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场被撕下面具后,我终于能生动地活着了

 

一次和朋友抱怨我的心理咨询师,一小时收费600块但是进展龟速。

 

朋友问我那为什么还要白白花钱?

 

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有点怀疑自己是在乱花钱……但想了想不是那回事,这钱我花得简直心甘情愿死心塌地:

 

“因为他让我生动过。只有在他面前我才能真的笑,真的悲伤,真的麻木。不是因为他使用了什么技术,而是下雨天借我伞,听我说话时眼神专注……让我感觉自己被看到过,生动过。”

 

 

就是这些小细节叠加在一起,让我觉得他是“对的”咨询师。

 

没做过心理咨询的人可会“不知道如何找到对的咨询师”,我们找了一些已经找到“对的”咨询师的朋友聊了聊,他们的经历或许对你也有帮助。

 

 

@晓天

我:活着真没意思啊(可能另一个世界舒服些)!

咨询师:是啊,活着这么没意思,怎么活不行呢。

 

@ZiHÜIaaa_

她说不是我的错,一切都不是我的错,不要内疚,“混蛋”一点儿挺好。

 

 

@匿名

咨询了一年半后,我感到有所好转,打算降低咨询频率,逐渐结束掉这段咨询关系,告知咨询师后,她表示随时欢迎回来,临走前把我送出门口并目送我离开,从来在关系中害怕抛弃的我感受到了她温柔的力量(即使离开是我的决定),在她这里我真的可以随时回来,并且不会因此受到伤害。

 

疫情后,我继续咨询了起来,只不过经历了那次伪告别,我终于可以在咨询师面前哭了出来,能让我正视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正是她提供给我的那份温柔的力量。她目送我离开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找到了对的咨询师。

 

 

@焦糖玛奇朵

“为什么你每次来都在跟我分享最近的好消息,可我却觉得你有很多的难过呢?”思考良久后,我告诉她,“因为我经常感觉到过去那些事情一直在我心里,从开没有离开过,在我的身体里有很悲伤的一部分。”

 

她说:“今天你没有像往常那样开心,可我却觉得离你的世界越来越近了。”光很少如愿洒进来,内心也依旧混沌不堪,可那一刻我却觉得尘封已久的世界被轻轻掀开了一个角落,所有的混乱都开始有了希望。

 

@Lazarus

当我觉得可以暂时不需要他的陪伴,可以尝试着自己慢慢好起来,还会想到要和他分享自己的生活时。

 

 

@匿名

见她的第一眼就知道,是对的咨询师(可能是见色起意吧,溜~)。

 

 

@匿名

我曾有过三个咨询师,包括目前的咨询师。第三个咨询师,也是现在的。我担心我们的分离,她告诉我,不管发生什么,她都会在。也会因为有时发微信给她感到愧疚,她说,你是不是想和我有更深的连接?她说完这句话,我整个人怔在那里,感动得半天说不出话。
 

 

@小木也

我讲着讲着,突然要哭了,眼泪马上就要出来。我自己都吓到了,我这么难过吗?马上把眼泪忍回去了。我以为咨询师没有觉察,但他之后平静地说,刚才我们聊到,也感觉到你情绪激动,感觉要哭了出来。没有马上蹩脚地安慰我,也没有言语中隐藏着表达我不该哭,我哭是一件羞愧的事。没有应该不应该,让我不带偏见地看到了我的情绪。


 

@三辅锁钥 

大学毕业,去别的城市工作,离开我的咨询师。

 

我说:“虽然我最初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但是就觉得你好像抛弃我了一样,因为毕业我才被迫离开了。”

咨询师说:“让你觉得被抛弃,看来我也得反思了。不过你以后遇到其他问题,还可以来找我的,现在交流方式也发达了,我一直都在。”

我回:“大家都可能会换工作。人生这么长,我怕以后再遇到问题,却找不到你。”

我的咨询师说,“那我会把联系方式留在你找得到的地方,你还担心吗?”

