除了离婚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解决方案?当问到这样的问题时,来访者会不加思索地回答:老师,我已经忍了很久了,周围的亲朋好友都劝我离了算了,长痛不如短痛。 我说:“离不离婚,是你人生的重大决择,难道你希望别人为你的人生负责吗? 每当遇到这个问题,都会引发来访者的深深思索。   在帮助来访者缓解了焦虑之后,我要做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帮助她一起对情感历程和婚姻现状进行梳理。然后,我会用专业评估的方法,系统地帮助来访者看到婚姻现实,继而帮助其客观、冷静地对待自己的未来选择。 我在工作中的对于婚姻的评估系统包括以下几个维度:性格相容维度、情感亲近维度、关系契合维度、社会属性维度、生存现状维度、亲子养育维度这六个方面。 往往在大多数来访者参与评估后,都会获得新的看待问题的角度,对自己的现实选择更明白、透彻,至于离还是不离,来访者已经可以明明白白地进行选择了。 大家可能会对我的评估维度好奇,下面我简单地为大家介绍一下: 评估维度一:性格相容维度 爱侣间性格搭配方式:一种是相似型性格,另外一种是互补型性格。 性格都是两面性的,乐观、自信、开朗的人往往会略显粗心,悲观的人容易胆怯,但是做事谨慎小心。那是不是“相似型性格”就没有分手的?或者说“互补型性格”就没有分手的?答案肯定是都有分手的可能。 而对于是否分手或者离婚的决定因素之一,是在性格方面如何加深对爱人的认同感! 如果两个人的感觉就是“我们很合适,我们很相爱”,就说明你们在内心深处的对伴侣的认同感是较高的,这个认同感也是维持爱的必要条件。   所以,无论是相似性格,还是互补性格,都要在爱情中不断的增加对伴侣性格特点的认同感。 “性格不合”不是必须要分手,也没有完全适合的两个人。主要还要看你们是否愿意多理解对方,多包容对方,在相互沟通的基础上,增进彼此感情,在相互付出的基础上,让对方感到舒适。 评估维度二:情感亲近维度 情感亲近维度,要看的是你们的情感连接的状态。在这一步,可问自己以下几个问题,来评估你们的情感亲近度: 1、你容易吸引你爱人的注意吗? 2、你们彼此之间有情感上的连接和互动吗? 3、你爱人的表现让你觉得,你在他心目中是第一位的吗? 4、在你们的关系里,你有没有感觉到孤独和被排斥? 5、你能够与爱人分享内心深处的感情,而他会耐心倾听吗? 6、你们之间的性生活满意度是怎样的? 如果肯定的回答较多,说明你们的情感亲近度和连接还是好的,如果回答的否定的答案多,就说明你们之间的亲近感出了问题。   评估维度三:关系契合维度 关系契合维度包括:夫妻之间的沟通、交流方式、解决冲突方式、夫妻间关系的依恋模式 1、彼此关系的独立与依赖——你是过度依赖对方的,还是彼此独立的? 如果你在亲密关系中的情感是依赖于对方的,那么你如果想要离婚,就得先学习自我成长,学会在关系中的自我独立之后,才可以对婚姻做出选择; 2、婚姻中的角色和地位——你是拥有话语权的,还是没有主导权的? 亲密关系中,总是一方较为强势,是说了算的那个,而另一方就是容易妥协,善于屈从于对方的。如果选择离婚,你要明白你在婚姻中的地位和角色,这个对于你一旦选择离婚后,有很大的影响。如果你是被迫不得已选择离婚,你是带着创伤离开的,那样离婚之后,你要经历很长的创伤修复,你是否在这些方面还有其他的支持系统,帮你度过这段坚难的时期?     3、伴侣间在解决关于忠诚、承诺及信任等方面的表现。 这些都体现在你们之间的沟通是敞开的还是回避的?是彼此信任的还是猜疑的?是愿意信守承诺的还是遇到矛盾就推诿责任的?这些都是夫妻互动的模式。在这些模式之后隐藏着彼此的愿望、理想、信念和恐惧。 对于关系契合度的评估,可以直接找到婚姻问题的主要症结。 评估维度四:社会属性维度 婚姻关系中的两个人,即是伴侣,也是社会和家庭角色中的一分子。你们的关系也会影响着家人幸福度,在日常生活中,你们之间是否属于一个合作的关系,与其他社会关系形成融恰的氛围?