 

我一直特别怕被人抛弃,但我的咨询师这句“留在你找得到的地方”,让我感到了一种包裹着我的安全感。这是我充满不确定的人生中的一点确定的东西——在我漫长的人生路上,再遇到黑夜的时候,会有一盏灯等着我并且指引我继续前进,直到破晓再次来临。

 

 

@匿名

一直对自己是否选对了咨询师有所怀疑,间歇性怀疑持续了好几年,一方面是自己没有感受到明显的改变,另一方面,毕竟我的咨询师太低调了!所有的平台网站都搜索不到她,从来没有公开发表过什么文章。直到不经意发现自己对周围世界的触角慢慢长了出来,才知道原来她已默默陪我走了很多路。

 

当初仅凭一张模模糊糊的照片和几句极其简短的介绍找了她,除了眼缘还能是啥,是一定多有名多大牌,只是合适匹配我的”这句话支撑着我,现在亲自印证了,说得没错。

 

 

@匿名

确诊双向障碍三年零三个月,跟他对话两年半了,旁人对我的评价是,越来越理性。学点精神分析后,发现这就是所谓内化了好的客体。我们一起熬过了那些平淡无奇的,与吃药与停药相关的岁月,反复讨论着那些或大或小的生活议题,从认同到整合。最后发现最治愈我的就是在促进性的环境中重新成长一遍,没有压迫,自我绽放生长,最能击中自己的时刻,莫过于那一次次顿悟,有循循善诱,也有一针见血。感恩遇见。

 

 

 

@匿名

第一次咨询我就把所有的话竹筒倒豆子一样全说了,边说边哭,哭得我隐形眼镜都掉了出来,她也一直顺着我的话,很顺利地就找出了一些问题。我现在都还记得一件事,第一次咨询中,她很平静很随意地说了一句话:“那你以后可能还会恋爱结婚的,这样想会让你难受的。”

 

我一直是不婚不育主义者,按常理讲,她这样说无异于触动我的逆鳞。可神奇的是,我反而没有任何不适。后面咨询时,我主动提到了这件事,我说:“是你让我感受到了,有人在关心我,你在告诉我,这是我的选择,你在为我考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但我听你说的那一刻我反而觉得释然。”她微笑着说:“你太棒了。”

 

 

@匿名

咨询三年多了,每周一次。前几次见面我说要毁灭全世界,她陪我讨论怎么毁灭,放火烧房子的细节,以及毁灭了我要怎么去逃跑,认真的感受我的冷漠隔离和恨。到昨天咨询,我们的气氛有些严肃,她指出我的幻想和退行,我羞愧到想钻进地里不想呆在那种反思里一秒,可在尴尬的尽头,却是我主动说出,也没关系呀,反正我们还在一起,不管怎样,我们都还在一起。

 

 

@匿名

我是一名学生,因为某些原因抑郁。去医院的时候,我发现不是每个医生都能让你放下负担去倾诉。我遇见过上来就开药的,有让我尝试改变。我很高兴遇见了现在的咨询师。已经有十几次了。我们的关系在不断地变好。她察觉到我的压抑,我的不安,并开导我,理解我。我很高兴遇见她。


 

@小牛

我因为焦虑困扰多年,找到他。他是济宁兖州的咨询师。我说第一句话:这或许只是一个情绪问题。他说了第二句话:一堵墙一百年不推倒,或许还屹立在那里。我跟随他多年,直到后来生活的幸福,取得一些成绩,我很幸运,能有这样的咨询师陪伴成长。心理咨询,是我喜爱的成长方式之一。

 

 

@陈思宇

那个我很绝望的夜里,我和他说,我想自杀,他温柔地问我:“所以你最近是遇到了一些困难,对不对?”

 

 

@匿名

两位重要亲人去世,其中一位走得突然,加上疫情影响,陷入法律财务等多重困境。咨询师觉得我说话总是绕来绕去回避问题,做了两三次后,他还是搞不清楚我到底为什么这个时候、为了什么要来做咨询——回过头想,这种无意识的“绕”是因为我需要合理化生活中的一切、才能坚持理智下去不崩溃,所以我拒绝承认无力,用“还有其他人更不容易都撑过来了我没资格怨天尤人”说服自己。

 

因此他提议使用沙盘(箱庭)。第一次摆完,讲到快结尾时,他问:“你觉得这画面里有你自己吗?”我说有,指了一只小动物。他又问,你会用什么词来形容这只小动物(大意)。我忽然眼泪就涌上来——那一瞬我已经意识到:自己对小动物的描述就是对我自己的感受——“可怜”。我觉得自己很可怜,但我不敢对自己承认,也不能对任何人吐露心声。说出这个词语的那一刻,我如释重负,仿佛终于从枷锁解脱、得到自由。

 

@小雪雪雪雪

我一直没觉得“某一刻”找到对的,似乎并没有这个刻骨铭心的时刻。我觉得是她能让我在平淡中倾诉,随着时间的流逝,突然间发现自己在生活中有所改变了,然后就一点点的继续,一点点尝试“打开”自己,感觉也许就是对的。

 

 

@匿名

当我讲述令人伤感的事情,看到她心疼的眼神望着我,感觉得到她在难过。我知道了,原来我可以因为这些事情去感到难过的,我并不懦弱,我在这些事情上脆弱是正常的。
 


 

@XU

正在犹豫思考自己的咨询师是否合适……我们发生了几次“交锋”,我总觉得她在挑剔我的表达方式,昨天终于和她达成沟通方式,她点头时,我忍不住掉眼泪了——觉得自己好难……这么难被看到。

 

 

@匿名

我在读研期间遇到了全世界最好的咨询师。那段时间,我的自杀意念很强烈。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在校园里散步,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教学楼顶层。我一个人在窗边坐了很久。突然接到咨询师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因为白天咨询的时候看我状态很糟糕,不放心,所以打来电话问一下。那天晚上,如果没有他的陪伴,我无法想象自己会发生什么。可以说,他“救”了我。

 


 

@老衲道号子奇
 

我的咨询师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爷爷,我与他分享自己的想法和困惑,他会很耐心地解答。我时常觉得,有效的咨询需要我主动带着问题问他,也会害怕没有话题时尴尬对坐,就像无话可说的朋友那样。每次陷入沉默,我也会主动找到话题把谈话继续下去。直到有一天,在长久的沉默之后,我跟他说,

 

“很抱歉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的话题好像用完了。”

“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呢?”

“有些尴尬,我应该带着问题来问你的。”

“你不需要有问题,我们也不需要有任何话题。看着我,你对我来说是重要的人,并不是因为你可以找到话题,而是因为我很喜欢我们两人之间的联系。坐着不说话也是一种联系。”

 

 

@匿名

我连续找过五位咨询师,几乎是咨询师说了哪句话让我感觉不痛快,就ok下一个。现在的咨询师嘛,感觉她像是“直指人心”般把我面具撕下来了,虽然当时脸都红了,但感觉,她可以试试。所以,接受长程一年半了。

 

@热爱学习的掌门 

研一的时候去见的咨询师,他已经35了,但他不仅很可靠,还对我满口的奥利给裂开黑人抬棺充满兴趣,并且和我一起沙雕狂笑,感觉能碰到他真的好幸运。

 

 

@Sabrinadada

这次疫情回国,集中医学隔离期间接到对于归国人群心理干预的电话,与我过往所历相比,相当专业到位,医生说三天前就尝试联系我但我一直关机,那天她已结束工作,但就是不放心,再打来终于联系到我。

 

 

@Victor 

第一次踏入学校咨询室,咨询老师和我说让我去医院做一个检查,我半犹豫半墨迹地答应了,结束咨询她送我出门的时候拍了拍我的背告诉我“好好的,照顾好自己,下周我还等你”。我一瞬间就哭了,那是第一次,有人和我说你要好好的。

 

后来还有一次,她告诉我:“我觉得你是一个有委屈都自己承受,憋在心里不说出来,特别懂事的孩子,懂事的让人心疼”我再一次在咨询室哭出来。

 

 

@匿名

在简单心理上找的咨询师,一直在持续咨询,有很多个感觉“对”的时刻。但最让我感到神奇的是,好多次我在描述一个感觉或状态时,我内心深处想到一个词,咨询师在接下来给我的反馈中,立马就说到这个词,和我心中想的一模一样。这让我觉得,咨询师太懂我了,而且是一种深深的懂得!谢谢咨询师。

 

 

@Alena 周

很早以前的事了,我都已经忘了具体细节,但那天我是打算继续还按我以前处理关系的方式:关系出现破裂后,我就赶紧溜。那天咨询结束前,我开始哭。

 

她问:你是准备下次不来了吗?