可以问这几个问题来帮助评估: 1、我们可以一起商量事情吗? 2、我们可以自然的交流吗? 3、我们可以一起照顾好孩子吗、家人、分担家庭责任吗? 4、我们共同规划家庭经济吗? 5、我们可以一起保持家庭氛围的稳定性吗? 6、我们会以家庭成员的身份共同出席一些家庭聚会或参与社会活动吗? 7、我们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吗? 对于以上问题回答“是的”比较多,说明你们在家庭中还是愿意彼此承担责任,共同完成家庭事务,在社会属性维度的连接还是满意的。如果回答“否定的”多,就说明你们之间已经失联了很多方面,而且缺乏了很多社会支持系统的连接。 评估维度五:生存现状维度 1、生存改变的可能因素——你是有独立经济能力的,还是经济能力靠对方的?如果经济能够独立,对于你选择是否离婚将有很大的主动权; 2、婚姻选择的自由度——你是能够在婚姻中做主的,还是不能做主的? 经过对以上问题的剖析,你会清晰地看到,你的生存现状会比以前好,还是会更糟糕?所以说,生存维度是帮助个体认清生存需求和安全感的确立,了解婚姻对于我们现实生活的影响的一个关键因素,对于你选择是否离婚是一个硬指标。 评估维度六:亲子养育维度 孩子出生和孩子长大离家,都是离婚率最高的时段。孩子带来的挑战,夫妻双方能不能共同解决,往往会引起夫妻严重的矛盾,并涉及婚姻质量。 1、孩子带来的挑战是否可从容应对? 2、孩子是核心养育者是你们双方吗,还是彼此的老人帮忙照顾? 3、夫妻在孩子身上花费的时间的多少? 4、有了孩子之后,夫妻之间的交流、性需求、亲密需求是否能够得到满足? 5、在有老人参与养育孩子的大家庭中,你们是否可以形成自己的核心家庭? 对于以上问题,你回答完,心情较愉悦,恭喜你,孩子的出生让你们的关系更幸福、更和谐。如果回答完,你的心情是沉重或是伤感的,说明你们的关系因孩子的出生而出现了问题。     综上所述,让大家看到,婚姻维系着两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有时我们会因为其中一个婚姻维度当中出现了问题,而选择离婚。殊不知,婚姻是所有社会关系中"迁一发而动全身"的最复杂关系。所以,做为婚姻中的你我,也常常会被婚姻中的一些现象或者表面矛盾所迷惑,在被诸多情绪和难题困扰住的情况下,就会选择离婚而去逃避问题。 实际上,在我们对婚姻伴侣相处模式的研究中发现,如果在这段婚姻中出现的问题,你没有正面去积极解决和面对,当你再次选择下一段婚姻的时候,相同的问题还是会重复上演。 所以,在我的咨询中,每当我的来访者因为婚姻选择的问题来进行咨询时,我都会带领着来访者对她们自身的婚姻现状进行以上六个维度(性格相容维度、情感亲近维度、关系契合维度、社会属性维度、生存现状维度、亲子养育维度)的评估,在细细逐一的评估、分析之后,她们往往能够客观、冷静地看到婚姻中出现的问题,而且能够做出最适宜自己的选择了。  

7625 阅读

父亲的权利和功能

恐怕大多数人第一次读朱自清先生的《背影》,会看到一个跃于纸面的父亲形象。   父爱无言、父爱如山、父爱无声…...是传统文化中对父亲的描述。   今天我们从心理层面,谈谈父亲的权利与功能。   一、成为父亲   “父亲”在一个男人的一生,只是众多人生角色中的一个; 但对于孩子,却至关重要。   “做”父亲不难,但“成为”一个父亲未必那么容易。   孩子第一次叫“爸爸”,让许多人无需上岗证也能当上父亲。   但成为一个父亲,是需要在孩子十八年甚至更长的成长过程中付出时间、精力、心力与财力......不但给予孩子物质上的保障,更重要的是给予孩子心理上的支持与滋养;如果一切顺利,在孩子成长过程中,获得其发自内心的尊重。   二、父亲的权利   在父子(父女)关系中,最核心的挑战在哪里? 在于权利。   什么是权利? 信息。   父亲的权利来自于时间差,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权利差异会越来越小。 如同: 一个1岁的儿子与25岁的父亲,没法比; 但30岁的儿子与55岁的父亲,可以比比。   父亲在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获得生存能力、社会认知等信息; 相对而言,孩子在信息的获取与积累上,需要有一个时间过程与体验历练。   这个时间差,带来双方的权利不平等。   这种由于处于父亲的位置带来的各种权利是处于孩子的位置所难以意识到的。   这让孩子长期处于对父亲的仰视当中,即使已长大成人依旧无法改变视角,并把这种仰视泛化到工作、生活。   例如有些人,虽然已过而立之年,人生阅历丰富,工作成就斐然,但始终内心都存有一丝不安,尤其在面对权威的时候。   “生而平等”在父子(父女)关系中的最初是不成立的,   所以,父亲对这些手中权利的理解与使用对于孩子的意义颇大。   当孩子作出一个决定: “你有这些权利,我有一天靠自己的能力一样能获得。” 简而言之,孩子“决定成为自己”, 便意味着父子(父女)权利的交接。   这种权利交接,孩子不是以父亲的给予、授权或退让......的方式获得,而是实打实的经过无言的较量,光明正大的获得,   这时,“父亲”这两个字,得以名副其实。   上述父子(父女)之间权利的交接得以完成,主要来自于父亲功能的实现。     三、父亲的功能   1、分离   分离功能指的是: 父亲的存在,在母子(女)关系中相当于第三方空间的建立。   我们以孩子在童年期的父子(父女)关系中为例。   打个比喻,这个时候的父亲是“第三者”,插足“母子(女)情深”。 孩子在母亲肚子里十月怀胎,天生建立了良好的内在链接,之后的母乳喂养又让孩子“有奶便是娘”,根本不晓得还有一个同样关心爱护他/她的爹。 这个爹的隆重出场一开始并不待见,因为孩子和母亲是一个扎扎实实的二人空间。   很多爹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感觉到被家庭边缘化的,自动退到一个可有可无的位置,继而把时间精力投注到外面的事业或关系圈就顺理成章了。   然而,在孩子成长的分离个体化过程中,父亲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位置。   如何从母子(女)之间紧密的关系系统中挣脱出来,慢慢具有建立与第三方连接的能力,这是孩子最初社会化的雏形。   母子(女)的关系因为父亲的介入,让孩子不必完全听从于母亲,而是可以借助父亲的力量与母亲分离。   这相当于打破二元关系,让孩子第一次体验在非黑即白,非我即你,非输则赢的二元世界之外的领域,开始建立个人边界,尝试分离,探讨规则。   让我们把这个功能说得更详尽一些: 比如,在二元关系中,孩子与母亲的紧密,让孩子意识到母亲既是他/她依赖的人(喂食呵护),同时,母亲也是对孩子管束的人。这让孩子不敢发起冲突,害怕争吵,甚至需要压抑自己的需要讨好母亲,成为一个“小大人”。   而父亲的介入,让孩子意识到可以有另一个依赖和投靠;这会让孩子对家长的情感得到丰富,如同开创一个缓冲地带,通过释放与表达,孩子的情感才能自由流动起来。   2、陪伴   父亲的陪伴功能,重点在于交流。   很多人会认为陪伴就是天天在一起,或者总是不分开,这或许是婴儿期所需要的陪伴。 随着孩子长大,其实这种陪伴更多来自于父子(父女)的沟通交流。 父亲愿意让孩子了解自己的生活、工作、想法,也就是说在父亲的领地,为孩子开了一道门。   基于传统父亲形象的沉默寡言,有一些父亲很少与孩子有内心的交流,往往让孩子即使在天天见到父亲的情况下,依旧对父亲感到很陌生。但孩子又是需要父亲的,孩子挣脱这个矛盾的常见方式用想象代替真实,虚拟保有与父亲的连接。   还有一些父亲,认为必须跟孩子做朋友才叫陪伴。 其实不然,正如文章上述所提到的,因为时间差带来的父亲这个位置天生的权力感,恰恰会帮助到孩子习得如何去跟比他更年长,更有经验或者更权威的一些人打交道。   它是一个实践的过程。   