我:嗯。

她说:我不知道你是怎样认为的,但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很重要。

 

她给过我很多温暖的时刻,细小又深入人心。我感觉自己就像一条冰冻了的河,一点点被太阳融化,一点点流动起来。从此以后,不管遇到什么难过去的话题,都没有再想过逃开(意识层面,哈哈哈哈)。

 

 

@匿名

印象最深的一次,我咨询的时候说“我觉得我是天选之人”。以前我在家说这些,都会招致父母的讪笑,他们觉得你开玩笑呢吧。但是我咨询师当时就说:你就是那个天选之人。很认真很认真的眼睛。我自己都觉得我开玩笑呢,她却毫无保留地支持和信任我。现在我已经咨询两年了,还在坚持。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自信了。

 

 

@匿名

大概是在被威胁着签《生命承诺书》的时候,突然觉得我不只是我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我第一次知道我咨询师的电话,她说在我想实施自杀行为之前要给她打电话,也许我就能活下来。我当时觉得自己连死亡的自由都没了,但在同时又感受到了一份陪伴力量。之后就很乖巧每个月都签承诺书,我觉得这份承诺书不仅仅是对我生命的承诺,还是对资访关系的联结上的一种见证。

 

 

@qs蓝蓝蓝Raquelita

读了关于心理咨询师不专业的行为科普后,发现我目前的咨询师都没中招。而之前遇到过很多“不专业”的咨询师。就知道我遇到了对的咨询师。

 

 

@匿名

咨询师告诉我:死亡并不是摆脱痛苦的唯一方式,一定还有别的方法。我一直记得这句话,在每一个死亡念头涌起的瞬间。

 

 

 

@原因🐋

坐标英国,一直觉得和欧美人的咨询师中间隔着一层,可能有很多文化因素他们都不能了解。但也不管了就当个管道说说吧。

 

直到遇到我的第二个咨询师,她在美国,我和她说我家族里重男轻女的事,她说她也是,分享了她的故事。并且我们都很像,都是家族里最努力的,第一个出来上大学/在国外工作生活的小孩。

 

那一刻我真的觉得我不孤单,咨询师的意义超过了咨询师超过了文化限制,是互相理解的同路人。

 

 

@匿名

做咨询后,觉得早就应该来的。有一种和以往很不一样的体验。你觉得有些问题是你平时遇到的,以前你没办法解决,也不想解决,但有天你在一个人的帮助下看见那些,梳理那些,打开了一个窗户,看到了自己更多的东西。但是如果能早一点有咨询,那我的路可能会有其他的方式去走。

 

 


 

一位去年底到今年5月份开始一直在简单心理咨询的用户说,刚开始去咨询是因为得了病,失眠严重,加上和家人关系闹僵了,整个人都处在困境当中。

 

现在的ta还是有很多问题,但只是会偶尔入睡困难,自己试着去面对生活中的问题,尝试去解决,和家人的关系得到了一定的缓解。

 

到目前为止ta已经咨询了20余次,想把这些tips分享给更多人:

 

1 选择信任的咨询师。找到信任对方的能力和水平的咨询师,而不是在咨询中反复怀疑对方到底行不行。

 

2 认真完成作业。有几次我觉得咨询师的建议和作业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用,但做了以后,都得到了切实的益处。

 

3 要对自己有耐心。好多次我都不断问自己,也问过咨询师,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我不想再这样难受了。没有确切的答案,重要的是去看自己目前取得的进步是什么,给自己更多的耐心。而不是企图在四五次或者短期彻底解决所有问题……

 

如果能早一点得到这些专业帮助,很多人可能会有更多的路可以走。

 

当一个人没法把自己的痛苦表达得完整时,需要的是有人拉一把。一直觉得没法解决的问题,或许有天会在咨询师的帮助下看见答案。看到自己更多的东西,才会有和以往很不一样的体验,而有多少体验直接影响了我们存在的质量。

 

欧文·亚隆说:“只有一种责任,就是成为你的存在的责任。要坚强,不然,不然你将永远利用他人来作为你本身的放大。”

 

而咨询师也许就是那个可以陪你寻觅自己存在的人

 

王星星 ✑ 编辑

2020年07月14日