如果把自己过早定位为朋友的身份和孩子连接,对孩子来说无疑是少了一个可以去挑战的权威体验。    陪伴是需要耐心和恒心的。 在当下高速运转、飞快发展的经济社会里,对把许多时间精力投注在外努力拼搏的父亲们,都是一项不容易体现的功能。   3、保护   一般来说,对于孩子,尤其年幼之时,都会感觉父亲巍峨高大,认为“父亲在,就什么都不用怕”。   这是很多孩子的内心里,常有的一个想法或者一个期待。   父亲的保护功能是不是意味着父亲就应该无所不能,什么事情都能搞定呢?   不是的。   父亲的保护功能更多体现在设定边界和规则。   列示底线,设定规则,就好像画出了一个领域,在这个领域里,安全是首要,其次才是自主性。   这个功能的关键在于,父亲不是为了设置而设置,也不是不讲道理的父权霸凌,而是让孩子明白边界存在的意义并非出于恐惧或害怕而去防备或攻击别人,这是在社会群体生活中一个互利互惠的基本保护设施,就如同人行道、斑马线和红绿灯......   通过父亲这项功能,孩子从对规则的害怕,或者一味遵守;到尝试挑战,甚至叛逆;再发展到接纳,逐渐产生一种敬畏感;   它是心智逐渐成熟的一个过程。   不害怕因为融入社会而失去自己; 在保有自我的同时又能跟这个世界和谐相处; 适应外界环境,与社会握手言和而不必卑微屈膝; 良好的自我功能和社会功能背后支撑的正是父亲功能所代表的边界感和规则感。   当然,提到边界感和规则感,不妨再多说一点。   规则与边界,许多人认为是告诉对方你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底线在哪等等,是的,但这只是边界与规则的外化,内在的边界与规则会更重要。   我们举一个内在边界的例子,这也是权利与功能互为依存的一个例子:   父亲节到了, 会听到许多孩子对父亲的感谢之情和感激之言;   有没有父亲想过感谢孩子呢?   因为孩子, 他才能做父亲, 他才有过父亲节的资格。   如果父亲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孩子就能体验到一种内在边界的保护。   一向以来,传统的亲子关系更多是强调父母的付出,孩子被放置在接受者(感谢者)的位置,当无法承受,内疚机制就会启动,讨好模式随之而来。 父亲如果能意识到自己处于被感谢的权利大部分来自于得天独厚的先行者位置,就会使用保护功能,提供给孩子一个平等的内心位置。 这种保护来自于并非只是一个方向(比如:孩子感谢父亲)的无限制扩展,它是有边界的,到此为止或者是说双向(比如,父亲意识到他才需要感谢孩子);这种有来有往,这种“到我这也有回馈给你的东西”......体现的正是父亲帮助孩子划定了内在的边界,保护孩子的自尊。   4、较量与探索   父亲允许孩子挑战他,允许孩子跟他“打一仗”,在精神上打一架; 这就像孩子在参加高考之前的模拟考一样, 在孩子走出家庭,走进社会之前,他/她先在家里面模拟了一次如何去挑战权威, 如何在父亲根本不让他/她的情况下,能够大大方方赢过父亲。 或者输了也不觉丢人,抱着咱们不窝里斗,外面的世界大得去了的探索精神,自然能有机会赢回来的信念也是另一种“赢”。   父亲提供的较量预演功能,在孩子第一次开口说“我”的时候,已经敲响战鼓。   青春期,尤为突出。   青春期的孩子,身体长大了,心理并不成熟,他们既依赖父母,又想独立;这些矛盾和冲突势必产生各种斗智斗勇的较量。   首先需要战胜的,是手握权利的父亲。   孩子在青春期会用看不起父母、攻击父母等方式推开父母,这让父母很焦虑。   当焦虑来临的时候,请问你作为父亲,是被焦虑牵着鼻子走,一味责怪、甚至打骂孩子;亦或尝试理解自己的这些焦虑,涵容、消化这些焦虑呢?   孩子通过与父母,尤其与父亲的抗衡,获取自己力量。   父亲在这个过程的不退让的较量和全力以赴的探索功能,让孩子遇强愈强,成为一个有自身价值和独立思考能力的人。   一个内心强大的父亲,不会轻易被外界、被他人所打倒;但是,他愿意开放一个领域,被他自己的孩子所打倒。   这种被打倒是基于他既要全力以赴的去跟孩子“战斗”,同时他又能够给到孩子一定的资源支持。   听起来很矛盾,但是父亲就是有这个能力可以做到,而父亲就是有这种独特的功能可以提供。   这就是父亲。   这就是父亲可以在矛盾冲突的领域里面走出一片天地,可以任由孩子踩着他的肩膀,登上更高的社会化的阶梯。   四、写在最后   父亲的权利与功能,相辅相成。   功能运作基于权利的庇护; 权利传承得益于功能的正常发挥。   否则, 权利消耗殆尽; 功能无功而返; 父亲成了衔头,有名无实。   正视父亲权利得来的天然性与时间差,才能避免父亲对自身位置的理想化; 明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轮转; 才不至于到了孩子成年, 仍倚老卖老,指手画脚。   有效发挥父亲功能,才能对孩子成长保驾护航,权利不会成为一种满足自恋的霸权,而是对人生力量的传承与尊重。   作为父亲,能否对自己的权利与功能有清晰的认识,不但影响父子(父女)关系的稳定,还会决定孩子内心的力量。   这篇文章, 表面看起来是写给父亲的。   实际上,是写给孩子的。   希望他们能在做父亲之前,已了解父亲的权利与功能; 把从父辈承接过来的权利和功能传承下去,成为名副其实的父亲。 附注:本文原创首发微信公众号:chenlihuaxinli,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4328 阅读

生而不养,何以为家?| 理想家庭关系的4个法则

  这是黎巴嫩电影《何以为家》中的一幕。在电影中,被带到法庭上的小男孩赞恩看起来非常瘦弱,但眼神中却有着无法被动摇的成熟和悲伤,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赞恩的故事发生在黎巴嫩的贫民窟。他们一家为了躲避叙利亚战争,非法逃亡到这里,12岁的赞恩从小就和妹妹一起打工挣钱,维持家庭生计。     即使是在这样颠沛流离、充满辛苦的生活中,赞恩依然拥有一部分快乐的片刻,那就是和妹妹在一起的时光。     但是好景不长,父母竟然为了付房租将尚且年幼的妹妹嫁给了房东。赞恩眼睁睁地看着妹妹被父母卖掉,却无力阻止。在极度失望之后,他离家出走,过上了四处漂泊的生活。然而,当他再次回到家时,却无意间听到了妹妹的死讯。被悲痛冲昏头脑的他,拿起刀冲向了房东家,最终因为砍伤房东而被判刑。   在监狱里,他得知了刚刚失去妹妹的父母,竟然又将迎来新的生命。心情复杂的赞恩将父母告上了法庭,面对法官,他控诉到:     赞恩的“意外”入狱,女儿的“意外”死亡,对这对夫妇来说,好像都只是一种偶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教养方式使这些悲剧成为了必然。连赞恩都看得清楚,“你怀的孩子将来会和我一样”,他们却还在执迷不悟。 理想家庭关系法则   父母的教养方式、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动模式,毫无疑问会对我们产生的长远的影响。我们每个人都是第一次做父母,也是第一次做子女,我们都渴望在一个健康和谐的家庭环境中成长,并积累足够的温柔,来支撑我们成年后独自面对社会的风浪。   那么,理想的父母教养及亲子关系应该是什么样子呢?从家庭治疗和分化理论上说,我们需要遵循以下四个家庭系统法则,才能更好地理解家庭关系,并最大限度地保证家庭关系的健康发展。   01  家庭系统平衡法则  等边三角形关系   理想的家庭关系,以三口之家举例,应该是“父母之间相亲相爱,孩子依恋、敬爱父母”,三人之间是“等边三角形”且均为“正性”情感的关系。这样的关系是平衡且理想的关系。     而如果父母之间的关系出现了问题,出现“负性”的情感表达,孩子就会处于“分裂”的状态,因为孩子很难在父母关系出现问题的时候同时保持与父母双方的“正性”情感,在这种情况下,孩子需要割舍与父母其中一方的“正性”情感,来保持与另一位家长的亲密度和认同度,即孩子与其中一方家长共同构成了家庭的次系统。例如,当父母吵架时,孩子很可能因为平时跟母亲更亲近或者认为母亲处于弱势地位而认同母亲反对父亲,形成“两负一正”的情感模式。母亲和孩子的这个次系统能够帮助整个家庭系统恢复平衡,但却可能引发家庭潜在的内部矛盾。   因此,处理家庭关系问题的核心在于父母之间的关系,上例中父亲就很难通过拉近与孩子的关系来获得孩子的认可,除非重新建立与母亲的“正性情感”,家庭情感系统也会慢慢由“两负一正”调整为理想的“三正”模式。   02  家庭系统隔离法则  家庭界限保护家庭和子系统的独立、自主   在一个家庭中,不同成员处在不同权利等级上,相应承担不同的责任,父母理应承担更多家庭责任,他们需要为孩子的成长提供无条件的积极关爱。但是,父母却没有权利将自己的隐私、情感、困惑展现在孩子面前,并且要求孩子承担责任。孩子也没有义务和能力去解决属于父母的问题。   系统隔离就意味着婚姻隐私在一定程度上被隔离在了亲子关系之外,家庭关系是有边界的,这种界限是一种保护。     有时候,父母会将自己的情感暴露在孩子的面前,甚至要求孩子“评评理”来判断自己与配偶关系的走向,或者让孩子帮忙决定自己是否该离婚等等,这些都违背了系统隔离法则,给孩子带来很大的心理负担,并可能对孩子的心灵成长造成影响和创伤。   对青少年来说,最重要的任务是发展出独立性与自主性,如果违背了系统隔离法则,就会使得孩子的成长变得愈发困难。   03  家庭系统优先法则  核心家庭优先于原生家庭   家庭系统优先法则包括两个优先关系:   在一个家族系统(通常包括夫妇、孩子、夫妇的父母等等)中,后出现的家庭系统,优于先出现的家庭系统,即我们个人的婚姻家庭关系应该优于自己与父母的原生家庭系统。 在同一个家庭系统(通常指父母与孩子的三口之家)中,先出现的家庭关系,优于后出现的家庭关系,即在一个家庭系统中,婚姻关系应该优于亲子关系。   举例而言,如果一个男人将注意力过多地放到自己的原生家庭上,将父母看得太重,会导致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觉得他们“不重要”,由此产生“局外人”的感觉,将会导致婚姻危机及亲子关系发展不良。   另一个例子则更多地发生在现代社会独生子女家庭中:父母中一方在独生子女身上投注了过多的感情,导致夫妻关系的淡漠,一旦孩子长大离开家庭,婚姻危机与冲突便有可能会出现,并可能导致中年后离异。     04  家庭系统补位法则  “补位现象”限制自我分化   家庭系统的补位法则是由于父母中有一方因离世、离异、常年不在家或者因“性格缺陷”等原因不能正常发挥自己作为父亲或母亲的角色功能时,家庭中的孩子会选择“替代”或“填补”这个位子,并发展出相应的个性特质。比如失去父亲的家庭中,孩子会发展出父性特质,如很会照顾妈妈、弟弟妹妹,强悍勇敢等等。   从孩子的心理成长角度来说,过度发展的补位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而是一种心理创伤。这样的角色偏移会对孩子的成长造成阻力,孩子为了补位缺失的家庭角色而不得不压抑和忽略自身需求和特性,更难以从家庭中分化成成熟的个体。 在健康的家庭系统中,父母应成熟稳定地发挥自己的亲职功能,避免补位现象的出现。   (以上部分内容来自简单心理Uni·家庭治疗系统课程《系统补位:自我分化》)     当你发现自己的家庭系统存在问题,就应该努力去走出改变的一步。正像《何以为家》电影最后所说的:“愿每个勇敢的小孩,都能被世界温柔以待”。也愿每个家庭系统,都能自成一个温暖的小世界,温柔地庇护每一位家庭成员。   最后,想与大家分享《何以为家》的中文推广曲——《我从哪里来》,希望每一个纯真的孩子都能有家可依,无论他们从哪里来,来了就能被爱包围。    

5288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